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墮落  
(Adore, 2013)

文/素樸勛

同是娜歐密華滋詮釋的電影,《黛安娜》與《愛,墮落》接踵而來,一位迷戀娜歐蜜的戲迷跟我說,先看過黛安娜王妃之後,再去看王妃寬衣解帶,不失為一種極致的腦補褻瀆。

 
他們玩夠了
熟女對青春的肉體(男體)難以抗拒,因為身分的關係,這樣的「關係」背離道德的正軌,於是劇中苦主只好對比彼此說,沒關係他們總有一天會玩膩我們,然後就會離開了。這樣的話作為一種自我防衛的解嘲,其實說明了陷入的深度,其實已經難以自拔。
 
美化罪惡感
電影由海灘、衝浪、模特兒男體、熟女比基尼、至激性愛所堆砌,連角色的職業都是一種夢幻的藝廊或是遊艇工程、舞台劇,於是道德的議題或是覺醒,在敘事過程中早已被視覺給摒棄。就連最為爭議的婚姻議題,在電影中唯一出現的正常家庭的分裂,也裂得無傷無痛,前夫怡然自若,與前妻高度釋懷的異常友好。這樣的鋪陳,也許是人類發展的最高階段的大智慧以及包容,但是故事的完美還不止於此。
 
完美對稱敘事
因為牽涉到兩個家庭的母親與兒子,兩個家庭的描寫,無論是愛情或是這兩個兒子在未來的成家立業,兩邊都完美的對稱。其劇情的際遇、發展、性愛、攤牌,乃至於在畫面上的對稱走位(以撥樹叢過海灘為例)都完美到令人不能意外。這樣的刻意對稱以及修飾讓故事如範本一樣,仍以神話般的高度,俯瞰這個世俗的世界。
 
家庭描寫的過於對稱如果不能神入,那麼是枝欲和《我的意外爸爸》的家庭交手描述就生動許多,雖非金馬展片,但不失為另一種沒有情慾刺激的故事選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