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素樸勛:geotian(at)gmail.com

性能力溢出
聽說最近一集的007沒有做愛,我差點嚇到。
007無非是跨世紀最偉大的殖民英雄,他繼承著最偉大的大英帝國,日不落的殖民精神。

港譯:「鐵金剛」。鐵金剛系列正好是香港這個對於「英國」角色認同最為敏感又模糊的一塊區域,作為英國過去的一部分,香港的未來屬於中國,那麼香港自己呢?
關於香港電影的殖民、後殖民論述,可參考林沛理的著作。

而香港電影、香港人的三重焦慮,剛好是這個殖民帝國下的衍生物。要不是精力旺盛的國家,怎麼會渡海將世界的利益轉化成自己的利益,又怎麼會有那樣苦樂不均的殖民政策。
而精力旺盛的殖民者,如同龐德一般,利用他全身源源不絕的性能力以及征服一切事物的技巧,在世界各地取景、攻佔邪惡勢力。
而從早期的兩極對立,一直到中國崛起,電影中的假想敵人,也隨著國際政治情勢易位。

好幾屆龐德傳承下來,延續的不只是007的事業,更是西方電影工業華麗的資本累積,累積了財富、累積了007符號,那些香車、美人、行銷、高科技產品,正是最符合資本主義累積下的極致,如同法老的金字塔那樣的具有不可替代性卻又受人膜拜。

全球的顏色
但是,如同麥可傑克森獲取了世界的地位卻仍缺少了什麼一般,白人的007形象,正好是這個世界的條件。作為原生的膚色與生物溝造,就決定了一生中大部分的 機會以及運命,這是何其不公不義的階級觀念。但是在你我身邊,白人臉孔以及身軀,通常都是較於優越以及吃香的。 當然這某一部分是西方文化霸權,好萊塢也是赤裸裸的幫凶。

但是有多少人能夠分辨美國人以及歐洲人?這也是可笑的一個環節,作為黃種人難道就不可替代007的角色?今天能夠換一個黑人 或是 黃人 來接演龐德嘛?

好吧,用顏色作區分,也許是種最為膚淺但實際的區別。但是不可否認的,007以及西部片,這些都是好萊塢、白種人的專利。 是有註冊商標的,如同功夫片與亞洲的結合一般,幾乎就是顛撲不破的道理。
而世界的其他地方,每個像你像我這樣再平凡也不過的年輕人,何嘗沒有做過情報員、或是西部牛仔的美夢?

嚮往的所在
「西域威龍」中,成龍說到他好久以來就想要一圓牛仔夢,這麼夢很好、很美,但卻弄的不倫不類。周杰倫的「牛仔很忙」,也是想要當牛仔,當然他也是有圓夢的 能力。那麼,屬於東方文化的,可以比擬牛仔的符號者就是功夫了,然而西方的「追殺比爾」,將武打的境界降低到斬瓜切菜,而沒有情感,這麼的使用符號,再他 者眼中的我們,卻覺得壞人御蓮(lucy liu)的死,被其師父所鑄之刀給殺死更有氣魄。

這個嚮往的所在,如今被一個自大的民族給實現了,韓國電影《神偷、獵人、斷指客》(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Weird),花了大製作鋪陳出黃種人的西部片,一樣的場面,耍帥的來福槍,火車、野馬、金錢、女人、荒漠、牛仔帽,這些不都是西部片的寫照,也是周杰倫在其mv中想要表達的那些視覺影像和物品象徵~

還記得「國產凌凌漆」這樣一個「打擦邊球」的電影,其中的007也不過是過場小丑,一點也無法稱得上是真正得以跨越國境的國際英雄。作為西方專屬的符號, 如同經典「教父」一般,杜奇峰的「黑社會」系列,模仿經典的下場,就是一敗塗地,而007在此而論,是否就是亞洲電影的禁忌?

我想不是的,黃種人西部片不只是一種東西方電影論述的翻轉,更是一次電影產業熟成的展現。韓國被視為是亞洲國家中民族性強又驕傲的民族,但是其電影以及文化產業卻都是亞洲的常勝軍。這要歸功於韓國的「電影配額制」,也要歸功於韓國政府在文化、創意產業上的努力和栽培。

最後,我非常期待《神偷、獵人、斷指客》,因為這是亞洲一次成功的阿Q式勝利。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Q
  • 三重焦慮
    阿Q式勝利

    會讓我的眼睛真正打開
    不好意思 很直線思考
    我是阿Q 住三重
  • teddy
  • 哩金趣味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