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都是由於「玩具總動員」而發想的。

比較有經歷(年紀)的人,應該聽過「安平追想曲」,若有似無的對異國風情所作的憑弔。
「安平追想曲」作為一個時代文本,哪怕是台灣在早期一個作為「殖民浪潮」下的一個最佳註解。

2008年的今日儘管全球化的思潮,夾帶著各式各樣的媒介穿梭國界,但是我們仍然不是一個網絡緊密的地球村,也就是說。

如果全球化推行到了極致(尚且不論全球化是否是歐美化),那麼作為「異國風情」為出發的種種幻想以及言說,將會死亡。
可是也就是差異的存在,才會有文化的衝擊。

差異者,是相對的概念,在東方與西方的差異,必然的與東方之內的差異不同。亦即東方西方有其文化差異,譬如在中國來說,本身

亦具有城鄉差異。但是這不僅僅是分析單位的不同,而是可以在同樣的高度下作類比的,譬如中國第五代導演,他們在早期作品中使

用了中國民俗的元素,大大的強調其以不復存在的重要性,反而使西方觀影者被吸引,而誤以為這是分析中國的全部。(註一)當然

第五代導演之所以這麼作有其結構性的因素,再論。

當代的文化差異、殖民論述、文化霸權,通常都是以東方西方、第一世界對第三世界,這兩種「二元對立」的分析框架以及架構。當

然這是也當今媒介的真實面貌,舖天蓋地的好萊塢電影,與本土電影的攻城掠地劇碼,在歐亞非國家天天都在上演,甚至連國際獎項

的權力邏輯,似乎才是獎項背後的全部(註二)不過其實在西方,也有歐洲電影與美國電影的拉鋸與矛盾。美國對全世界的電影市場

都是出超,唯獨一個歐洲國家,是美國還要必須向她進口大量影片,那就是法國。

而今天以玩具總動員來試圖分析美軍這樣一個角色、意象,在全球普遍被建構之下,對美國自身有什麼影響?

****

從美國談起,美國作為一個世界霸權,其對世界的穩定、對世界秩序的挑戰,美國的善、美國的惡,其實都是長久以往辯論的問題。
不可否認的,這個具有濃厚宗教信仰的國家,持有了這世界諸多人們都認同、願意接受的價值,在流行文化、語言上,亦即吸引力,

也是Joseph.Nye 所稱的軟權力(Soft Power)。在硬實力方面,美國具有在世界任一角落部屬打擊的能力,也有同時開啟兩個中型戰場的能力。

在龐大的軍事、科技等軍事資源下,至這些軍事資源、美國的強大與先進,能夠被「體會」「認識」,的唯一機會,就是透過交戰國

的作戰,或是更貼近非戰時期的社會,就是靠駐紮、戒護、防禦,以及其軍人對於當地帶來的「異國風情」。

那麼美軍,這個被大部分世界人為是唯一正義的形象,來相對比較看看:人民解放軍(中國)、日本自衛隊(日本),光從其「所指

」看來,相對意義下的美軍,的確是參與較多的戰役,於超乎現實以及與現實交雜的社會認識型塑過程當中,我可以很天真、且不蛋

頭的說,美軍參與過兩次波灣戰爭,還參與了ID4,等拯救地球的任務,不論是在恐怖分子的打擊上、抑或是世界危機的解除,其不

論在道德或是工具上,都有著超凡的能力以及一種近乎神話般的絕妙能力,幾乎是這個世界的正義典型。

這個與事實相去不遠的神話(咦咦),其實在諸多電有中都被再現以及重新建構。不過這並不是什麼太讓人驚訝的事情,因為我們都

已經習慣了。大美國主義電影(在中國稱為主旋律電影),成功的打造、鞏固美國的綜合國力。中國當然也在傚法,不過其手法仍然

難以脫離充滿教化、違背人性的「利他」主義,而且其鞏固共產黨領導的首要目標遠在提高中國軟實力之上(註三)。所以當2008年

的馮小剛所推出的作品 {集結號} 就是一個結合西方手法的主旋律意味電影,但是他是否為主旋律、為紅色電影,的確有眾多紛爭所

以我以「意味」代之。(註四)

記得西班牙人第一次接觸馬雅文明,馬雅人將這些白白的人種視為神。這種對殖民者的好奇,而所帶來的崇拜和喜愛,雖然在1997香

港脫離英國統治之後,這世界已無真正的殖民地了,但是這樣基於差距的存在以及對先進事物的愛好,卻是仍然在諸多全力不對等的

情境下發生。2007金馬影展 {加州夢.未完成} 中寫到美軍要到南斯拉夫出任務,途中過境羅馬尼亞,而羅馬尼亞當地的女孩,雖然

不諳英文,但是對於美軍的好奇,甚至是幻想,但是美國價值的深入,卻造成了這個小鎮的顛覆,這樣的異國風情,以美軍特有的方

式,作為血腥的終結。 此片提到了兩個重要的神話元素,一個是美軍對於世界女孩的神奇魅力,另一個則是富正義的民主價值維護

者。

前者牽涉到的可以很浪漫,也可以很猥瑣,但終究是擁有過的愛情。而後者就較有政治意味,美國對於主權國家的概念,往往對他國

作挑戰,縱使民主價值為期信仰,但是卻會像宗教狂熱般的祭出聖戰,但卻會在其他價值之下,扼殺了民主的價值。(註五)所以美

軍打敗的不只是壞人,不只是恐怖份子,不只是邪惡軸心。他還打敗羅馬尼亞鄉村的唸書男孩,他還打敗了沖繩島上的衝浪男生,還

打敗了更多那些沒有武器,但是一出生就輸了的敵人。這樣的歸納稍顯偏激,但是對於電影世界中所創造的建構價值,一則要寬容已

對,一則要以這世界的真實再現去面對他。畢竟這樣的焦慮,美國本土也是有的。(不是打敗這些男生?還把打敗誰了嗎?)

******
美軍 VS 牛仔

對於美國來說,牛仔是一個相對本土得像徵。雖然在其他國家,仍然是以一種新潮的「異國風情」而存在.....


待續....)



備註

註1:這種「紀錄片」、「大陸尋奇式」的拍攝手法,如{菊豆}、{大紅燈籠高高掛},提供西方學者研究家庭、婚姻制度。{秋菊打官

司}提供中國新的司法制度之研究,但是這些論述往往只是西方論述的另一種閱讀方式,「中國」只是被觀察的客體。(詳見陳儒修

1994):{「秋菊打官司」的中國圖像:東方主義與「中國」的符號意義}

註2:2001年楊得昌擔任坎城評審認為:「經由評審經驗,讓他明白國際影展的運作方式,對於今後參加影展更能將得獎一事置之度

外。」同時侯孝賢也表示,「參加影展,得不得獎有很多客觀因素存在...知道自己拍了什麼東西,留下紀念就是了」

註3:中國內部的矛盾大於對外的矛盾。是以當出生於文革的第五代導演要發聲敘事之際,他們的爭議作品被中國廣電總局由於政治

立場不當而被禁止在內地方放映,甚至是跳過官方審核,直接參與國際電影獎項的得獎作品,也不倖免。由此可以見到中國官方對於

「他者」的在乎,不若對於自我建構的認識重要。

註4:馮小剛的「集結號」被罵為「太監」,由於此片難得的受到國家宣傳以及推薦,被稱為是主旋律與商業結合的作品。其在中國

與「投名狀」同期上映。可以作為類比的是「英雄」,故事中用暴力來一統天下以臻和平的手段,被中國官方藉以在聚會中於人民大

會堂上播放。

註5:說美國攻打伊拉克、放棄台灣民主價值這回事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