你好
我是素樸勛 活動、演講、專訪、劇本、創意行銷、喝啤酒 請聯絡我:geotian(at)gmail.com

目前分類:恐怖片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tumblr_inline_nwnyi6QolE1tbbhx7_500.jpg 

(紅衣小女孩, 2015)   

文/素樸勛

《紅衣小女孩》正好是我這一代的記憶,隨著玫瑰之夜的最後一段節目,集體雞皮疙瘩的記憶。源自於一段恐怖錄影帶,V8中極度獵奇的題材,電影一開始,將台灣民間的信仰帶入了故事設定。


遊戲設定

「可不要叫出全名啊」在山上的登山者這樣說著,相信在台灣的觀者都很容易感通這樣的「觀念」。如果說捉迷藏是種遊戲,那麼從第一位阿水嬸開始,使用了抓交替的方式,一個一個輪流,正是如同捉迷藏一樣的調皮,而這樣捉弄人的方式,正是「魔神仔」在民間信仰中的設定。藉由人名為單位的敘事,一個接一個,看起來正要以十分對稱的方式開展,第二種設定出現了。
從名嘴的節目片段做研究,以爆炸為力場改變的設定,據說可以改變結界。所以放鞭炮便成為一種解毒劑或是護身符。OK,有了這樣的設定之後,故事於焉開展。 

面對自己才可以看見弱點

惠君真是個好名字,在這樣符合民間風俗的電影中更是必要,因為如果來個梁慕橙我可真要爆血而死了。惠君由許瑋甯飾演,在言談中她替自己心中的疑慮鋪成了線索。在求婚戲中,她反應激烈:「結婚本來就沒有在我的計畫中啊!」果然與她心中的愧疚結合,而由黃河飾演的男友,其愧疚正是對於奶奶的陪伴。這樣的弱點,正好被喜愛捉弄人類的「魔神仔」掌握。



紅衣.jpeg

(惠君正在尋求協助,嚇傻了)

心魔才恐怖
類型電影,有的人喜歡、有的人不喜歡,以類型論,結合了台灣民俗的題材是成功的,在魔神仔的描繪上,以具體的執念表現在美術上,於是便呈現如伊藤潤二虛實風格的混搭,比什麼藤蔓都堅韌的那種執著。在山林中所拍攝的戲碼,也著實的替台灣未知山區,添加了更多恐懼,也許對山林是不公平的,但是有太多壞心眼的人類們,他們如果砍了不該砍的樹,可是要用自己的身體去替補喔。

紅.jpg 

(深入山區,而山區裡一段夢裡來又夢裡去的戲碼,飆出你從未看過的許瑋甯)


我愛程偉豪
導演在前作《保全員之死》中,擅長用的新聞畫面剪接,在電影中也如實呈現,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劉寶傑等等的名嘴,這樣的理解是非常符合當代的資料搜集經驗的,不只讓虛構/真實讓訊息更為強烈,同時也批判了,綜藝風俗化的名嘴們,並模糊了電影內外的虛實界線。


保.jpg 

(《保全員之死》的影片畫面,幾可亂真)


《怪物》中的科學怪人為何頭是平的? 電影的答案絕對讓你大吃一驚!

全裸叫賣《戀之罪》

《鬼入鏡3》預告片是導演詭計





, , , , , ,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ictor_Frankenstein_2015.jpg 

(Victor Frankenstein, 2015)



文/素樸勛

《怪物》改編自科學怪人,當然少不了搶眼的丹尼爾,以哈利波特臉龐出演的伊果為本片一重點。

然而除了用新觀點切入老經典科學怪人外,到底有什麼新意?其實沒有,在緊湊的特效跟過場中我們可以發現,即便是要認真討論人體結構的神奇之處,以醫學角度的方式,也不被認真對待,而是在畫面壓上後置圖片。

創造新故事但是顧此失彼
也許用這樣的標準檢視這一部「特效片」有失格調。但是如此大製作在敘事上偷懶,才使人興味索然。有幾個切入點值得好好觀察。

A、為何頭是平的?
還記得1931年的《科學怪人》版本中所提及為何「頭是平的」對白:
"I did three months of research in anatomy, surgery, criminology, ancient and modern burial customs, and electrodynamics. My anatomical studies taught me that there are six ways a surgeon can cut the skull in order to take out or put in a brain. I figured that Frankenstein, who was a scientist but no practising surgeon, would take the simplest surgical way. He would cut the top of the skull off straight across like a pot lid, hinge it, pop the brain in, and then clamp it on tight. That's the reason I decided to make the Monster's head square and flat like a shoe box and dig that big scar across his forehead with the metal clamps holding it together."


是以施作、取出大腦的角度最為便利芸芸,而解釋為何要將大腦打造成「鞋盒一般」的形狀,但是在2015年,本片《怪物》中,伊果問了一個這個問題:「為什麼他的頭是平的?」答曰:「因為我喜歡。」既草率又忽視經典的回答。答案一出,讓十三億人都驚呆了!


B、科學怪人到底幾歲?
在電影《怪物》中有兩隻,第一隻雖然已經有點腐敗,好比今日的喪屍原型,但仍舊恐怖的「動了起來」,不過在驚險一遭之後,這個學院係的科學怪人,在一陣追逐之後死在自己「造物者」的手裡,得年15分鐘。

第二隻直立式的正格科學怪人,具有經典所描述的原形模樣,也非常符合人們對於該構造的想像,身軀龐大好容納兩對肺,心臟兩顆,而頸部的大螺栓也表示著方便通電的結構。所以他花了很多時間在跟電影其他角色對看、叫囂、扭打,最後也是死在自己父親手裡,得年大約20分鐘。

嗯,視覺上的恐怖不在話下,
不過劇本一樣恐怖就是了。


你知道《灣生回家》的「灣生」是貶義詞嗎?

《大眼睛》男人出一張嘴的藝術帝國崩毀記

假愛情故事《紐約遇到愛》是畸戀解藥

別跟前女友看《戀夏五百日》

《逆光飛翔》之佢有周迅我有尹馨


嗯,視覺上的恐怖不在話下 不過劇本一樣恐怖。

, , , ,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恋の罪.jpg  
(恋の罪, Guilty of Romance, 2011)

文/素樸勛

園子溫

大學並沒有完成學業,隨即開始創作具有社會性批判的詩集。對於社會的深刻觀察正是他創作的來源,受邀高雄電影節,他表示「變態有變態的理由,這也是吸引我拍電影的動力」,於是乎,《戀之罪》充斥著以身體來說故事的手法,不僅止於此,以身體做為復仇與快慰人心的手段。這樣的片段被視為變態,在與整體片段脫節說來也是成立的。不認識不知道哩?你絕對看過園子溫,在他的《自殺俱樂部, 2002》的片段,一群女學生排排站躍下鐵軌的鏡頭,在電影之外傳遍了網路世界,當然你願意點開來的話。今年(2012年)威尼斯影展唯一日本競賽片《不道德的秘密》與本次《戀之罪》都是值得討論的電影,但在類型上卻是有相當大的不同,感受亦如是,可以見得,其能夠書寫範圍是不被約束的。

自殺俱樂部, 2002.jpg
(2009年《自殺俱樂部》香港亞洲電影節的宣傳照) 

殺戮是不是取
以殺戮來作為引子,在商業上就是一項很誘人的元素,但是看似以殺戮包裝的犯罪事件,卻有著人心暗湧的另種盤算和掙扎,在導演用色調斑斕的描繪的背後,卻有著人生感情的黑白。這樣既為斑斕又斑駁,既又亮麗又骯髒的布置,似乎以哲學的高度在講述身體/肉體的故事/冒險,並沒有對道德的價值先入的定見。但是被吸引目光的不只是殘破的肢體,更為殘破的,是那如公廁布娃娃的價值觀,還有冰清玉潔信仰的崩毀。

純潔卻又色彩炫目
對於全然的純潔的喜好,可以說是一種偏執。當這樣的偏執成為了宗教,甚至是一種如同十字軍的反應,對純潔的贊同於是矛盾的建立在各種骯髒的手段之下。故事表達出的感覺,仍然是一種價值觀的二元對立,是新舊價值間的拉扯與叛逆,而叛逆最終也被另外一種價值給吞噬。純潔的符號,在故事的最初賢淑的轟炸下,表達了慣常日本女性的家中性別權力互動的一景,那種被壓抑的美,卻是在旗袍下許多女人與男人終其一生追尋的對象與形象。

k-1316578423-2876022710.jpg   
(「沒有愛,就要跟他收錢。懂了嗎?」) 

非說教日本溫馨片
與日本電影的典型不相同,導演作品本身調性的來去也非常大。《戀之罪》非道德主義,強加於人某種大我意識。非角色偶像,面對著鏡頭賣甕偶像青春。僅就故事而言,可以說是庸俗的社會事件改編,但經由其批判力道還有導演對社會的觀察,加上美學的色彩調度,說故事的方式有時誇張,卻有時陰沉的安靜。

, , , ,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PA3.jpg  

(Paranormal Activity 3, 2011)


文/素樸勛
在《鬼入鏡》的系列研究上,筆者是半路出家。也說不上是真正研究,不過對於聲音、音效的賣弄,和影片之外最新科技的觀察,卻可以好好應用在女巫的復仇上!在慣常的觀影經驗中,筆者不建議觀看任何預告片,無異是在觀影之前,先知道了梗概。但是在《鬼入鏡3》,預告片是引子,更與電影中的梗概相牽連以及刻意被引導、誤解,預告變與正片的互動,挑戰觀眾的恐懼與智慧。


1988科技焦慮
《鬼入鏡3》設定在遙遠年代1988年,這個年代的科技特色不只是「VHS錄影帶而已」,作為「首部曲」的設定,其實商業考量的成份更為濃厚,於是嚇人的種種捕捉畫面,回歸到最原始的「錄像帶」。這樣一來相關的視覺符號將包涵了「靜止的錄像帶」、「泛黃的側邊標籤」、「一箱一箱的實體秘密」、「恐怖來臨前的雪花畫面」等等。沒想到焦慮的並不是只有科技的落後,連人的反應在電影中的表現都一般的復古(old fashion),並不採信科技的先知,當然與故事中的婚姻本身的問題有關,但毫不信服並拒人為千里之外的女性角色,並沒有因為其無知而受到極大的責難,而只不過在鬼玩人的境界中戲份同折磨少了那麼一點。 而面對異常的視覺活動的反應,以克難的器材作剪接、捕捉、視覺處理,無非是一種復古的風格,這樣的復古,使傳統的宗教元素和嬉皮阿罵,這個在預告片中有線索提及的梗中鋪陳而出 。


宗教狂與預告片
宗教進入恐怖領域的嘗試,在泰國鬼片發揮到極致。而篤性上帝的西方恐怖,宗教最為經典也是關乎驅魔的《大法師》系列,而在最近的《藏身處》中巫毒對幹上帝的戲碼,明顯的處理失敗,而《鬼入鏡3》的宗教戲,其實一點都不會使人感到不適,因為其在電影中根本沒有成為一個可以被討論的重點,縱使我們知道故事對於「恐怖原因」是如何交待的。


我們之所以知道,是因為有根據,而完整的線索拼湊就必須靠加入電影正片中沒有出現的「預告片片段」來一起討論並查找。預告片的作用並不僅是補足正片爾,更在您觀影之前,先告訴觀影人何處會有爆點的暗示,而實際觀影之際,在相同的場景、梗概、對話的暗示之下,那氣氛越緊張,想說正要來了,沒想到卻落空。而有趣的是在另一個鬆懈之際,卻又被導演給捉弄嚇唬,我想這樣的心裡上的操控與暗示,預告片的關鍵性作用(或欺騙)是非常重要的,而可以操縱觀影人的預期。尤其這樣的預期在速食化的影像時代,卻還要熬著等待鏡頭轉到另一個地方,不能效率般的搜尋畫面(Seeking Bar),卻又等待/期待恐怖的出現。這樣的復古恐怖模式,為了要模仿「紀錄片」,而被稱為「偽紀錄片」,在《鬼入鏡》到《鬼入鏡3》以來已有進步,因為靜默和定鏡的等待真的很折磨人,在第三集中已有快轉,不過對驚嚇前的煎熬等待有耐性的觀影人可說是不錯的選擇。

, , ,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helter2.jpg  

(Shelter, 2010)

文/素樸勛

藏身處
精神分裂、多重人格的推理過程本是相當科學的,而電影中不只科學正面對決宗教這樣簡單的設定二元 對立,還有更細微的驚悚元素。除了勸人堅定信仰、告訴人們魔鬼是多麼可怕的信仰主軸,還有戰宗教:宗教自身也矛盾的「正統」對決「巫毒」的安 排。但是對決的安排都不能夠邏輯解釋,這一筆勾銷了影片一開始的推理找答案鋪陳的企圖。在演員方面,朱利安摩爾的獨身婦人,擁有專業技術人士的CSI扮相,縱使油頭垢面還是不失其氣勢與醫生高度,尤其面對女兒站在惡魔之前,更有著母親該有的勇敢。

在迷信與宗教面前,科學的SOP的調查方式就顯得十分愚蠢,因為作為科學的父親角色,無時無刻的搞亂一切步調,作為科學的知識傲慢符號,相當稱職。如此的傲慢與隱然其中的天主教議題相互配合,擺明了科學之人若無信仰必然會遭受懲罰,這樣以生命作為要脅的,無異是種異教徒般的殺戮,這樣的我者他者的二元對立,也正說明了信仰的現實威脅盤算。

巫毒對決天主教
在地巫毒比外來天主教強大,但是卻以一種存在與天地之間的自然道理,默默運作而不爭。在電影的設定中,天主教的牧師,以神蹟醫療者的方式入侵了所謂的「蠻荒之地」,拒絕任何疫苗的施打,又下三濫惹怒了巫毒教,牧師不長進的虛弱被巫毒的憤怒給處罰,於是此牧師的怨念和罪孽便成為了本片主軸。明顯的,犯了錯的牧師成為了麻煩來源,並持續好幾個世代。

巫毒的角色,亦正亦邪又詭異恐怖,在面對生命的存與歿之際,信仰與否居然優先於生命。這樣以宗教為優先的信仰方式,當真使人感到發毛。而以巫毒能力,將人體轉化成為一個「容器」,正是貫穿本片的最終秘密。

搞錯了
世仇般的兩個宗教,無論是電影交代了兩造過去的瘟疫恩怨,以即將活生生的牧師轉化成唯一個死氣沈沈的容器。俗話說的好,「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但其兩方,在危及之際的遭遇時居然沒有觀影人所期待的兩強對決,反而是無所謂的擦身而過。而會當機的容器,裝載過多人格,都是因 為點歌出了問題。精神分裂的科學,無法順利解釋恐怖的詛咒居然也會有「理性」規避敵人的時候,在那麼一瞬間,魔鬼的軟弱性格,用老巫毒婆婆的白內障雙眼都可以將其睥睨到死! 而最末的結局中,以肉體毀滅般的救贖,無異是在精神醫生的專業上開了一個大玩笑,之前的「關懷、協助」的教條,似乎一時之間可以被情緒給顛覆,因為魔鬼太恐怖。但是更恐怖的是,魔鬼就算肉體消滅,那流竄四散的靈魂更不正經的開了醫生女兒一個玩笑。這樣的結局安排的恐怖指數其實不高,尤其是母親性格的展現,在片中扮演著極為吃重的角色的設定之下,卻又終於這樣尷尬的救贖,反而像是一場「哎呀搞錯了」的絕妙惡作劇。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ORPHAN

(Orphan, 2009)

文/素樸勛
指向音效,聲音作為一種符號,此符號的替代性將延伸「視覺的片段」。舉例說來,電影刑男大主廚對於美味片段的呈現,公式化的以同樣一段音樂作為搭配,而這段女性美聲(抑或節奏)超越了視覺,觸動我們不常連結的聽覺,然後嘗試連結嗅覺。另一個嗅覺之作《香水》,其中重複的美麗聲音也有與味覺相互連接的用心,這個音樂與味道的連結方式,固定了聲音與「特定符號」的連結,對觀影者來說,是一種綁定的學習。

當然,味覺片之外,「聲音」當然也可以應用在啟動大腦的其他部分。所以觀《孤兒怨》,用爆米花遮眼,不如掩耳。

音效的「放羊」假說
也許他們走出電影院會做一個這樣的結論:「恐怖片都是聲音在嚇人」,其實,此話說的不錯但也有另一半意思。其實走入影院除了要享受集體的觀影樂趣、回到子宮般的進入夢境,更重要的是聲光效果。因為科技日新,簡單道具、視覺上的恐怖已是基本班底,而驚悚、心理的壓迫、邪惡人性本質的洩漏,都大量進入恐怖題材的編寫,已超過單純的視覺恐怖面相。

各位記得放羊的孩子這老掉牙故事,放羊的孩子說了10個謊1個實話,大家卻已不相信,而這個放羊故事的結局,其實就是恐怖驚悚片的原型。無知的人受到了慘忍的迫害,無知不僅害人也害己,鐵齒不相信、無法開放觀察事情者,也終究難逃一死。放羊的孩子的故事並不是孩子受到了什麼懲罰,而是羊兒都血淋淋的被肢解一地,多恐怖!

被許多「聲音」給虛晃一招的巨大聲響來這麼一下,觀影者的冷汗才剛冒完大多乾笑:「那聲音嚇死我了,原來是假的」。筆者認為,「放羊」一次次的鬆懈、安慰,才是恐怖的能量的漸層累積。而這樣「放羊的孩子」般的驚嚇與恐嚇,也正是一陣陣的愉悅來源,也就是如此才能在你相對無防備、鬆懈之際,賞你一個痛快。題外話:用恐怖片邏輯猜想,有沒有可能這個放羊的孩子跟大野狼串通好了?

反社會操弄人格
拿掉恐怖「聲」線,孤兒的反社會直覺與條件,以及操縱人們的強力說服性性格,其實展現了情感的無知以及人的脆弱。這樣的社會假定確實存在,人與人的直覺確實是既脆弱又無知的,而計畫性的矇騙總是無奈的略勝誠懇一籌。筆者身旁有有類似性格的人生存著,相當值得研究,歡迎對號入座。

在祭品方面,一反大胸脯、金髮、著睡衣、長腿妹的傳統「樣版犧牲品」。在本片飾演沙豬男人,也曾在《空中危機》飾演偽善角色的 Peter Sarsgaard,一臉倒楣樣,筆者一見就直覺他死。其男性特徵的:自大、性衝動、不善解人意,都暗示著其與無知的接近。而諸多的危機都是由於其愚蠢的「袒護」而更加見著,不相信放羊孩子說的真話,必定遭來殺禍,所以東方古語有云:「不因人廢言」有其深遠意義是也。

幸福狀的甜蜜賣弄
筆者最為享受《孤兒怨》中前段洋溢著幸福的光輝,在這一段時間,人性是美麗、天真的,而那種對於親愛的付出,更是不求回報,什麼正妹人妻、沙豬老公在這樣一 個狀態之下,都沒有其缺陷沒有其標籤,可以說是構成了一幅美麗的油彩畫,筆者認為,這一段正是恐怖片的精華之所在。因為,此刻越幸福,背後的殘酷將會更加鮮明,因為得知背後殺機,於是筆者相當沈醉這樣短暫的甜蜜賣弄,好比最後的瘋狂,實在不能自己。

延伸閱讀:

階級虐殺謂之快《絕命派對》

哭聲寓言社會批判《追擊者》

烹飪殺肉一般流暢《刑男大主廚》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