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素樸勛:geotian(at)gmail.com

air.jpg

(空気人形,2009)


文 /素樸勛

相同詮釋「移情性物」的描寫,東西可有不同方式。美國在《充氣娃娃之戀》中的愛情互動,仍然侷限在一極的「單方面付出」,以及主人心態,來詮釋一個孤單、病態旁觀笑話的溫馨故事。女體塑膠玩具的「正名」毋寧是類奴隸、女僕的解放,歷史中好似黑奴懂事之後逃家離村的故事在今日也早以被外籍勞工的辛苦生活給取代、複製,然後繼續運作這權力錯位的關係。

但是基於情感的書寫,基於擁有悠久機器人想像歷史的日本電影工業,對這方面的亞洲想像的提升是有很大幫助的,甚至不論是小叮噹亦或是原子小金剛,都早已是全球的符號。

冰冷、人性的兩個極端,正是書寫反諷的最好對立,從人性的最初階段的探討人性,「玩」那介於肉身、產品的「身體」,好比死亡筆記本裡的死神對於人類的殘忍自私感到有趣,以純真來帶出人心的複雜和焦慮,這些是導演是枝裕和對於社會的觀察與描寫,也符合導演打從拍攝紀錄片出道的一貫關懷。

讓你興奮的裸肉人形與裴斗娜
對於裸露,我們都會興奮。充氣娃娃的裸露胸部與私處,對你我來說有什麼意義?這樣一個具有女性符號的「物」之存在,撩起我們的視覺感受,正是其存在的意義,於是筆者承認所有來自裴斗娜的視覺刺激。而這樣的感受不只是「肉體性」的更有心靈層面的「慰藉性」的,譬如趴在女友大腿上的睡眠以及拍拍,然後聞一聞私處,這樣一切煩惱不就消除了嗎?這就是其存在的最重大意義啊。

女體被解構、色情也被解構。不扭捏的裴斗娜的表演可愛,其於一開始的自然露出,就給了身體一個無辜的決定,那些對「它」來說的意義就是服務孤單,這類似「娼妓」的性服務觀點,更是去人性、去道德,相對之下男性也更朝「物」的方向邁進了,這樣一體兩面的描寫男性不只是孤單,也是冷冰冰的悲哀。然後裴斗娜經由肢體僵硬到漸漸類人而做的肢體逐漸柔軟自在,有其漸進式的演技區隔,甚為細心。

變態過的主僕關係其實是自私的愛情吧
情感不小心被扭曲了。迎合需求,正是人形被創造的目的,先有對真實女體的需求,然後始生塑膠替代,在溫暖的想像以及安慰過程中,被沒有回應、冰冷身體的感情給習慣了,竟對於真實情感溫度有些抗拒。還記得情鍵四分鐘「我要戴著手銬才會彈」那樣的諷刺,」習慣」的無奈。不過對於本真存在的情感溫度到底為何,也無有定論,在此既不否定「主僕關係」,也不去強調逃離社會、社交的個體是否是病態,因為他們也有人性。在主人騎腳踏車,夜巡公園為找回遁逃的空氣人形的那顆鏡頭,可見其擔心與焦慮。

可愛與天真的真人仿效

娃娃對於「體溫」的乞求,對於如同人類一般「吃東西」的幻想,這些基於人而不曾珍惜的基本能力,竟能作為一種朝聖的幻想,也使人落淚。這些你我不曾懷疑過的基礎能力,是否也同經過你我身邊的情感一般,也不曾被珍惜擁抱,原子化的個體與家庭疏離,年老色衰的社會現實,這些作為真正的「人」,未曾天真的思考過的深澀難題,其實也沒有結果。而這一份對於美的純真,對於人的「初」體驗,其實也是沒有溫度的,裴斗娜所帶著可愛的天真是在對於生命、生活「真空」下而有的反應,而這樣沒有溫度的擁抱與親密,居然導致了意想不到的黑色結果。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延伸閱讀:

人與塑膠的滿村關懷《充氣娃娃之戀》

2007年馬影展:「大日本人」

路邊拉屎不文明《無家可歸的中學生》

約阿公一起打手槍之《大和卡蹭 》

城市觀點之《東京狂想曲!》

韓式人性實驗室《原罪犯》(oldboy)

 

 素樸勛的白木電集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充氣娃娃
  • 充氣娃娃也逃家《空氣人形》用空心指人心

    充氣妹妹這影片,的確是反應現實人們的生存狀況的。寫得很好。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