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s-poster-juliette-binoche  
(elles, 2011)


文/素樸勛
《愛情對白》之後,茱麗葉畢諾許( Juliette Binoche )又推出《裸色告白》。夫妻之間的你來我往如《愛情對白》,世代之間的愛與無力如同蘇非瑪索的《巴黎LOL》

《裸色告白》將受訪對象撥開檢視,面對訪問者內心,也因為過於透徹的檢視而觸發。於是在不斷的做菜、料理的赤手觸感與食材當中,忍不住躺在廁所地上讓雙手沾滿自己的氣味。茱麗葉畢諾許的自覺與家庭掙扎,在進入少女眾多故事生命裡的轉念或說是自覺,而同時觸發。無論是女體的,或是對尋芳客們的想像,想像他們是不是正常的男人,有沒有疾病。其實都是從一個有先入角度的訪談開始,而這樣的觀點隨著《裸色告白》的故事鋪成,不僅顛覆「妓女」,也顛覆「嫖客」,以及其所代表無論是歡愉還是醜惡的文字符號。

青少年:妳看妳都濕了吧
茱麗葉畢諾許飾演專欄作家,叫做 Anne。為了採訪,甚至介入受訪對象,與自己的家庭生活,是想像、是現實,沒有交待。而女性的自覺與蒙蔽,與嫖客角色的迷人與醜惡同時表現,嘗試描出真實的、不偏頗的「援交故事解剖」。這樣血淋淋的解剖內心,或是面對這些援交天使的內心和記憶,當然是殘酷的,也免不了,多些行話的穿插。在一場訪談中,法國褐髮女孩 Charlotte 說出一樣都是讀書人,一樣都是正常人,但卻會做出不一樣的事情。這是她這個年紀對於男人的體會。於是她又說了「妳這個小賤人」、「很喜歡被幹吧」這樣的字句,從一個美麗的法國少女口中脫出。是的,她正在描述那些,那些「話很多的男人」。她又說:「妳看妳都濕了吧」,此時 Anne 有點傻眼,說:「我嗎?」

於是身份的錯位,以及雙關語的對話,使得「自覺」與有距離的「採訪」交錯,成為一個瞬間的事情。


ana9.jpg-r_760_x-f_jpg-q_x-20111108_111159  

 (褐髮少女 Anaïs Demoustier 飾演 Charlotte )

家庭:我想為我們作一件事
面對男人,Anne 聽到的那些男人,個性、輪廓、外表,想像起來各式各樣。有溫柔有殘暴,有貼心有脆弱。縱使如此,採訪完,她必須回家面對老公以及小孩。在《裸色告白》一開始的故事副軸,就點出了他要替丈夫的同事作晚餐,於是這樣一個替丈夫服務還有女權的牴觸,是不是有矛盾存在的疑問,卻是由一個男性所提出的。 Anne 說道:「不談女權主義嗎?那我一整天這麼辛苦做菜是怎麼一回事?」於是伴隨著法國人愛料理的天性,還有「白酒燉雞」在電影裡自成一格的文本裡所隱含的意義。用料理的過程以及處理食材的優雅以及驚悚,帶出有危機的夫妻關係,最終,在老公最後的靦腆回應之後,故事最末以開放結局劃上句點。

男人的內心世界,或是性幻想獨白,在《裸色告白》都無任何發聲的空間,他們都透過女孩/女人來表達。觀影人須知,無論露骨的性愛畫面在電影裡多令人感到興奮,或是太過野性的讓人感到不安。這個投入「深度」的採訪與告白,本來就無意要妳全身而退。

 

素樸勛的白木電擊

延伸閱讀素樸勛:

《巴黎LOL》吾女生澀戀愛觀 老媽遲到性自覺

《巴黎小情人》-年輕女孩是易碎的,你必須尊重她們。

《愛情對白》假裝多好

《O先生的極樂旅程》性愛鬼魂的最終遊盪

 你說得不到讓我更想要《烈火情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