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約遇到愛

(Whateverworks, 2009)



文/素樸勛
雖然片名以為要賣弄浪漫,卻不是《紐約我愛你》一般的紐約愛情故事。《紐約遇到愛》是如同《戀夏500》一般情人不能夠談論的電影,走出戲院,失語。在戀人亦或未滿、同志亦或對於愛情忠誠而痛苦等等的迷惑之人,這裡提出一個信仰的破解,兩部電影對愛情極度解構,卻又無法全然解脫。對「怎麼樣都好」的當下描述,正如「已知光速為不可能被超越之速度,那麼你在急什麼?」,此物理的理性笑話,與美國2007年上映影集《宅男行不行》(The Big Bang Theory)中的挖苦、諷刺,物理宅宅搭上鄉村女孩的絕配一般,在《紐約遇到愛》對於一個意欲與世隔絕,自命不凡嘴巴壞,卻居於紐約之人的愛情碎歲唸,連觀眾都被他挖苦一番,而且主角他會盯著你的眼睛看。

科學不是愛情
伍迪艾倫在此片中有用帥哥,但是並不是主角;主角是一個天才,但是是個賤嘴跛老。量子力學的理論在物理界是相當高的學問:「我都能搞的懂量子力學,怎麼不知道你這個小女孩在想什麼」,這是非常解構愛情的經典台詞,好比SUMMER在《戀夏500》認為:「有的人愛的死去活來,那是他們看了太多浪漫愛情故事」

但是,最終愛情不能科學、不能量化,不能用先知來預防即將生的可能,然後心裡就會舒暢豁達,如同許許多多愛情故事一般,死去活來與愛情的短暫似乎成正比。縱使政治、民族、資本主義、商業行銷都能被解構,但是唯獨愛情不能,所以即使是提出如同數學習題的般的「一個我可以出現在兩個夢中嗎」的邏輯,也逃不過無法被解構的愛情。萬物被解構,宗教、民族、政治...唯獨愛情不能。

解構的嘗試
解構是什麼意思?就是為了要建構,而建構是為何?好比為了要作一盤龍蝦沙拉,然後開始去瞭解龍蝦以及沙拉,分開認識,然後為的就是要再現沙拉。而戀愛的快樂與哀愁,其實交雜在一起,而且利害關係,也難以釐清。愛情理性的分析,往往無法帶來絕佳的愉悅笑聲,希望永恆卻又心動於短暫。於是把歡愉抽出來,不想到對方男友、老公、年紀等客觀因素,享受這一下的歡愉,就是解構的意義。不過你若只把龍蝦單單拿出來啃食,無異是沈溺於龍蝦本身,而沒有美奶滋、沒有沙拉。與愛情隱喻的是,也許你可以單純的享受一個不完整愛情的面相,但是你終究會想念整盤的龍蝦沙拉。愛情不能被解構,也不能分開來吃。總使主人翁言談之間目空一切,還譴責性壓抑者,但是仍然作了及不理性的抒解行為,尤其還抒解了兩次。解構的嘗試最終失效,但是《紐約遇到愛》還有伍迪艾倫的使用角色切割劇情的功力,並不只是愛情的戲劇性爭辯,當然對白之精彩,亦是神來之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