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knockout.jpg  

(Knock Out, 2010)

文/素樸勛
仿效好萊塢《絕命鈴聲》的情節,包裝的是主旋律般的正旗樣板議題,議題包含政治諷刺,搭配個人耍帥的英雄、狗熊的善惡設定不停在劇情中移動,並出奇的沒有群舞場面以便更貼近國際市場的敘事模式。聰媚兼具的女主角,居然比男配角還聰明。於是男性們的種種相互戲弄與黨團傲慢,讓這部電影的政治批判更為政治正確,雖然故事中資本主義、尋租(Rent-seeking)空間不斷姿意流轉於人民的苦難之上並且顛覆,也使這部電影異於一般印度電影對於異國風情和名車華樓的崇拜,曲高不和寡,兼具娛樂誇張張力和國族高度的政治批判。


政府貪污
政府的貪污無異是民主政府中最失能的內耗行為,而在一個真正熟成的民主階段,這樣的議題會被嘲諷的作為一個戲謔議題而表現於各種文化產品之上。我們知道印度的各種階級與腐敗,是世界民主政府中難得的負面模範,通常被用來在政治學中作「民主與貪污並不是負相關」的例子。觀其貧富差距,還有那著名的電影台詞「英屬印度兩百年污了一兆,但印度獨立後花了60年就貪了七十兆盧比」實為震撼。而印度熱衷的政治議題,正是「共產主義與恐怖主義」的爭辯,當然這樣的爭辯在《火線殺機》中的描述也只存在沙發上,同場加映的海掃更(Hexogen)炸藥更是印度新聞常見的恐怖符號。

這樣的議題與控訴在娛樂化的電影中是一種高尚的國家角度的救贖與英雄氣質,比起較為美式的戰爭戲碼或是情報員系列面前,當然是種膜拜或致敬。不過可以由此觀察到印度議題中最為激動人心的正是那天文數字般的層層疊疊的盧比數字描述,正如港台早期瘋迷的「博奕致富狂想」電影一般。


詭異獨舞
門牙不平整的伊凡可汗(Irrfan Khan)飾演的Tony Khosla / Bachubhai 所表現詭異的獨舞,是本片唯一舞蹈鏡頭,與印度電影大量的群舞風情相去甚遠。為了符合較為國際氣質的敘事模式,群舞的設定在本片的故事敘述中並不討喜和恰當,並更貼切了原作的故事脈絡。觀影人如筆者,想當然會在電影中期待群舞的異國風情(Exotic) ,但是對於早已慣常群舞,或是在戲院映演中慣常的群起而舞的印度當地來說,拋去最為讓人深刻的群舞,而在故事或特效上益下功夫,是印度電影的新的、現代化的嘗試。


商業觀點
除了刻意諷刺的、時不時的甘地肖像,電影中出現的筆記型電腦品牌包涵了聯想(Lenovo)以及蘋果(Apple),並嘗試以印度各邦的各景點的鏡頭,來表現如電影《世界末日》人類勝利般全世界的景點以各種語言歡欣鼓舞的蒙太奇(montage),其中包含了有筆者足跡的阿格拉轉運站(Agra Junction)。


更商業的是那令人期待的手機鈴聲,電影原聲帶的曲目如:


01 - Knock Out - Vishal Dadlani & Ashe
02 - Gangubai - Sumitra
03 - Khushnuma Sa Ye Roshan Ho - Raahat Fateh Ali Khan
04 - Jab Jab Dil Mile - Sunidhi Chauhan
05 - Tuhi Mera Hum Navaa - KK
06 - Khushnuma Sa Woh Mausam - Krishna
07 - Jab Jab Dil Mile (Remix) - Sunidhi Chauhan




找不到奇妙的是電話亭的獨舞鈴聲嗎?為何經典的「Zara Zara Touch Me」不在其中,到底為何?
那正是因為其正收錄在另外一部印度電影《駭速霹靂火》(RACE, 2008)當中,是《火線殺機》對其的致敬。

modify at 2013/02/14

連結更正

延伸閱讀添加

 

《駭速霹靂火》(RACE, 2008)預告片

 

 

延伸閱讀:

《史丹利的便當盒》印度肥孩、聰明孩 台灣早期的兒童學生生活(到今天也是),便當是不可或缺的一個文化體驗的環節,還有其中的菜色....

 《寶萊塢之爆裂警官》不怕掌摑,怕你愛我。 女主角說:「掌我嘴吧,不會比我愛你更心痛」(印度式的瓊瑤好激烈)

 在看《三個傻瓜》之前  哥不知道三傻的男主角,是個肌肉男,演過動作片,還有他在現實生活中,超級關注印度教育以及貧窮問題!Aamir Khan 偉大的演員,不推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