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素樸勛:geotian(at)gmail.com

Oscar and the Lady in Pink  

(Oscar and the Lady in Pink, 2009)

文/素樸勛
由小說作家史密特自編自導的《最後12天的生命之旅》拍自於他自己的同名小說,是一部描寫面臨死亡的奇幻電影。生命的倒數步伐與犀利挖苦的溶化死亡之恐懼,在不刻意直視並煽情作弄般的,富有寓意及細緻描寫兒童的憤怒與脆弱當中的深刻觀察使本片無論在敘事或是以奇幻的串場,而這部片的奇幻、過於早熟、和死亡的描寫根本不著痕跡。而且配當也恰到好處,重點是小說作者電影作者是同一個人,讓我們看到了自我文本詮釋的高度!


憤怒與脆弱
病人的憤怒,來自於對於身體的要求與不滿足,這樣的不滿足表現在各式各樣的叛逆行徑,對於 嘗試著要將病童的生活與生命調適得跟一般兒童一樣的醫院,卻一方面也限制並禁錮了兒童接觸外界,接觸社會的自由新鮮空氣。而這樣的叛逆與縱容,使得兒童的觀念被扭曲,小孩只是要「她們都不敢跟我說病情的實況」這樣成熟且誠實般的尊重,但是以「為了你好」為名,這樣所謂的備感尊榮,只被解讀為去人性化,強加 於廝的成人生命觀點。 描寫兒童的憤怒與脆弱,以一種純真的角度,並以粉紅阿姨的成人的他種豁達觀點,打破醫院權力空間中既有的規矩與約束,點出了生命的結束是:「死亡是事實, 不是懲罰」,來回應小兒童奧斯卡對於「妳的上帝好爛」的抱怨。

悲傷是懂事的開始
是的,當我們學會了悲傷,就是到了悲傷的年紀。在片中的最後12天裡,一天就是10歲,這樣走過場的人生瞬間,其實也是走馬一場,在12天裡過的認真,好比過 120年的庸庸碌碌,片中每每以「你現在幾歲」來提醒奧斯卡的粉紅阿姨,在奧斯卡面對總總情緒上的挫折與失敗之際,將負面的情緒轉向正面,譬如「悲傷是懂事的開始」、「你現在是壯年不應該感到疲累」來鼓舞與另一缺氧女童藍色佩姬 (peggy blue) 的過熟愛戀開展。也嚐盡了各式各樣的譬如中年男子的小三人生課題,從青年到老年也只得一瞬間,並以「變老的感覺好糟」替日薄西山下了註解。

用緊張的語氣說愛我
成人的觀點殘酷並現實,在探望之際的顫抖音色,作為小孩都能細心觀察到,作為父母的緊張以及不安。這樣 不夠勇敢的表現完全不符合期待,而粉紅阿姨以一身摔角選手的勁裝,境入奧斯卡的想像,毫不避諱生命課題的面對死亡,穿插些粉紅色的奇幻摔角場故事,使咄咄逼人的形象與柔弱細心的愛心看護,也致使了粉紅阿姨個人的生命衝突,並表現出成人面對柔弱的病徵:「幹我就好,不要說愛我」也點出了粉紅阿姨面對不堪的愛戀與柔弱一面的,成人世界慣有的尷尬。

相對於單純到不行,奧斯卡對於藍色佩姬「變成什麼顏色我都愛妳」的輕語呢喃,成人世界確實更為深澀難入口,對於愛,親情、愛情的全盤接受,正是愛應該要有的模樣,小男孩又點出「病是我的一部分,愛我就要接受全部」卻也將家長的心情,幻想的太過勇敢。


成人的掌摑與奇幻
面對親情的慣有尷尬,在《最後12天的生命之旅》其實也有書寫,粉紅阿姨自家人的溫情暖語換來的一頓擁抱與掌摑,說明了「老娘不適合溫情」,但卻刀子口一般的繼續,並陷入了這段發人醒思的情感和關心。 在以成人為角度的摔角手的各種征伐、破敵片段中,除了是童話故事般的劇場演出,也道出其自身內心真實愛戀摔角手男友的脆弱部分。 本片的奇幻也由此出場,稀釋了觀影人的你我的過於溫情的死亡尷尬。

--
素樸勛的白木電集
http://geotian.pixnet.net/blog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梁清
  • 我一直以為這又是部勵志的溫情電影,但這樣看來似乎不是,用奇幻的手法來敘述死亡,會不會將對於死亡的思考而降低了呢?
  • 奇幻成分恰到好處,因為死亡本來就挺沉重,但一開始戲謔教師的玩笑出場,一點也不會覺得有什麼死亡在即的大人生議題!到了終了的落幕也不落狗血,我想是導演基於自身的兒時醫院觀察,作最好的描寫。

    素樸勛 於 2011/04/23 15: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