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

 

(Robot & Fraank, 2012) 


文/素樸勛

機器人與尖端科技幾乎是被綁定的兩個元素,但是《機器人與法蘭克》設定在無紙時代的未來,卻沒有科技炫技,而能夠將未來感自在玩弄而揉入人性,還不夠,揉入深層甚至壞的一面,還可以壞而不透。

死老人有什麼好書寫
失智老人法蘭克,作為子女的負擔還不夠,在年輕之際的荒唐,更讓他錯過孩子的童年。前科累累的樑上君子,居住在森林裡,搭配機器人「看護」的出現,想當然必然受到老人的排斥,此時觀影人當然會想:「嘿嘿這即將是溫馨故事的接納開段」,殊不知電影安排的,是將老人不為人知的一面,緩緩的以機器人的存在襯托出來。老人利用機器人的運算能力,把他自己的嗜好提升到另一個層次。這樣的人性黑暗面,不只是呈現了人性在人工智慧面前的狡猾與複雜,也同時談及了「存在」與否的生命議題。老人行為令人討厭,卻又在其中能見到他壞的可愛,並因此有了生活的動力。看似死老人的無賴,人性走入黑暗之中,反而益加黑亮,老來風流的把妹設定,也有個失智又溫馨的劇情爆點。

人工智慧大哉問:「我知道我沒有生命」
作為女兒,麗芙泰勒(Liv Tyler)的角色,設定是跨國境的國際非營利組之一類的菁英,自然站在與科技對立的一方。這樣強烈立場的角色,讓觀影人得以反思科技的極限,是否可以取代人性的關懷,又人性與機器的感情一旦建立之後,是否又應該冷冰冰的將其拔掉電源來殘酷打破。機器人與法蘭克在「出任務」之際的隨意對談,「我知道我沒有生命」、「我的記憶對你不利」之類的大哉問,直指哲學境界,卻又能如真實故事存在而不處理如意識流般。 更甚者,片尾上團隊字幕時,如馬戲團機器哥們耍弄的蒙太奇,讓人會心一笑,也點出了人類多麼想要模仿生命的強烈企圖,真係可愛逗趣。

(別忘了按個讚喔)

 

延伸閱讀:

懊悔與復仇《馬奎斯的三場葬禮》

2007年金馬影展:草食食人人殺人《暗陰羊》

無奈奈的國族寓言《茉莉人生》-Persepolis

意在言外的《險路勿近》(No country for old man)

韓式人性實驗室《原罪犯》(oldboy)

人與塑膠的滿村關懷《充氣娃娃之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