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passe  
(Le Passé , 2013)


文/素樸勛 

即使是家庭的故事也能理出懸念,在《咎愛》的人物關係架構下,角色先行,以日常再也平凡不過的小事件觸發,讓人物們關係逐漸清晰。但越清晰其實越複雜,因為牽涉到兩個家庭的愛情,看似平凡簡單卻隱著更多潛議題。女兒極力的阻擋媽媽新嫁,還讓「媽媽的男朋友」怒吼:「為何要讓她的女兒毀掉我的幸福?」,由此為懸疑而各種悖德、空虛的情緒,也被掀開來。

 

舊情人

面對舊情人,抑或是舊婚姻,思念與疏離的情緒,都是同時湧上心頭的。在《咎愛》中即使離開了四年的丈夫,回來除了是要處理離婚之外,更是表現了對舊愛的十足默契。媽媽角色的強勢以及近乎歇斯底里的主導,也為她新舊兩個男人之間的張力決定了方向,故事最終當然不若《即刻救援2》般,有著結局老夫老妻重修好的一片和樂,面對舊情人,怎麼解決看似離婚就沒事的這個局,把復仇放在一邊才是大智慧。

 

新幸福

新戀情的故事支線,新男友正是與臭臉正妹莉亞(Léa Seydoux)在《愛慾來襲時》肉搏對戲的塔哈拉辛(Tahar Rahim ),在《咎愛》中他的元配妻子因為自殺而陷入昏迷,還沒醒來但他已經與新女友共許承諾,他的脾氣是那麼的與舊丈夫截然不同,但某些程度上又比女友暴力、強勢,於是在愛情光譜上的「食物鏈」是那麼的符合刻板,那麼的像極了中二生的設定,但這是一個雙方合計起來擁有四段婚姻、四個小孩的戀情吶。無論如何,新戀情擁有許多被質疑、挑戰的空間,愛情的角色懸疑與空虛填補,最終也被挑戰並以愛為名相互詰問,多殘酷的「我是你殘破婚姻的填補嗎?」之問題,最終也因為女兒的手段與哭泣,讓大人必須直接面對!

 

故事最後的懸念揭露與故事全貌,終究引導了悲傷,而最該讓人反思的「空虛說」(誰是誰,或不是誰的替代品),以及原本要「一探究竟」老婆自殺原因,但卻發現是自己偷吃壞事的男二角,轉而說法「我們忘掉過去向前看吧」的低級設定,都是在挑戰愛情的純度而且成功。尤其是導演 Asghar Farhadi 擅於用手部形象作為暗喻,無論是在行進中的汽車排檔桿,或是全片的最後一顆病床的鏡頭也落在手上,都給了全片最終的詮釋。

 

延伸閱讀

導演說:「我就是那個壞男生」談觀察入裡的說故事技巧 專訪《30拉緊抱》導演 潘貝思 

《風暴》劉德華超越伊森霍克 

2013金馬影展 核廢料中野炮所以存在《愛慾來襲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