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我覺得,真的很錯亂,而且一點詩意也沒有。我望著閃亮的吉他,目眩我,然後我就睡去了。

這樣的舒服,使我的肉體鬆懈,這樣一點浪漫也沒,我順著眾人的拍手的聲音,企圖勉力將我雙手擊掌。

又跟著眾人的喝采,我勉強說出「安可」。

演奏完畢,我對於這樣絕倫的演奏居然是我睡眠的奢華,感到一絲絲內疚。

後來,我在戶外點一根煙,慢慢享受,剛剛那個浸淫已久的感覺。

那個錯亂又美妙的罪惡感。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