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hear_me_02.png 

(Hear Me, 2009)


文/素樸勛
演員要用另一個不同的語言表達情緒,無異是一種挑戰。而這樣的語言並非法語英語而是手語表達,比起對任何一種口說語言的崇拜以及學習都來得不簡單。

通 過對於表達方式的重構,帶出聾人的生活,以及身為聽人的對立,身為聽人的傲慢也毫不誇張的表達而出。那央央也基於自身與聽障交手的經驗,卻不願更加陷入生 活的苦痛和無以附加的輪迴之中,理解照顧姐姐之苦,也不願意帶給一個聽人,另一個可能有未來的聽人,一個責任,是脫出浪漫城市的務實。

性格
片頭那家屬伸出手告知跳水預備的觸感,以及對姐姐的加油支持的手忙腳亂,就令筆者的情緒大珠小珠落玉盤。
央央對於姐姐的成全幾乎是近乎奉獻的,這樣建立在宗教信仰的輔佐之下,幾乎失去了個人,而穿插於其中的對於水鳥以及繪畫的小文青賣弄,與城市的妖媚一般的格格不入,也因此刻劃了城市在本片展現的應有的姿態。

央 央與姐姐之間的相互扶持,也並非總是浪漫無暇,在建立於「為你著想」的相互傷害的言語攻擊,這樣以陰暗方式作為表達親情的做法,在陽光的溫暖浪漫劇情中, 注入了一點現實。演技於此的張立與爆發,將心理的對話與擔憂都挖將出來,央央所表現的亦是更加包容,那滾滾流的眼淚,在言語的尖銳對立之後,感情只是更加 堅固而已,而流出的眼淚也是為了與天闊的可能而流,解除了央央其性格中對於感情的擔憂以及疑慮。

戀情
《聽 說》中戀情的美麗就是極其單純,而且毫不設防。唯一跨越朋友的界線的那個瞬間,卻又為了對方家人觀感,以及可能面對的將來的層層關卡而退卻,而替對方著 想。所以美好的結局是建立在傻勁,以及一點點義無反顧且可愛又略帶保留的愛情告白之上。跨越了朋友,也跨越了「溝通」的障礙,雖然發現障礙本身是的被誤會 的偽命題,但是卻將錯就錯的讓天闊媽媽可愛的道出「那你們之前談戀愛都在談什麼?」。

城市
隨 著花博等政府作為,本片挾著行政力量順利的完成拍攝,這是以制度內的方式以電影行銷一個城市,城市的面貌在鏡頭裡變得可愛,聽奧的過場成為一個簡單的美麗 目標。以行動裝置藝術作為生財之道的央央,藉由著不被拘束的生活方式匆忙著將自己的生活填滿,生活中對於工作的態度既從容又自然,其實是與其工作之所在 (信義)的華麗背景格格不入的。過程中而純真的小倆口和城市熟悉的剪影,雖然非身為台北城市的忠實觀眾也能感受到美感,總的說來,這電影版本裡的台北城市 表情不會太奢華,既溫和又順口。所以「你不覺得看小明游泳比電影還好看嗎」,以及在夜市掏出零錢而被側目的反應,成為央央對於城市觀感的最佳註腳。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