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NA  

(Hanna, 2011)

文/素樸勛

本片絕對沒有過於嬌脆的柔弱

作為兒童版本的殺戮、追擊、復仇,通常都側重於描寫兒童心理「脆弱」的那個部分,為了描寫此,而有「憐憫」、「猶豫」、「膽怯」、「友情」來證成過於成熟的「勇敢」以及「孤獨」,這樣的孤獨正是蔣勳所言與自己相處的美妙的孤獨境界,而通常這樣的過於早熟,與愛情的故事都全然無關,無論是在《特攻聯盟》或是《少女殺手的奇幻旅程》,對於過於早熟的應對和觀念,都是作為一個孤獨之人必須要面對的,必須要為了成就復仇,而付出的成本。 上帝是公平的,失去了童年通常都是最為殘酷的剝奪,但是卻又在某個復仇高牆之前,顯得那樣自然以及冷靜。與《特攻聯盟》稍有不同的是,《少女殺手的奇幻旅 程》斗大的、血紅的「HANNA」字體,在一開始以HANNA為名的故事節奏與設定,就排除了所謂柔弱的女童特質。 在友情以及親情上的孤獨或是「生世」方面的疑問,都以一種冷酷和身體上的上的武器素質來表達毫不被情感給左右任務的遂行,這方面如同機器一般運作的相當精準。

最佳配角Chemical Brothers

踽踽獨行的兒童未免太過孤單,所以夜店般的下水道追逐,其中最重要的配角便是 Chemical Brothers 所操刀的電子音樂,我想一般的loop無法呈現對於竄逃的過場,而在headquater戲的脫逃,搭配燈光的閃爍,將匆忙的步伐化成夜店的舞步以及速度。 本片另外提及,經過配樂的重節拍點綴的,還有貨櫃戲的絕妙追逐。而戲中所有邪惡角色裡,作為擁有其個人特色與辨識的的符號,也是經由音效來標籤,這個音效就是口哨,存在於其角色施行所有暴力的過程當中,對於HANNA來說,這個足以辨識出緊張氣息的音調就是惡魔的輕浮代表。而音樂的綁定與制約,除了角色般的主題曲之外,追逐和場面都有其特殊的一段配樂,在原始的OST設定裡面,全本的音樂得以讓片段呈現在電影裡的畫面以另一種不同方式出場。

Chemical Brothers 與毛骨聳然的觀影步驟

Chemical Brothers 是筆者認為電音界的大頭之一,可相提並論的作者還有Fat Boy Slim 以及刺青越來越多的Prodigy,在music video中推薦其掌摑風格的MV作品《Smack My Bitch Up, 1997》(完整版不易獲得)。也推薦各位Chemical Brothers 元素不俗的女孩第一人稱之作《Hey Boy, Hey Girl (1999) 》。一般來說,在MV裡是聽覺來帶動視覺,而《少女殺手的奇幻旅程》以動作的視覺為主,聽覺為輔,以聲音來跟上畫面。在這個過程當中,建議先請各位觀影人,先花約莫3天,無眠無休的無論是在夜裡或是通勤過程當中,將網路釋出的HANNA OST全數聽膩,之後在踏入戲院觀影,如此一來得在觀影過程中發覺奇異的收效之果,那種毛孔般的高潮隨著音牆的堆疊,是只有筆者在Placebo上次來台灣時才能比擬體會。

設定好的壓抑

凱特布蘭琪的壓抑,也由其對於器械的規訓來側寫,其是唯一在電影當中具有以濃厚個人情感作為復仇目地的女性角色。一句被「妳永遠都得不到她」的刺激,讓這個角色陷入了無可自拔的自我毀滅之境,只是在那到來之前,她的毀滅要全世界都波及。

真的是全世界都波及,《少女殺手的奇幻旅程》中的跨國取景,尤其的跨越了文明以及戰爭、非戰爭的國境,這具有跨越歐非陸塊的氣勢,本身就具有藝術性,以原始作為開頭的HANNA,更經歷了諸多文明的折磨之後,來自森林的女孩也以森林的方式替自己的旅程劃下了句點,一切是那樣精準的設定,於是又精準的落下斗大的、 血紅的「HANNA」字體。

 

(別忘了按個讚)

延伸閱讀素樸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2012專輯《回到未來》的小偵探方大同

好多人客的《林凡 Freya&Friends 幸福零缺口犀利演唱會》之歌迷大喊我愛你,陳昇冷回「你騙人」

《落日車神》老派電音的陰鬱追擊

《琴鍵四分鐘》權力交迫也輕快

《搖滾啟示錄》-左的 實驗 美國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