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sa & Fred,2005)

一 雙年邁冤家在其行將就木之際,發出最末短暫的快樂光輝,人生哲理就在瘋狂行徑中去追尋那些活在當下的真我,好比「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書中,老教授墨瑞 教導我們怎樣面對最後的時光,以及樂觀接受當下的自己。而老頑童的演出精湛滑稽,絲毫不走教化勸世路線,本來預期是古板的老人的黃昏愛情,但是笑中帶淚, 淚中帶鬧,調皮胡鬧卻不煽情造作。

生活的甜蜜

在導演貝里尼一作《生活的甜蜜》(La Dolce Vita,1960中, 美麗的男女主角在羅馬的噴泉中嬉鬧,成為傳世千古的經典畫面。這樣一個電影光景,不知道深深進入了多少女孩的心中,在光影與演員都老去的年華,真正存在膠 片裡的那分記憶成為永恆,存在於情人之間的浪漫情懷,早就超乎那膠卷短暫光陰的片刻。 這樣存在電影裡的浪漫符號,使人在現實生活中去追尋那一絲絲不可企及的浪漫,這樣濃到散不開的少女情懷,可也沒有年齡限制。打破世俗的觀點與約束,縱使時 日無多也要少女情懷。縱使人老珠黃,年輕歲月不再,這樣的生活的甜蜜與現實的唯一連結就是那不變的噴泉,她隱然處在羅馬街道的深處,在那裡等待著影痴的戀 人來模仿這段浪漫。

少女老頑童

少女情懷不分早晚,這是一種女孩粉紅色的想像,不管是何時期的少女都有這一番原始的 本能。作為少女又作為頑童,這樣一個對比與嬉鬧的性格,打破了既有對於老年人死氣沈沈等待日落西山的素描。 這不啻是活出自我、活在當下,年歲致此,既有的婚姻家庭觀念,甚至男歡女愛都已昇華到另一境界,亦非肉慾縱橫也非一時激情,而是晨暮之間那從來未曾被描寫 過的愛情。 從筆者有限的視角觀之,回顧既有的文本,書寫過背德、近親、同志、戀父戀母、多角戀,唯獨缺少這樣的年邁愛戀,這樣的歡愉儘管短暫,卻仍能迸發。


甜蜜的層次

婚 姻到了某一種程度,就會面對質變,其有二種。是昇華抑或是凝結,其實端看兩人智慧。而相愛到了一定程度的,婚姻不論是離開或是持續,最重要一點是那些曾經 相愛過,最美麗、最動人的時刻,仍存在於彼此的記憶當中。 對於40年如一日的規矩老爺爺來說,妻子就是他的一切,他一成不便以及變得悵然若失,也是為此,婚姻的結束以生命的終結告終,那份愛能不能割捨,又或是以 怎麼樣的態度?

瘋婆子進入了他的生命,對於這最後的樂章,其中的抑揚頓挫與風風雨雨,不論是謊言還是諸多危險,原本活不出來的老爺爺後來目空一切過去,只在乎那個年輕的ELSA美不美麗。多麼不切實際,是嗎?

美麗即使存在於不曾擁有的過去,但她的那分存在,總是讓人心動不已。婚姻的層次不在於婚姻本身,而是當兩人不再愛相隨,那些曾經存在的記憶。片中前後任男性老情人之間的坦誠對話,再一次點出對《生活的甜蜜》的畫面,讓筆者久久不能自己。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