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素樸勛

 

 


《在屋頂上流浪》 (Hallam Foe):「Vertical and Musical」

VERTICAL

是怎麼一回事呢?根據人類原始的往上爬本能,就是「垂直」的原始習慣,明白的應用在不安男孩的身上,這個男孩的不安部分來自於母性的缺乏以及剝奪,但是那介乎于男孩與男人的不安與罪惡感,讓他深感矛盾。上下、來回的移動,窺視習慣的滿足,這個由焦慮所養成的習慣,形成了這缺乏母愛男孩的個性與情結。

MUSICAL
片中前段的音樂其實是敘事的一部分,所謂「後搖」云云,現代的曲風搭配提心吊膽的不論是偷窺、偷竊、裸體、被窺視、開鎖以及諸多片段都有恰到好處的過場,筆者不懂何謂後搖、英搖,但是有「影展」癖的人,當在鐘塔之橋段,歌聲「I live alone~」保證唱到你心坎!因為這是影展的開場音樂,每部展片之片頭,都要來這麼「儀式」一下。
而這些敘事的一部分絕對會讓你多留意所謂電影原聲帶的。

屠夫男孩
還記得另一部關於兒童的敘事,《屠夫男孩》那種天真的精神錯亂呈現方式,彷彿一切都是無害但是又讓人不寒而慄。當然在 《在屋頂上流浪》當中,追尋心中缺憾的男孩哈藍,亦是用著可議的方式來執行他所追尋的,根據「成人觀點」,這是一種刺激、一種冒險,和某種程度的窺視自我。筆者在這個過程中,很大程度上的紓解了那種對於戀母情結(Oedipus complex)的症候以及想像,尤其是那種年齡交會的季節,關於去家離鄉抑或是蛻變成長的焦慮,留或不留、去或不去。片段的點出了每個人必經但卻又難以述說的慾望跟經歷。

然而,改編自小說家Peter Jinks,《在屋頂上流浪》最終,仍舊是回到成人的角度,教導兒童還是應該成長,還是要回到那種普世的良善價值,也許這還是個教訓(lesson),而不是青少年不羈至上的爆破,畢竟異於《屠夫男孩》的判經離道,《在屋頂上流浪》著重於追尋的愉悅書寫,以及在不安的年紀下面對的身體情慾、戀母情結,垂直不再是「上上下下」而已,而是一種對於人類本性的強烈性暗示。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