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素樸勛:geotian(at)gmail.com

《 血色星期天》



改編自真實事件。1972年的某一個星期天,在愛爾蘭的一場反任意監禁的「公民權」遊行,人民遭到英軍開槍射殺,其所造成的苦難,除了本片之外,亦可從U2歌曲「sunday bloody sunday」窺見一二。幾年前,對於U2的 sunday blooy sunday 認識,只消為搖滾樂團哀愁的賣弄,至今觀影始得知有如此悲創的傷痛隱含其中。

一位作為愛爾蘭地區的國會議員,領導著他的選民們走上街頭,他要的是一場和平的遊行,無奈從集結地點前往市議會的路途上,竟然發生了讓他無法向群眾交代的事情,哨站的英軍、指揮總部的局長,這些理應相互制約的權力似乎都抵不過現場的強烈情緒與緊張。憤青失控、英軍失控,長久以來維安所造成的政府傷亡,那些執法者在這一次要討回來。

集體
如果說集體意識皆為建構,那麼便是將無情的把作為人性的個體行為者的性格以及獨特性視為無物。不過基於高度的相似性,我們可以發覺在電影中,衝突的兩造都有同樣的恐懼以及興奮,在環境給人的種種刺激之下,要如何避免暴力所造成的悲哀,才是人類歷史以來最重要且總是無法企及的實踐之一。
(當時每日鏡報的報導)
公民權
當我們走上街頭對一物提出訴求,其實就是基於此物的缺席。然而其實更重要的是對於人性的細膩考量。在《 血色星期天》中,無論其是否加入了過多的戲劇張力,在英軍與愛爾蘭居民遭遇之

際,原本作為「維安」功能的英軍,其荷槍實彈的全副武裝,在那樣的氛圍,無異是對於群眾的一種挑釁與煽動。 對於集體的理性,我們必須低估,所以要跟細膩的對待任何情緒的張力。

「英國人」滾出去作為一個口號,也許基於英國人是愛爾蘭對於公民權的訴求主體,但更為細膩的思維,筆者想像在「集會遊行法」中,維安單位的槍枝、武器、軍隊甚至拒馬等,都是激化群眾的良好符號,若再此方面約束規定,應該不失為對於人性的細膩關懷。

在《晴天殺人事件》其強調真實呈現,脫去戲劇張力而稍顯單調。在本片中,基於戲劇的張力而在台詞上做了些調整,這都是細膩且可以被觀察出來的亦無傷大雅。

晴天殺人事件是在描述美國一個被社會邊緣化的男子,在其所居住的鄉村裡瘋狂殺人。這些苦難的書寫,也許只是要再現,或是慰藉傷者,無論如何,歷史的教訓必須被記憶。要不然記憶短淺的人類,在尚未遺忘之前還會再度犯下這個錯誤。「bloody」片末,對於殉難者的致敬,也就是對當時主事將軍,事後仍然接受英女皇受封的最佳諷刺。

本文引用自 e234 - 影|專欄之星不是夢~快來投稿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