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蝸牛食堂》   

(食堂かたつむり, 2010)

文/素樸勛

鄉村的歐洲貴族

以今日為基準點,回顧舊日本。明治維新之後,日本對於西方的崇敬,近乎崇拜,在今日的日本人們的身上留下了諸多印記,當時在建築、觀念上,都不可避免的由於國家主導,而陷入種集體情緒,這樣的集體情緒帶動了以舶來品證明身分地位的風潮,扭曲的媚外觀感,也在社會、經濟領域中散播開也留了下來。所以,在老一輩居住的鄉村聚落裡,有著不搭調的仿羅馬艾奧尼克柱式(Ionic Order)的建築,有牛仔衣著、法國仕紳、黑紗寡婦,杵著柺杖在田中、梗間,達達達的悶聲用高跟鞋敲出聲音。

所以就這些歷史的遺物而言,關島撤不掉的美軍、鄉下的奇異巴洛克風格,某種程度上都有著相同的宿命淵源。那麼,與蝸牛食堂的倫子有何干係?

村妹與風塵媽

主人翁倫子,不倫的倫。由於其母的風騷名號,在兒時就將自己的童年葬送,以自己任性的離家出走。奶奶死後,由於親情的一無所有,被印度人欺騙了感情,在性觀念以及人際交往,都返祖現象的回到了原點。不裝扮不說話的村姑模樣,柴崎幸的扮演居然誠實的素顏以及增胖,這樣的無言演出在其先前與妻夫木聰的偶像劇作品(Orange Days),也是扮演一個失語的女子,就有過了這方面的演技。而失語和以字卡代言,使其更加的笨拙了,益加笨拙的種種作為,一方面異於其母在男人之間悠優然自得的特質,二方面更突出其華麗的廚藝。

壓抑的性指涉

奶子山下的村落,和毫無愛情悸動卻一直作嫁他人的食堂過程,不禁讓讀者、觀影人期待倫子的愛情邂逅。但她的性慾甚至幻想,都早已建築在對於食材的操作之上,對於直視戀愛中飲食之人的狀態,在小說中被描寫為等同於直視乳房以及恥丘的羞赧之感。性慾被壓抑的,還不只是女兒而已,片末母親貞操的翻轉,讓風騷的罪名,一夕之間被刷新,直逼掛上貞節牌坊的境界,老處女的性壓抑,在這方面與女兒卻又相知相惜。不過,何以處女產子,卻又是觀影人必須入戲的趣味課題。

食材這回事

食材的多樣,以卡通式的動畫呈現,呈現在好比小當家一般的誇張料理感受、呈現在倫子繼承其魔法阿媽手藝的神奇手繪筆記本裡。在電影中,刻意的端出了印度、西洋、日式種種料理,雖然缺了譬如土耳其,沒有樣樣到齊,但是感覺卻是到齊了,尤其是與味覺相連的戀愛感受尤如是,我愛你濃湯,也是以足夠法式的 Je t'aime 命名。在料理過程中,最為華麗的不是食材,而是華麗的處理製作以及命名,於是,在沒有文字作為傳遞感覺的狀態下,許多烹煮過程,正如門外漢觀影人如我,只見到滾通通的平底鍋,又或者,在其將熟汁的瓜剝開之際,心理期待電影對白說出石榴這兩個字,來熟悉觀影人對於食材的認識。料理的無名,卻在後來的法式小羊排料理中,卻密集的出現了華麗命名,是否,來自於歐洲的符號較為有氣勢,而值得在電影裡文字書寫呢? 食材的禁忌,也不忌了,好比在性事方面的壓抑,全然解放在食慾上,親愛的寵物豬隻,小鴿子,全部可以入菜,毫無忌諱。

話後

毫無忌諱的,讓筆者想起了一道在巴西節奏緊湊電影《刑男大主廚》中出現的螞蟻料理,其由於被監獄老大得知了下了肚的美味,居然是骯髒的螞蟻,而被揍了一頓。同樣連結食慾以及性慾的這兩部電影中,《刑男》是放縱的,《蝸牛》是壓抑的,而蝸牛食堂的原著小說,被稱之為癒療系小說,又配上蝸牛的命名,於是得知全本節奏並不快速,而是以過於優雅的漫步,緩緩舖出,關於不倫的倫的倫子,她的食堂故事。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