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男的浪漫滿屋

(Beastly, 2011)

文/素樸勛
我正在考量著,為何昆汀塔倫提諾的《不死殺陣》會被我稱之為「小品」。那是因為小品是意味著角色、劇情的不完整,當然電影不用完整才能稱之為作品,沒有什麼是不可以的,只要有其「可取之處」便是。所以,來談談可取之處這回事吧。

正妹與帥哥
美麗的臉龐有絕對的魅力,這是片中提及的觀點之一,這樣的觀點,用反面說法就是「人醜命賤論」的背面。過於自信以及沒有內涵的談論「環保」與綠色主席的這 場戲中,充滿了華美的包裝,看板、手搖物、電子看頭,缺席的卻是對於環保的重視。除了嘲諷萬人迷之外,還有群眾智慧的低估。 而具有全知全能的智慧象徵,正是醜怪的女巫,女巫在片中不應該卸下一臉怪裝扮,因為那就展露出了他的美好皮膚還有誘人的身材(誤),如此一來就不夠孤獨 了。 還好女巫不是住在深山,在茅房,而是「心遠地自偏」的出現在酒吧、夜店,居住怪奇場所的的智者,總是帶著煙燻淚妝,算是當代的城市新巫女詮釋。

你暗戀我也太低調
變成豬頭之後,心裡面終於與心外面一個模樣了。而醜男真的就按照「人醜就是要多努力」的,他自原本認為的邏輯,去辛苦的暗戀一個人,雖然這樣的暗戀是不夠純粹(也可能是為了解咒),也有太多隱性的特權,譬如說他很有錢,而且有個有權力的老爸等。真正內心美麗,卻是單純的女主角,她就是一直喜歡一個人,雖然是個混蛋也是喜歡。但是到底是由於外表還是才華而愛上個男生,尤其在他還是「帥哥」的時候,則是不得而知。

暗戀低調、敢愛不敢說,這些「醜人」應該受到的苦難,變成豬頭後,男主角一一都去體會了,然後做了「刻板印象」中醜人會做的事情,就是不停的寫信,悶著表達,這個筆者非常能夠體會,體會這樣莫名的愛戀,還不敢自信的見人。不過這樣的壓抑也太短暫,一下子就掀起了蓋頭來,到底是哪來的自信?

超簡單的綁架梗
醜人也能「浪漫滿屋」,還不是因為藉由隨身攜帶i-phone的緣故,用威脅的手段來使對方父親就範,又剛好有個「大宅院」可以把妹落腳。這樣藉由威脅的手段獲得女孩子的身體禁錮,藉由60秒的綁架舖梗,瞬間完成。

要是這部片不屬於「高中生版本」,而改以成人童話出場,女巫的下場可能更為符合期待的莫名性解放,另外對於說出「我愛你」三個自的解咒之後,男主角就把女孩拋棄。這想必更為後現代的,會解構得讓人跳腳的情節。而回到《野獸情人》,要說得上小品也不屬於,因為劇情其實完整,只是不夠張力。可取之處就是兩個,一則為描寫壓抑不敢見天日的跟蹤苦戀,二則為對於心美和外表美麗的矛盾描寫。但是,除去這些值得探究的手段,還有對於女巫的沒禮貌之外,其實這是個不看外表的愛情片,可不是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