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_the_young  

(Only The Young, 2012) 

文 / 素樸勛

美國加州 Santa Clarita 的故事,這個《絕殺令》場景的拍攝地之一,是以沙漠景色為主色調的小鎮。而紀錄片中,《古溜~!青春》畫幕中的青少年時光,並不像地景一般遜色單調,反而在看起來不會有美髮沙龍的街廓中,仍擁有五顏六色的頭髮。沙漠的滑板哥兒們,他們與城市青少年享受著不一樣的生活,享受著不一樣的地景。

 

在別人的身上看到的青春,是種慘綠的補償。不同文化背景下成長的年輕人,有不同的排解方式。在台灣,以滑板作為次文化來證明青春的人不多,也並沒有以宗教信仰為大背景的愛情現象。於是在這樣的脈絡之下,這些他者(來自加州小鎮)的青少年生活,便成為了一種交錯的對照。即使文化的基礎不同,在面對愛情、友情、未來的共同成長議題,這普世的大哉問,在失去真正童年的慘綠筆者看來,真是相見很晚。

 

那就約在秘密基地

凱文跟葛里森是認識多年,是好友兼玩伴,真正好兄弟。凱文眼神總是失焦、狀況外,看起來,像是一個會令人擔心的孩子,有的時候他會用刮鬍刀片割手臂,這可讓葛里森擔心。葛里森和他的女友詩愷分手了,在一起的時候,葛里森沒有親過她,但是凱文似乎親過了,而且還惹人討厭的把這個秘密說出來。《古溜~!青春》圍繞這三人的故事,以紀錄片的方式,有時兩個男生玩板,一邊說著他們生活周圍發生的事情,有時詩愷也在,那就訴說他們的愛情。場景很多,有水塘、有廢墟、有半管(滑板用)、有沙漠,這些都是他們的祕密基地,他們與城市青少年享受著不一樣的生活,享受著不一樣的地景。

 

宗教信仰

宗教是《古溜~!青春》中極小的一個篇章,並與愛情作連結。在詩愷與葛里森分手之後,鏡頭在兩個之間交換,分別評論他們逝去的愛情,也互通對方的最新消息。後來這兩個小情人各自有了另一半,兩對新情侶的甜蜜程度看似老夫老妻。而葛里森的新情人,對於教會所提及的「女孩該盡本分,讓男人去領導」有些意見,而葛里森也微微笑的看著她,讓這個他所崇拜的情人評論他的崇拜。而信仰,原來還是佔去了他們的青春好大一部分,總使在關係上有見地,在未來有目的地,卻仍舊有著小鎮般的純樸性格,而在表象的前衛衣著與新潮髮型之下,這樣的純樸與宗教所帶來的價值觀,也是城市青年看來獵奇的篇章之一。

 

滑板次文化

次文化,滑板無誤。在事件與事件的無意義連結中,在路程,在慢動作的、在半空中的抓板特技中,除了精準的色調,還有發騷的後搖。這些以風格化鏡頭處理的音樂性過場,沒有MV般的耍帥,在滑板的「古溜」與「古溜」之間,摔下板來的不完美動作,各式各樣秘密基地,嬉鬧來去,也填滿了人們與人們性格故事之間的空白格。

 

延伸閱讀:

《經典老爺車》政治身分的溫情妥協 

《猜火車》潮濕也很自在 

2012女性影展:《性福阿嬤店》 年輕女孩只知道使蠻力 

2011金馬影展:很萌的成人奇幻《星空》 

《珍愛人生》悶哼的輪迴用愛終結 

《最後12天的生命之旅》奇幻女戰士與憤怒小童 

我殺了我媽,而《聽媽媽的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