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完全體會那種只為踢球的感覺,
那年輕活力的山地孩子,
我也有相同的經驗。

那種純真的感情,
簡單卻篤實。

* * *

在台灣的許多地方,原住民孩子常常成為失學、失親的一群,而造成許多
社會上的負擔,這些孩子,不該被貼上負面的標籤。

儘管我也是被原住民小孩教會吸煙、打豬等壞事
,當我被蜂蟄時他更救我那樣的友情
實在無法抹滅。

綜觀台灣的體育環境,實在侷限,
更何論足球,

奇蹟的夏天就是上一個夏天,與美國、日本相比,不遠的花蓮,卻是我們最不瞭解的所在。

在時間地理上都相近之處,我們是否要多花心思去關心這些可愛的人事物?
** * *
這些可愛的地方人事物,卻又有極大的國際參與潛力(足球競賽),

另外,

外交困境的台灣,
是否更要從此第三條路,
來做槓桿施力,
以其有更大之收效於世界舞台?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