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by素樸勛
八年前,我還是一個高中生,徐林克的《我願為你朗讀》以及原文的《lolita》這兩本書佔據了我早期的愛情幻想。這兩部小說談到了兒 時情感的互動,那種與成人世界的格格不入,一方面又綁架著一個人的一生。在「蘿莉塔」中,主人公在兒時愛上了同年玩伴,但是玩伴卻以死告終,造成他心中的 難以抹滅的印象,以至於他成年之際,仍然愛著那少女的形象,於是為世所不容的歧異戀情,於焉開展。「我願為你朗讀」的漢娜形象,剛好與「蘿莉塔」的性別交 換,而介入了納粹題材。我想那些對於一個高中生來說,這樣的幻想應該只是剛好而已,那種對號入座以及第一人稱的設想,對於當時的我來說是何等震撼,也許 這樣的另一種綁架方式,也讓筆者在往後的戀情都有「男少女大」的現象,不過真的超乎社會倫常的大跨距戀情尚沒有發生。

我想當電影《為你朗讀》在我的片單出現之際,那些兒時的想像,書中的場景,走上樓梯,沐浴的畫面,一一都浮現,這些片段,筆者在行文之際並不用翻閱書籍仍 能保有些許映像。也就是當這樣一個距又文學、商業性的二元性質的「作品」出現,我反而會逃避《為》的預告片段,因為當一個作品受到這樣肯定,又能與兒時之 我相互感通,何不多讓自己更放空一點。是的,因為我太滿了,這不是一般的觀影情緒,筆者至今捲入其中,八年後的我,面對新上映的《烈火情人》中的男主角傑 瑞米艾朗(JEREMY IRONS),我對他映像至深的便是在一出改編自蘿莉塔小說的《一樹梨花壓海棠》,關於蘿莉塔改編作品,最為人知的也許是史丹力庫博力克,但是傑瑞米艾朗 的演出深刻,是矣在《烈》中必須詮釋的驚世駭俗的感情,搭配茱麗葉畢諾許,單其火花便得以讓人眩目。

由於兒時的筆者所被綁架的關係,《為你朗讀》與《烈火情人》讓我期待不已。如同《羅馬尋夢園》裡尋找貝里尼電影中浪漫溫泉的情結一樣,我們被建構的這些過 往,都讓我們的生命過程更加精采,這些影像、文化商品,建構了我們也同時證成了我們自己,面對消費文化理論中對於商品拜物教(commodity fetishism )的資本主義批判,那些反對至多建構的觀點,正好是筆者嘗試實踐,卻行不通的一條道路。

延伸閱讀:馬庫色論「愛欲與資本主義」(Eros and capitalism)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