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素樸勛 活動、演講、專訪、劇本、創意行銷、喝啤酒 請聯絡我:geotian(at)gmail.com

目前分類:動畫電影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toe    

(Melody, 2012)

文/素樸勛

「愛情,在聽不到,碰不到的時候,最強烈。」這麼強烈的詞,應當也要濃烈的動畫內容與工藝技術來匹比,沒想到過於高妙的愛情惆悵,全然沒有立基之地。

兩岸愛情中國賣弄

因為兩岸市場的靠近,也因為文化的差異性在這樣的靠近過程中更加突顯。書寫兩岸的愛情,在現實生硬的兩岸政治談資佔據大部分我們對兩岸的認識,於是柔軟的愛情故事為了要避開逃不開的現實,很容易失焦在泡泡之中。早些年,電影《雲水謠》的兩岸愛情故事,在去政治的脈絡下憑弔,但仍然有著歷史的糾結。而《腳趾上的星光》完全是大陸觀眾的觀點,在這樣的商業考量(還有刺眼的x朗咖啡置入),影響劇情甚鉅,產生了不和諧。在《腳趾上的星光》,林宥嘉飾演的男子,隻身前往大陸,懶洋洋的受到大陸角色的詰問,好比是大陸觀眾在對於寶島台灣的獵奇,而台灣部份的故事鋪成,卻又那麼的不真實與扭曲。與其說是過於浪漫與偶像的設定,不如說是泡泡一般的口白與劇情,敵不過粗糙的繪畫品質,與實境拷貝畫工的失算。

音樂如詩本質應更強調

商業算計也埋沒了真正感動的故事。動畫電影《腳趾的星光》看似是一片念小說台詞的錄音帶,台詞拗口,就像是方文山在《愛到底》中把文字直接打在螢幕落落長犯的錯誤一樣。反而是電影之外的真實故事,原民歌手 郭曉雯(Elin)抱著病痛錄音,更為感動人,但這樣的感動,電影全然沒有提及,而是一直夢幻來去,吹美麗的兩岸泡泡。對於音樂掛的製作人姚謙,來說,這樣一個很優質的行銷電影契機,竟不好好把握。跨界改變台灣電影的例子,除了周董的《不能說的秘密》成功的以音樂人姿態走電影之路,除此之外,音樂人能夠為電影作些什麼?海報上提及的24封信,到底安插在電影的哪裡?是影片中通訊軟體的電腦螢幕帶過嗎?「兩年 兩個人 兩個城市 24封信」的標語,於是又成為空泛又孤獨的純文字、數字賣弄。

聶永真僅擔任標準字設計

片尾看到永真的名字,讓我驚呼。經瞭解,設計師聶永真的努力,僅只於海報標準字而已,電影動畫的製作另有奇人,是美術專業的人士,而且還辦過個展。無論如何,客倌不用驚呼片尾有那麼多音樂人,甚至非音樂人的助拳和協力,因為不私心的互相消費與互相支持,正是這個產業的美麗又哀愁的緣故。

, , ,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jpg

(Despicable Me, 2010)

文/素樸勛

神偷奶爸

當犯罪成唯一種商品,必須經過資本的邏輯去運作,資本的存在成為一種諷刺。即使是犯罪本身也不能遁逃於資本邏輯的運作,如此有限性的叛逆,將犯罪作為一種戲謔,一種並非認真為惡的遊戲。作為神偷的主人翁,其如同《靈魂餐廳》中的藝術性格廚師一般,想要成就的是一種藝術、一種事業,而非一種可獲利的經濟。這樣的藝術家性格,在資本邏輯下皆顯得渺小,對於資本作用社會的反思,是電影反映世界中極為重要的母題之一。

 

親情補償

主人翁的際遇設定,其典型(prototype)似電影史上一個重要的角色:《蝙蝠俠大顯神威》Batman Returns, 1992中的企鵝人(Oswald),誇張又尖尖的鼻子,擁有不甚好童年以至於人格不健全的設定,以及聰明的頭腦,並依其黑暗地底下的個人魅力,擁有難以計數的追隨者。童年部份的親情缺陷,說明了這位「神偷奶爸」對於親密、感情的拒斥。這樣的親情缺憾,成為得以貫穿全片的主要訴求,那可以被預期的親情融化,與正邪之間對立的勝負對決。

 

科技胡瓜

中文版的配音認真對照,將西文假借為客家話,並輔以台灣地區聽的懂的「梗」,實在是相當用心,並作賤瓜哥自身的遭遇,在笑料方面可以與台灣觀眾感通一二。不過諸如「我不能同意妳更多」等過於英文口語的台詞,仍然是可以更強化許多。

 

而由於動畫的表現方式,使得科技是一種狂想的存在,無論是奇妙的飛行器以及奇觀式的建築,都是一種童話式的表現卻有外星人般的工業科技,在此對於人類科技的物理條件不必過於仔細,而得以有如同《摩登大聖》(The Mask, 1994)一般的誇張武器呈現。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米芽米咕人》

(Mia and the Migou, 2008)

文/素樸勛


人味


有人認為卡通是給兒童看的,但是卡通從來就不是兒童製作的。卡通是每個人成長階段重要的想像來源,我好喜歡,也曾夢想過當個漫畫家,拿起數學格子本作連環漫畫,上課時調皮描繪老師的嘴臉。

1938年,米老鼠和唐老鴨的創作者華特迪士尼生產出動畫電影《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使用了十萬多張畫片賽璐璐片,賽璐璐是透明材質,方便動畫師一張張作畫,可以準確的描繪動作的連貫。在這過程當中,手繪不只是一種技術,更是一種精神。那樣柔美的線條,那一張一張由動畫師描繪,筆者十分喜歡。

七十年代初隨著科技進步,動畫製作開始轉向,亦即朝向「工業」前進。這樣的工業技術導致了不同的製作、思維方式,冷硬的線條譬如「摩登原始人」等的風格過渡(1960-1966),正是此時期的產物。

大型音樂繪本


直接跳過動畫工業被好萊塢、3D技術壟斷的過程,2009年的《米芽米咕人》在手法上,是相當華麗且「紙本」的,動畫的可貴之處,就是要替非現實與生活做個連結。法國《米芽米咕人》在風格上與日本的細膩、精緻不同,《米芽米咕人》是走大器的繪本風格,於是在背景、非主角的處理上,都像是精緻水彩畫,抽象可愛的人物,誇張的形象,就像是能夠運動的故事書籍,也把成人帶入繪本當中。

對於畫面的水彩運用,毫不吝嗇,正是回到動畫發展最初的那種在賽璐璐片上的「感覺」。與好萊塢動畫的大不相同,每一格對筆者來說,都像是一頁故事繪本,縱使作畫科技便利,願意這樣細心描繪,更是以「筆刷」
而非「線條」的筆觸方式處理,相當難得。

在故事上,有親情的拉扯,對生態的關懷,魔幻的想像,對吃人資本主義的諷刺,但同時卻也有可愛的形象與情節,引出每個人心中的孩子情緒,讓筆者不忍而落 淚。亦即,是一本大本的、調皮調的法式配樂,與既有的港、日、美動畫風格迥異,好大一本的螢幕繪本,能讓你會心一笑也得把鼻一哭。




延伸閱讀:
《米芽米咕人》:印象派與野獸派

2007國際短片影展:「酷兒鴨」queer duck

城市奇想怪誕女《我的人魚女友》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公主追殺令 

記得范雎列傳(史記)吧。
其採用的寫作方式的便是對比法。

對比法層次各有高低,
在本片中更是淋漓盡致。

畫面上:
粗顆粒畫面與卡通動畫、

劇情上:
無辜與世故、

聖潔與色情、

祥和與暴力、
 


音樂上:
快節奏與安詳音樂交雜。


說導演是在支配,不若說是在玩弄觀眾.....
的情緒。

相當成功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