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1.jpg

(Cell Phone, 2004)


文/素樸勛
改 編自劉震云小說,《手機》是馮小剛在2004的作品,除了經常出現並且毫不避諱的商業元素之外,一貫的幽默與詼諧,正是馮小剛那平易近人,擺明了不走精英 的招牌,在《手機》裡的葛優是都市男子的偷雞摸狗,與其劇中的主持人身分是極大反差。作為大陸暢銷導演的「張馮陳」保證,《手機》也表現了通訊科技所帶來 人與人之間的猜忌與疏離、偷情與秘密,而劇中公眾人物其所擁有的權力與魅力,更是不可多得的春藥,在挑戰道德約束之下,不斷故技重施的主人翁嚴守一,憑著 一張言不由衷的嘴,是替他化解抑或是添加了麻煩?

特殊中國風
在 中共的傳播體系當中,仍有著替電視台的同仁上課考核,而必須正音的口條課程,這樣的課程主要是為了降低主持人模仿港臺腔的說話口氣,然而此一個課程,在今 日社會早已流於形式,但是舊社會的思維與靈魂,仍然在新世界裡穿梭與掙扎。這樣媒體上語調的控制,正是為了維護官方觀點、語言的的一統性,當然馮小剛的電 影裡從來就不會有那樣深刻而直接的社會批判,而是用她的特有的戲謔來表現這樣一個元素,另有在片中要求職的牛彩雲,就是由於叔叔主持人,所以得以了解題目 梗概,並受到更多關愛。

這些雖不是故事的主要軸線,但是之所以可愛有趣,正是今日中國的特殊性,在這些新舊交雜、脈絡縱橫的生活思維下,做為一個說故事的人,也要能夠激發觀影者的共鳴。

遽變的人際關係
在 農村的通訊與交通尚未發達之際,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還是那樣簡單,那樣實在,而一切複雜了之後,再也沒有什麼單純的東西了,而那一份真切反而彌足珍貴。然而 入罪於科技,其實是藉口,究其根本是人變得更複雜了,秘密變得更多,也想當然的被這些當代科技所約束與限制,但是這些約束與限制全是為了秘密而生,而秘密 則是源自於不光采、骯髒事情而來,正當劇中人物每每謊稱開會,每每言不由衷,那些早已內化的下意識說謊與規避,正也是源自於同樣內化的偷男心態。

30年,從全村只有一台電話機到了人手一機行動電話,這樣劇烈的轉變,在人心還不能夠穩定之際,時代與科技所帶來的副作用,通訊的隱密性、私密、個人與個人之間的距離與猜忌,就在電話撥通的那一刻起,開始言不由衷。才30年, 中國的社會劇變,不論是思想或是物質都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對於那些跨越時代的人們說來,這樣的過程充滿了新奇與不確定,這樣的不確定在他們的心態、經驗 尚未體會完全,尚未好好調適自己之際,這些過程變得膚淺、拜金、價值觀變得扭曲,這就是社會急遽轉變的慣常現象。對於中國的經濟增長奇蹟,給中國帶來的不 僅僅是繁榮,也帶來了街道之間的那些不再單純的故事。

女男之間
「女 人之間,就怕他們結盟」劇中人老莫以共產黨的口吻這樣說著,女人之間的結盟與串連,無非是出自於對於男人的猜忌與懷疑,而作為生物性凌駕道德性的男人,縱使 事業有成、總使社會道德責任重大,卻往往過不了這一關,沾了「不該沾」的東西。女人是個感覺又敏銳的生物,在她們之間,有著既脆弱又柔軟的寄託,而強大的 信任正是那些無可原諒的背叛來源。這個都市男女的故事軸線,不論是偷女、正室,都彼此角力、競逐,過程中那些女子們痛苦又無奈,劇情行到最末,最後身邊一 無所有的,正是愛玩又死性不改的男主人翁,這樣落的一身落魄、丟了工作,也許是給他的不知自愛,最好的一個教訓。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