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Prison On Fire 2, 1991)


文/素樸勛
2009年距離《監獄風雲》 (Prison on Fire,1987) 已有22年,經典的暴力以及被壓迫/壓迫者的矛盾,發哥深深演繹不羈又有別於偶像賣弄的銀幕形象,深得我心。而鮮為人知的續集《監獄風雲2大逃犯》,大部分是因應首部曲的成功以及商業性大舉跟拍。

1991年由林嶺東所執導的《監獄風雲2大逃犯》 (Prison on Fire 2,1991) 由周潤發所演出《監獄風雲》敘事線,影片所表徵政治以及社會的矛盾面向,忠實的存在於文本當中。在資金上有兩岸三地的格局支撐,在演員上加入了台灣演員陳松勇。監獄裡的區域矛盾以及族群隔閡與自我認同的自卑與驕傲,在封閉的社會與權力凌駕的空間敘事中,「逃獄」是一個反抗體制、遁逃權利霸凌的一個出口,作為「亡命之徒」的「最後的瘋狂」。脫不出文本,電影敘事緊湊,似乎多以匆促交代,並嘗試彌補距離首部曲之間的差距,但是作為經典的首部曲《監獄風雲》,如同《教父》、《無間道》的 系及延續系列,仍是難以被超越。

省籍情結?
作為「港仔」面對「大圈仔」(來自大陸的壞份子)的矛盾與衝突,存在行之有年,打從語言的隔閡,作為廣東話以及非廣東話族群的張力,就不比四川話語其他方言的張力來的熱烈,就連在《葉問》故事中,也以語言/族群的張力,來帶出中國內部方言/省籍的矛盾,也隱然包括了南中國面對北方,甚至是京城的政治態式,所以《葉問》的潛台詞是眾多意識角力的擂台場,不僅僅是為了共黨敏感而改去葉問其人的真實劇情爾爾。

擁有「主場優勢」的港人,即使身為囚犯,也多受到管理人員的關照,不論刻意為之或是相反,作為低下階層的「大圈仔」,他們在面對香港,一個相對自由、富庶的南方,其自卑感正是在他們企及晉升為這樣一個想像的階級之際,在踏入香港追求「發達」的那一刻起,就已然成形。

面對港人自己的認同矛盾,港英/中國政府的二重矛盾之下,為港英政府的權力延伸之「監獄管理人員」,總是傲慢的用英文來賣弄他的優越以及輕浮。

權力結構
《葉問》中的日本人,不再是過去鐵板一塊的邪惡集體,也有具有良知公義的殖民者,這個對於過去「民族敵人」的不同書寫,正是被殖民的歷史傷痕復原的痕跡。 2009年4月才公映的陸川作品《南京!南京! 》,正是有著如此的書寫方式,對於一面描寫當時擁有現代化攻擊武器的邪惡鬼子,其實正是民族自卑的反面,當然過去電影中的民族情結與政治上的需要與撫慰是 密切不可分,不過同「殖民者與當代日本區分」的現代思維與國際思潮,雖然陸川在2009年《南京!南京! 》中對於日本角色的「公平書寫」受到諸多民族大旗的中國人責罵並唾沫,但是在1991年的《監獄風雲2大逃犯》中有著震撼的一句台詞,正義的獄警對著殺手雄痛罵:「你不是為他工作,你是為政府工作!」明顯的區別了即便身為「殖民公權力的延伸」仍有其對於基本公義的良知。

旗也飄飄
因為風不饒人,旗子飄揚的鏡頭,不一定都是「正向」的國家符號賣弄。在《巴頓將軍》中的國旗符號,正是美國價值的延伸,延伸到了戰場,作為貫徹國家意識的戰爭英雄,其擁有的不是仁慈,也不是對弱者的同情,正是一個戰爭機器的驍勇善戰,建立在黑暗面上。而有著「反戰」的詮釋。與在《蜘蛛人》系列中美國英雄總是跳到棋桿上,傲視一切的美國英雄姿態迥異,而在《監獄風雲2大逃犯》片尾的英國旗飄飄,正是揭示著這一外來政權的壓迫之終結以及這個封閉空間中的唯一權力,正詭異的在這個源自於歷史弔詭的租界地上,孤獨的俯視著此地的地方矛盾,以及對於將要到來的九七之後自由政治權力的妥協及追逐。

延伸閱讀:
當時的預告片



附註:20170712 校訂修改 感謝網友 宋國隆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