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素樸勛:geotian(at)gmail.com

Black Swan

(Black Swan, 2010)

文/素樸勛

完美壓抑
在出演妮娜(Nina Sayers)此角色之前,娜塔麗波曼(Natalie Portman) 就接受了為期九個月的舞蹈訓練,但在挑剔的舞評的眼皮底下,其對於芭蕾的舞蹈水準仍還更加要求,而筆者認為,其對於舞蹈的表現並非生硬到了一個境界,對於多數如我芭蕾門外觀影人來說簡言之便是演員與舞者之間的選擇,是要選擇會跳舞的演員,還是會演戲的舞者。而回到劇中納塔利波曼的戲劇張力 ,就可以理解電影的選擇是為正確。其戲劇張力在那深深的壓抑卻又企求精準的性格, 與要求表演到位的過度執著。導演Darren Aronofsky 曾表示:「就在我剛開始思考《黑天鵝》的構想後不久,我與娜塔莉約在時代廣場喝咖啡,」他回憶道,「她成為女演員前,曾有許多芭蕾訓練,這些年來也為保持身材而持續。她當下立刻對我說,她一直很想飾演一名舞者。」

黑天鵝,在黑天鵝與白天鵝之間的轉換,除了如同與魔鬼交易般的讓度出了身體最為純真的部分,而換取具有誘惑性氣質來進入角色這一回事兒,在舞台上,其銳利眼神與有力的肢體,與楚楚可憐的白天鵝的巨大反差,都教人驚艷。而完美壓抑之後的精神性幻覺分裂與特效書寫,更將本片的壓抑與黑暗,帶到驚悚而且喘不過氣的境界。

標準身體
我想很多人都在關注娜塔麗的身體,在《飯飯之交》中略有展露的她,於《黑天鵝》裡的「女性自覺」 片段,雖然該片段的展露嘎然而止,但配合舞蹈間背部、胸部、肢體線條的展現,得以理解導演戴倫所說的身材保持。確實作為一個舞者,尤其芭蕾舞者,胸部不能豐滿,體態必須標準。這樣的完美要求正是芭蕾舞既年輕又乾淨的身體要求,當然也在片中的「老者淘汰」的劇情線可以證成此點。

說在影片之外,這樣的宮廷式的精準,近乎封建。 也造成了一股歐洲反身體封建的浪潮,所以年紀不小,鬍渣和不纖細的身體表現,也正在形成一股相對於宮廷的庶民存在,舉例來說,筆者推薦舞團精選「DV8 Physical Theatre」。

母親期待
迷人的藝術總監 Thomas Leroy 的出場彷彿是權力的出巡,眾舞者無一不企圖其眼光的青睞,甚至不擇手段。而妮娜對舞蹈的觀感是純粹的、在母親細心照料下的。過於執著的母親強加在妮娜身上 的不只是年輕未完之志的愿懟,更是沒有一絲呼吸空間,以愛為名的壓迫。甚至沒有告知他關於舞蹈之外的社會事,對於藝術總監的評論,媽媽也只說「He got reputation」 的隱晦關心,彷彿暗示媽媽也是這樣走來。妮娜對於藝術總監所提出的特別要求,不解風情的卻又誤打誤撞的讓自己獲得眼光,使精準又壓抑的完美演出,招致更多同儕之間的銳利關心,也增加了劇情的張力。

風流倜儻
而縱橫於新舊女舞者的 Leroy ,是此舞團的權利性符號,其地位,在舞鞋經典《紅菱艷》(The Red Shoes, 1948)中的 Boris Lermontov 一般,其可被稱為劇團團長,或是更為老派的辭彙,班主任。無論作何稱呼之,其角色的風流倜儻,絕對不比其才華遜色,那成熟而且世故到不行的交際手腕 而展現的老練社會經驗與地位,總是讓女孩們為之痴狂。而無論在哪一部電影中,這樣的角色總是逃不出其上流而風流且的設定,對於其在社會約定成俗形象的評價,《黑天鵝》用薇諾娜芮徳(Winona Ryder)所飾的女舞者 Beth Macintyre 的最終下場,做了作者對其具有價值性批判的寓言。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hihni
  • 看到薇諾就會覺得不勝唏噓。
    這部我還沒看,但是我敢看你的評論是因為你都不怎麼會爆雷。GJ!
  • 對!就是不劇情流水來敘述,這樣一來便是事後評論,一派輕鬆的東躲雷、西閃閃,用消化過的主觀詮釋面對大家。

    薇諾真的是被玩殘的一只漂亮破娃娃,這個就是愛情的部分了,只是頗為扭曲的愛情。

    素樸勛 於 2011/03/02 09:44 回覆

  • 梁清
  • 看到薇諾總是想起她在異形4裡的表現,當年在電影院裡看到她覺得這個小男生頭眼睛很大很漂亮,這些年來一路變化到後來扒手風波..在黑天鵝中看到她雖然畫著濃妝但還是頗憔悴的模樣,真的讓人不勝晞噓...。
  • 導演Darren 說《黑天鵝》是《力挽狂瀾》的姊妹之作,我在這之前,就聯想到那摔角手經由年紀衰老而僅僅抓住那不再是青春的尾巴,因為如同妮娜一般,身體是她們書寫生命的工具,寫小說的筆一樣,而他們必須承受身體的痛楚。從《力挽狂瀾》到《黑天鵝》,這樣的痛楚從身體更進入了心理。

    又,妳提到薇諾這幾年來在現實生活中的風風雨雨,與表現在戲裡的模樣,有幾分現實與角色的神似。而米基洛克在現實中的過往,也是打從《愛妳九周半》小生之後,走向拳擊事業,大落大起,直至50好幾才又回到舞台中央。

    這樣現實與角色的錯置,也許是導演考量更能發揮演員的功課使然,如此一來這個角色會一直存在,也許換了個名子,在不同的電影裡出現。

    素樸勛 於 2011/03/02 15: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