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窘窘.jpg

(神奇俠侶, 2011)


賀歲的招牌打將出來,古天樂、吳君如就足以稱起一部電影,谷導顛覆英雄的企圖強烈,顛覆有節奏劇情,而種種具有仿諷色彩的安排,具山寨精神之外,與驚奇四超人(The Incredibles, 2004)的KUSO,描寫偽平凡常人生活的點滴之外,最為相似之處就是片末的那只娃兒可能成為與四超人小杰差比擬的下一集期待。

閨房樂趣
閨房樂趣的小我與行俠仗義的大我作為對比,是其搞笑的中心思想,一切的梗皆由此鋪出,而作為作為神仙眷侶的身體上的缺陷,除了是對於超能的一種反諷,也是對於英雄的形象,嘗試作一個極其人性化而且去英雄的描寫。閨房樂趣的成分比較超能的鋪梗更為周全,是矣還真的看起來是像一對老夫老妻糟糠伴侶,也符合了眾人的期待。

行俠仗義
行俠仗義是神奇俠侶的職業,作為打擊四大害蟲,英雄的打鬥場面無功夫,唯一功夫就是以害蟲的姿態所使出來的那幾招,顛覆武功的帥氣。而類似漫畫般的替她們打出職稱,會讓人誤以為其是個在劇中的重要角色。作為超能力其實與蠻力相去不遠,這就是東西方對於英雄的不同詮釋,而作為仿效,若以炯炯眼作為特色出發,給其功夫般的浪漫東方色彩,則可在鋪陳復出江湖的的蓋世武功決鬥中,一展真才實料的拳腳功夫。雖然比起《功夫》的在電影中所呈現的真實功夫底子更為少,反而更大的成分是作為特效過場的仿校好萊屋幽默式的演出。

兩強節奏新演員
描寫夫妻之間的情趣與樂趣,其兩人對於性愛有一種既保守又狂放的不和諧感。對於感情的描寫和相處,成為了本片的大部分風景。而如同老年生活的詼諧,其實見到吳君如的演技自然,但是在這樣的功力之外,敘事成為附庸,電影成為了其即興演出的場合。
從《九降風》發跡的台灣演員王柏傑,在這樣一部賀歲片中,得以進入了中國內地電影市場,雖然扮相像極了吸血鬼,比起色彩繽紛的各大門派歸屬,以紅綠顏色簡單辨識各派區別,此時拳腳功夫都不是本賀歲片著重,那詼諧的鋪梗以及夫妻毫不扭捏的閨房笑料,以及那突如其來的可佈魔王,在將其消滅之後,香香俠與炯炯俠的調皮儘管,頓時入戲的感動仍有能耐在戲謔後使人落淚,兩強演員的戲劇功夫,比之超能更有味。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