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巧克力》記者會


 


知識分子被收編到了體制內之後觀點就會不同,那麼就這次到記者會的觀影經驗來說,可說是相當舒暢。


 


湊巧的是,琴嘉是我研究所同學的「大學同學」,琴嘉其實在十來歲就已經是黑帶高手了,他也是轉學生,在大一之際…..真是太湊巧,曼谷也真小,在台灣遇到,也就是這樣多了一分親切感,所以我才在映後……


 


首先,看完電影一走出大廳:


 


琴嘉的甜美模樣


 


功夫模樣


 

打鬥開始


拍戲受傷的足踝(未換裝前)


小評:

新口味
  這是典型的泰式製作,繼承「拳霸」的製作風格,除此之外,更加入了日本的武士元素。泰式的武打配角,通常都是真肉博真摔,其危險性雖漸漸由於電影工業的發達而漸漸降低,但是這種「少鋼絲」的武打電影的原汁作風,卻是另一種風味。

卡司上除了阿部寬之外,特別的是女配角,飾演琴嘉的媽媽,姿色演技都不俗,其韻味好比日本的藤原紀香。其姿色以及豪邁的劇中性格,值得一看。

致敬

除了琴嘉的演技和打鬥之外,特別令我深刻的,是同李小龍(BRUCE LEE)致敬的場景,想必內行人一看便知,在製冰場的「阿唔」抹鼻子的怒吼,正好就是「唐山大兄」當中的經典鏡頭。
在演技方面,琴嘉扮醜,演出個性怪奇自閉女,剛好令我想起他最愛女藝人「莫文蔚」在食神中所扮演的雞姊,醜態不只裝醜,氣質跟神韻,還有三不五時無時的歇斯底里,也都是功夫的一部分了。

  補充: (9月8日)
在正邪交錯的角色對立之下,角色的憤怒來源通常是正當性的來源,在這方面「致命巧克力」並未處理得宜。如同在「kill bill」當中的御蓮,其悲劇的憤怒性,被自己師父的名刀所斬,這是何等淒涼,根據影評名人 林沛理 所分析,這樣的淒涼,當然遠遠超過UMA對人體「斬瓜切菜」一般的處理,這並非武士道悠遠的精神體驗,而只是瞬間快感的滿足。所以在「致命巧克力」當中,阿部寬由於其個人對於瑕疵品的癖好,居然搞上了死對頭的女人,並且,對方綠帽戴就戴了,還在這對不倫戀人面前,對自己的腳上開槍發誓「不准再讓我見到你」,這樣對於愛情執著又偏激的男人,悲愴地,到最後來是不願對這對鴛鴦開槍,但是阿部寬卻是累犯。這樣感情的悲愴,似乎邪惡的一方反而更值得讓人憐憫,而接踵而來的那種以琴嘉為單位的復仇戲碼,更覺得他是在追殺一個可憐人。因為琴嘉不懂真正的是非,甚至也不知道該不該用手去接刀子,這樣的性格設定,當然就比大魔頭來的淺薄的多。
但是這是一部簡單的動作片吶,如此這般,所以,我認真了。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