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個故事》

(Taipei Exchanges, 2010)

文/素樸勛

富錦街
    朵兒咖啡隱身於巷弄中,很安靜。小時候通勤、生活,對於此街道的諸多熟悉交錯,雖沒有刻意留神,但是那街廓更經過電影的膠捲的投射之後,所殘留下的神韻,匆匆一瞥也能熟悉指認出來。偶像劇《命中注定我愛你》以及電影《藍色大門》在那一號公園、《第36個故事》在朵兒咖啡館、《向左走、向右走》是在民權公園那對面一排的房子,以及蘇慧倫的「鴨子」是在靠近朵兒咖啡館的公園所拍攝,只是那個溜滑梯的鏡頭,因為被拆除而再也見不到了。
    
    民生社區的公園非常之多,近一點的滿部樹草的上學路線,遠一點民生東路走到底的河濱公園。而且多為4到5樓的矮房,並不會壓迫以及搶走了採光。日間的早市以及夜間的悠閒,都是被稱之為「異國風情」的一部份。雖然我不覺得有任何異國風在富錦街其中,但是那經由菩提樹葉灑下來的陽光很好。

機場、肥皂、咖啡店

    松山機場:
    機場就在旁邊,所以有這麼多美麗空姐也不意外。而機師與空服員的感情卻沒有被放到咖啡館,而是硬生生給了一個不屬於天空的女孩子。而那些文青的抒發,居然凌駕了這些不確定在不在場的空姐們,不到是不是真實的故事讓她們聽的好是滋味。這是文青的精神勝利。

    三十五個肥皂:
    三十五個故事並沒有滿足三十五個,但是肥皂有確確實實的三十五個。那些難以企及的三十五個城市,有濃厚的歐洲、非洲等等的異國風情,就如同我們對這世界的想像一般夢幻,甚至僅僅是故事卻只要強記他的城市名字,而關於其他的記憶或故事內容,就都化成了一個個肥皂,肥皂又發芽生出了繪本,那些屬於朵兒的繪本,卻又有人要把它們搶走,在這個尷尬的兩人性格一來一往之中。縱使不是那樣直接,可以化約的說是肥皂而引起了朵兒的自我辯證,而在一切糾結的懸念之際,戀愛的救贖很快就來臨,鋪梗一次用完,一樣是因為那樣莫名的美好。

    咖啡店:
    個性的朵兒任意開店,從天而降的一車海竽,開始與奇特的人客有奇特的互動,那樣具有個性的你來我往之間,只有「怪咖」才能與生活與眾不同的人兒對談,甚至以朵兒妹妹那樣在片中所抓緊的幽默角色,能讓許多害羞、過往的旅人、客人,都能享受到人的溫度。與金錢交易的方式不同,本片「以物易物」的精神既好玩又麻煩。也讓朵兒姊妹所扮演的兩種不同觀點的性格,相互的辯證又相互羨慕,更以命運的交換告終。只是那城市冷冷的溫度,無人的城市光景也不夠力的說明命運的偶然,一切如同最初開場的的那一車新鮮海竽一般,也是天上掉下來的命運轉折交換,但是不變的是,還是敲醒文青的那「碎碎念的媽咪」,媽媽她一直都在。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