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jpg

Yi YiA One and a Two, 2000

 


文/素樸勛
楊德昌的《一一》,為人所知也為人所不知。這類的經典對我來說,像是一個膜拜。有幸參與一次旺報的訪問,「風聲」、「徵婚啟事」導演陳國富提到他為楊德昌寫劇本的那段時光。楊德昌這個往上算兩級的輩份,他的電影作品給我們留下了什麼光輝?在一個知名網站的年終排名,把十年來最佳外語片的第一順位給了《一一》,究其原因就是其有了 人性的光輝兼具藝術性價值( warmly humanistic and rigorously artistic at the same time),何謂藝術性價值以及人性的光輝?我們就從生命的起源談起。

氨基酸

世仇般的調皮男孩女孩,總是在打鬧之間證成「打是情罵是愛」的最初階段,無論是拉辮子,或欺負推擠,都是基於最初對性的好奇,而這樣的無知與已知的的朦朧狀態,需要什麼閃電來催化?個頭矮小被女生欺負的小男孩,在視聽教室裡那光影玩弄間,嚴肅的教學影帶播放之際,螢幕中閃電擊落大地,創造氨基酸與男孩見到女孩底褲的匆匆 一瞥,形成強大的隱喻。

中山女高
中山女高總是屈居第二,那相較於北一女的苦讀形象,此在片中所展現,也是不容置喙的社會觀察。但是在戀愛不比讀書,不施脂粉的北一女生,姿色就是略遜一籌,面對大男孩,也毫無駕馭之術。在毫無犯錯之下,就深深的被傷害了,這堂課比任何課都要來的悽慘,也指出了比鄰而居的兩位女孩,由於家庭環境單純與否亦導致早熟與否。無論戀愛讀書,抑或是人生成長的環境順遂崎嶇,都是諸多生命變項的兩難。

婚姻
片中好幾段婚姻都不甚裡想,那最接近愛情的狀態,是出現在唯一的重逢戀人身上,各自雖有家室,但仍抵擋不住重逢時的愉悅。但是吳念真所飾NJ的理性對待,與舊情人不顧一切相比,確實冷靜許多,只是堅強過後當NJ想要再回頭看那老情人時,換來的只是一陣空虛,因為那裡什麼都沒有了。此錯過的失望,比之期待落空更令人感到難過,時間殘忍又公平,我們早就不一樣,同世間怨偶,彼此雖不再是彼此,但仍乞求回到那不回頭的時光。

初戀與黃昏
將人生線性敘事,難以書寫,但以各自不同性格、角色去演繹一個「人生」,卻有可能。兒童的不 懂性、少女的不懂情、黃昏戀情的背德、夫妻的勉強婚姻,這人生階段的多種表情,以家庭為基礎被融在一部電影中。粗略估計,處理的有12個主要角色,個性不 同、掙扎交替,這城市裡的公司與學校,家庭與社會會面臨的種種作為人的掙扎。不需要「非線性敘事」但是卻包含了全部的軸線。

看似不相關的 交織子題,到底什麼是人性的光輝?描寫社會、人生、人性,亦又以心靈狀態的自我獨白相互溝通,能串起這幾段不相干的故事與哭泣,筆者對人性的光輝這類的詞彙,還不夠深刻體會足以描述,那真情流洩的懊悔與調侃不到諷刺。人生的厚重書寫、輕佻的莞爾不到搞笑。既長鏡頭(藝術性)也不枯燥,因為慧黠的對白勝出,容易引人共鳴,這絕唱,值得對楊德昌膜拜膜拜。

延伸閱讀

《蝴蝶》熟悉的山城

2009台北電影節:理性邊緣一哭《不能沒有你》

約阿公一起打手槍之《大和卡蹭 》

2009台北電影節:畫家鴛鴦漫漫路《幸福的彼端》

《風聲》時代生信仰,信仰生肅殺

2009台北電影節:理性邊緣一哭《不能沒有你》

《一席之地》多線之隔地下輓歌

素樸勛的白木電集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