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_home s.jpg    

(Dream Home, 2010)

文/素樸勛

一樣是對於社會體制的反應,國片《不能沒有你》是種深沈內斂的哭訴,港片《維多利亞壹號》則是種狂放的殘暴怒吼(高房價、炒房熱)。這樣的怒吼大快人心,對於制度的控訴,當然不能因此而將劇中人的失控犯罪全部合理化,我們不能全然怪罪於那些白底黑字的政府控訴白布條,他們不能被「全然」怪罪,因為他們充其量只是,只是共犯。

移軸攝影(Tilt-Shift)

透過移軸鏡頭改變焦平面的傾斜方向,改變拍攝場景內的透視深度,並控制景深。在視覺上,這樣一來會像是以人眼近距離觀看細小微物的樂高積木,對於建物、港口、輪船,都能搖身一變成為玩具。在這部以「房」作為控訴主體的殺戮之戲,將建物或街景,以玩具般的表現方式,除了是最新且有趣的攝影技術展現,也是種高明的具有在嚴肅議題中「渺小、物化、戲謔」隱喻。

How-to-make-a-tilt-shift-photography.jpg  

(移軸攝影(Tilt-Shift)例子。此非電影圖片,來源basedigitalphotography.com)

社會議題不適冰敷

對於房地產肥貓的深惡痛絕,是關於社會的深刻議題,同此社會議題而可比較的電影《不能沒有你》(2009)由戴立忍執導並獲得當年度金馬獎、亞太影展的最佳導演,其採用一種冷血色調的控訴,採寫實的黑白陳述,陳述了當代台灣官僚以及社會的態度,面對親屬法定關係和教育以及國家權力的傲慢。

港片《維多利亞壹號》對於社會的定見以及房地產的態度明顯,立場左派得令人發寒。在面對大資本家、炒房客、投機客,和無所作為放任地方勢力(黑道)與誘人利益結合的國家權力,當然是令人失望。而對於這些自翊為具有立法機關的「民主」社會體制,沒想到居然也有這些尾大不掉的醜惡腫瘤,殘害這些生生蒸民。而平板直敍的社會失序不足以描寫香港此一現象的瘋狂,所以其表達方式便以一種「狂暴的怒吼」為之。

DREAM-HOME 5.jpg  

(真的是嗑藥之後的性愛爽「死」了,笑點在於下一顆鏡頭「你噴的好多啊」的血色幽默。)

殘酷打房血流滿腸

筆者認為新聞學的不道德與不慈悲,正好提供了社會底層的翻身獵奇需求,面對這些可比舊時代封建王朝的崩毀,無不大快人心,也提供了這些瘋狂的現象一個出口,這樣也會反作用的,兩面刃式的使得社會失序的譁眾取寵更加頻繁,無異是危害這個和諧社會,但也是這個有問題的制度,才會使得「以非常手段求取一己的安詳度日」這樣的手段尤其平凡。默不作聲的肚裡吞淚,對於改變這個社會沒有用處的,所以苟且和鄉愿正是進步的最大敵人。

DREAM-HOME 3.jpg  

(槍枝走火的下場@藥頭性愛哥的派對宅)

由商業角度來說,《維多利亞壹號》的虐殺手法尤其粗魯精采,不以文藝的高傲態腔,在量上面尤其能夠達到傳播之效。在力道方面,殘酷的開腸破肚、黑色幽默的死法、慘無人道的終結,都尤其變態的有看頭,要不是制度導致個體走向這樣的自全之道,這樣的怒喊聲響才會被「大眾」給聽到,正是范仲淹的「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此電影除具第一層表意之外,更為本文所寫的,是更多裡層的政治內涵。血流滿腸的敘述和渺小港人的悲哀,應該不用作文多敘,殘酷的扭曲人性本當譴責,但是並不能漠視共犯的存在。滿地滑的血跡和掉落在地上的手指,給我們留下了什麼?應該不是只有對女主角執念的恐懼而已。

dream-home-poster_280x415.jpg  

(超難找到的特殊版海報,點與點的差距)

 

延伸閱讀素樸勛:

 《全面突襲》雅加達寫實犯罪武打,凌駕所謂暴力美學!

《3D食人魚》好乳美臀喃喃咬

昆丁塔倫提諾之《不死殺陣》公路追殺小品

《殺恁老屍》古希臘血邪咒今足球男咬屍其實是政治抒發

《維多利亞壹號》殘酷打房血流滿腸

階級虐殺謂之快《絕命派對》

《雙寶鬥惡魔》一開始就誤會大了叢林殘殺YA片

《孤兒怨》無鬼遮眼更害怕-恐怖片的聲音與甜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