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  
(A Touch Of Sin, 2013)

 

文/素樸勛

她問我,這是什麼電影?我說這屬於社會批判。故事由多段社會邊緣人的遭遇加成,故事與故事之間並沒有刻意交會或是互動,但卻完整的交織了中國現狀,中國媒體稱之為「現代武俠」。

 
為何如此殘暴?
賈樟柯長期關注底層中國,對他來說,比起城市裡的花朵,他更重視土壤裡的東西。本片屬於社會批判一類,這次賈導故事力道加強,口味提昇。其他以強烈訴求的激烈行為電影者,還有《維多利亞壹號》,其由殘殺痛虐帶出對於香港房地產、居住權的不公不義,讓人看來無不痛快。《天註定》農村開場,一片村意盎然超素樸,卻因為村民姑息居委會的壓迫,造就了「煤礦廠長」坐名車、擁飛機,這樣的奢華坐落在基礎建設落後的農村中尤其諷刺,這只是全片瘋狂的冰山一角。
 
全片中的對比元素非故意對仗,但是貧富、高低的明顯影像反差,直視中國現狀直教人打哆索。無論是上訪、包二奶、搶銀行、娛樂城,全都是當代中國社會的真表情。

王寶強的公牛隊 以及另一強
王寶強在其他導演的電影中,不是傻子就是笨蛋,譬如《李米的猜想》中,演技一流可比西恩潘《他不笨他是我爸爸》,還有什麼《人在囧途》讓王寶強成名的作品,都是喜劇一類。但是在《天註定》中他完全變身,凝重又冷冽。看氣來瘦小又土氣的他,可不容許讓人欺負。這樣的設定,雖在其職業上吊足觀眾胃口,但故事卻清楚交代孝順戲,細緻描繪其人性化且又溫情的一面。在電影中其總是戴著毛帽,毛帽上的公牛隊圖騰,與近景是田、遠景是高樓的天際線一般,既怪奇又諷刺。

另外一個強,林強。林強是本次的電影配樂操刀者,其在某台灣企業在東莞的工人宿舍「小南國」中娛樂場中所播放的混音舞曲,是我高中彼時所聽的流行歌曲,由No Doubt樂團(我最愛關史蒂芬妮)所建構出來的記憶,說是比今日幾十年前臺灣的流行還要落後些許,其實也並不為過,只是進入並揣摩具有東莞特色的音樂,在電影語言上也非易事。
 
港聳、女體、台巴子
二分法習慣的台灣人,對於中國批判電影往往認為就是民主的、偏愛台灣的,偏偏賈導的電影中就賞了台灣企業一個耳光。改編自多年前的跳樓事件,回顧當時血汗工廠的傳言或名號,於是變成某款智慧型手機的附加價值。《天註定》敘述在東莞的隨便一家「中華娛樂城」之類的店家或是落腳處,充斥了港聳以及台巴子,這樣的稱謂並非偶然,而是社經地位體驗深刻的庶民意思表達,非常之準確。
 
「女體」是因為東莞特殊的市場需求的緣故,女性的工作人員遠遠大過於男性,這樣的工作者所從事的是「偏門」生意,與一般作業員、車間女工不同。
「台巴子」是在諷刺(取笑)台幹們在中國所做的「努力」,這個稱號也是他們自己賺來的。你說取笑一類的未免太過分?不過出演「制服店少女」的李夢尤其具有中國式的天真與無辜,舌頭靈活這方面的利索利索,其實也不用太在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