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黑色的世界不會有白色。

沒有月亮怎會有太陽。

沒有歡樂哪來的悲傷。

小的粗略假設,瘋狂之於理性而存在。

而我身為一個社會科學領域的粗略認識的入門生。

腦中充滿了教授的理論,對於既存的社會現象,我們都會直覺的加以分析,

通常這個過程都是理性的。

費得烈柯.費里尼說:「我反對一切歷史性或哲學性的理性,他們都太浮泛了,不將個人考慮在內。而我的理性來自厭惡一切形式,一切意識形態的暴力。」

處看之下,這句話對於人類學術的場域真是一點也不尊重,而且有狂妄的姿態。

但是相對於理性的瘋狂,正是建構這個真實世界的一部分。

所以選擇短暫的瘋狂,在理性的規訓下有何難以啟齒的嗎? 若沒有靈光閃爍的那一刻,後面的幸福要何以為繼?

那麼,就試著嘗試創一個自己的世界觀。
創作者介紹

流浪漢電影協會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