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egret3.jpg 

(NO REGRET 2006,KOREA)

by素樸勛

「我每天吸那麼多屌,你的有什麼特別」 在飯店裡,這樣子對 說著。

傳統女性娼妓的命運故事,與恩客相愛相戀,然後落得一身殘破。這類的故事在這裡置換了性別,但是基於出入關係的權力邏輯依然存在,在男男中仍然有上下的權力錯位之分,說得細節,也是進入與被進入的權力關係,把被進入的機會(access)當做一種門檻,一種在過度頻繁的肢體接觸與靈肉交換之中,此作為各種「服務」抑或是性愛階級中的最高貴部分,後門,成為了叢林最珍貴的處女地。

這類貞操觀念仍然無法脫出,而且也不必要脫出。對於貞操的重視與背棄,其實都是同一的意念的兩個面向。除的確切在肉體上的改變與疼痛之外,其符號上的儀式性質遠遠大於身體肌肉本身。所以根據身體符號的運作邏輯而產出所謂愛的儀式,此不分性別。



noregret2.jpg

過激

 
在酒店裡工作的愛情,稍微激烈了一點,而男男之間的愛情,也比異性戀激烈了一點。我們時常聽聞愛到不怕死的社會案件,而本片將這個現象,姑且說是迷思或是真切同志圈更是愛的轟轟烈烈,這樣以死相逼的冷血手段,才是真正愛的表現?還是心中的那一個不甘心被扭曲了?

當我們在思考禁忌語言的構成之際,我們發現有很多性器官在裡面。陽具也是無處不存在,在本片中,陽具的意義既多且廣,有其經濟性功能、有其情感性功能(甚至在最末一幕,它成為了情侶和好的把手....)。當陽具的功能過多,我們必須將他們簡單看待,經濟性的功能當然不乏性服務、觸摸、被觸摸等。而在這樣個空間中,也許對你的上司或是同事表達關愛就是「幫他吹」。而在這樣異於觀影者的生活經驗的動作,或許符合(經常這樣的話語在日常言語中是種污辱,如在英文中的 suck my dick),但在男男同性中的打情罵「翹」比之男兒對女孩說情話,或帶些許骯髒與性別禁忌,過激的對話更為情挑。

婚姻

 
也許州可以立法,允許同志婚姻,但是婚姻基於異性的結合,這個有其傳統生物性、儀式性的人類行為,同志也許要問:「為什麼我們需要他」或者是:「為何我們不能擁有他」這個問題其實是一體兩面,這個基於生物性以及文化的問題,其實就像是為何愛一個人就想要進入他身體(無論異同)的問題一樣繁複又簡單。活在這個被細心醞釀已久的社會規範裡,存在許多風俗習慣,而存在於兩性的最大公約數便是婚姻,當然這個觀念所導致的副作用也是不在話下。不過基於「婚姻」的工具性功能,除了是男女契合約定之外,其意義已轉化為幸福、愛情、忠貞的同等符號,也就是活在符號中的人兒,為何要結婚,不只是基於傳統的繁衍,生物性的工具性價值已不再是這個婚姻的唯一目的。

韓國有百分之33是基督徒,但是根據儒教文化圈的傳統觀念,同志仍然在社會上是一個被壓抑的弱勢,當然女性族群也是。而在本片中對於婚姻的追求,根據父母的期望,希望兒子可以跟一個女生結婚,但兒子愛的是一個男孩。這樣面對傳統壓抑的張力,代表傳統保守、並且要維護廣大社會關係的董事長爸爸,這樣一個兒子的婚姻的工具性價值,對父親來說,只是提供其仕途順遂抑或與政要交心的一個儀式。

也許我們對婚姻有不同的期待,不同觀點當然各異其趣。但是不用揹著家族企業的負累,面對心愛的人而可以給他一個浪漫的符號或是依靠,無論是不是頭破血流抑或是要冒著被活埋的危險,能夠愛的自在,正是觀影者至大的幸福了。

 

延伸閱讀:

2008-05-31 水、石、夢、沙《安娜床上之島(Chaotic Ana)》
2008-06-24 徐克海上之島《謎屍》
2008-07-02 約阿公一起打手槍之《大和卡蹭 》
2008-11-15 《O先生的極樂旅程》性愛鬼魂的最終遊盪
2008-11-30 這廂快活那廂眼紅的《冰火情敵》
2008-12-16 烹飪殺肉一般流暢《刑男大主廚》
2009-01-19 詼諧辛辣愛愛教材《大辣宣言》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