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素樸勛:geotian(at)g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amar

(Meet the Fokkens, 2011) 

文/素樸勛


這是一部紀錄片,一部描寫荷蘭紅燈區性工作者的故事,也許還沒走入女性影展就會知道,吊襪帶,小皮鞭,以及各式各樣的性玩具,都是可以想像到的畫面。裸露的身體、金髮落在頸肩,蹬著一只高跟鞋在擦口紅。嘿,說到這裡可真使人興奮,但是您所不知道的卻可多了。

春色街窗
櫥窗內的展示品,小腹平坦,各個秀色可餐,手裡拿著各式各樣的玩具,只靠著一只玻璃窗還有霓虹燈,把尋芳客和女孩隔開。但是雙胞胎姊妹路易絲和瑪婷就不一樣,出門都要矇著頭開車,都要躲躲藏藏,要不被男人看到,她們就沒有時間去玩了。在這個地方她們橫著走,短期賺的錢夠她們出去玩個一個月半個月,不過,這些都是30年前的事情了。在紀錄片中,除了描寫姊妹今日的生活,也談及了她們的家庭過往,其中,會動手的男人,自然是不免俗的元素,而街坊鄰居的:「你這髒妓女」之類的咒罵,即使在性工作為合法的荷蘭也是所在多有。春色街窗內的異國風情,客人來拉上窗簾,卻也不是這麼簡單了。

年輕女孩只知道使蠻力
姊妹的言語辛辣,她們滔滔地述說自己的招數,也提到年輕女孩,根本不懂使力,只知道一股勁的幹,幹到都乾掉了。還說:「我就是知道巧勁,所以現在還是濕得很。」這樣的辛辣刺激鏡頭惹人歡笑,但是後來帶出的生活描述,提到了患有關節炎的身體,妹妹積欠的負債,與看似戲謔,卻是要認真幫助的天主教團體,引人深思。電影鏡頭不止是獵奇,而是一股巧勁的勾出生活的深度,這部份與只會使用蠻力的傻勁確實有區別。

同年男子來尋芳的原因
「因為年紀相仿,所以比較不會有壓力」妹妹這樣說明自己的市場區隔,一邊穿上戰袍,對窗外的人客敲一敲玻璃,妹妹又說:「我之前拿著這個棒子(椅腳),晃一晃,一個中年男就回頭了」然後電影鏡頭開始寫實的呈現SM的過程,既老練、又讓人驚奇。壞掉的按摩棒,沒電的振動器,每一個泛黃的性玩具,都是一個故事,一段如何讓男人射精的故事,每每回憶起來,姊妹那誇張的敘述「天吶那男的腫的跟馬一樣」都接著一個故事。這些故事,也表現在姊妹倆的油畫裡,誇大性徵的畫中,總是有可愛的姊妹穿搭時尚又誇張的在畫布上賣弄風騷,彷彿風騷真的是不分年紀的。

女影影片簡介這樣寫到:「年過半百的雙胞胎姊妹路易絲和瑪婷,從事性工作逾四十年,早就脫離老鴇的控制自立,經營自己的妓院,隨後還成立了第一個非正式的性工作者工會,爭取合理的生存工資。路易絲已經退休,但瑪婷為了賺取生活費還照常上工,她們比鄰而居,相約漫步阿姆斯特丹的街道和老友們回憶過去的榮景,也將回憶揮灑在畫作上。本片見證了她們傳奇的人生,以及荷蘭紅燈區半個世紀的歷史。」這麼短的敘述,卻也描寫了很長,很長的歷史。

 

(別忘了按個讚喔)

 

延伸閱讀素樸勛:

《O先生的極樂旅程》性愛鬼魂的最終遊盪

詼諧辛辣愛愛教材《大辣宣言》

《巴黎LOL》吾女生澀戀愛觀 老媽遲到性自覺

2009台北電影節:禮教反噬路西佛《屈辱》

2009女性影展:《達令》戲謔到悲劇性遺傳-家暴的漸層出場

2009女性影展:金熠熠歌舞傳奇《藝霞年代》

2012台北電影節前導:乳房與豆吉《狗臉的歲月》

文章標籤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OBOT

 

(Robot & Fraank, 2012) 


文/素樸勛

機器人與尖端科技幾乎是被綁定的兩個元素,但是《機器人與法蘭克》設定在無紙時代的未來,卻沒有科技炫技,而能夠將未來感自在玩弄而揉入人性,還不夠,揉入深層甚至壞的一面,還可以壞而不透。

死老人有什麼好書寫
失智老人法蘭克,作為子女的負擔還不夠,在年輕之際的荒唐,更讓他錯過孩子的童年。前科累累的樑上君子,居住在森林裡,搭配機器人「看護」的出現,想當然必然受到老人的排斥,此時觀影人當然會想:「嘿嘿這即將是溫馨故事的接納開段」,殊不知電影安排的,是將老人不為人知的一面,緩緩的以機器人的存在襯托出來。老人利用機器人的運算能力,把他自己的嗜好提升到另一個層次。這樣的人性黑暗面,不只是呈現了人性在人工智慧面前的狡猾與複雜,也同時談及了「存在」與否的生命議題。老人行為令人討厭,卻又在其中能見到他壞的可愛,並因此有了生活的動力。看似死老人的無賴,人性走入黑暗之中,反而益加黑亮,老來風流的把妹設定,也有個失智又溫馨的劇情爆點。

人工智慧大哉問:「我知道我沒有生命」
作為女兒,麗芙泰勒(Liv Tyler)的角色,設定是跨國境的國際非營利組之一類的菁英,自然站在與科技對立的一方。這樣強烈立場的角色,讓觀影人得以反思科技的極限,是否可以取代人性的關懷,又人性與機器的感情一旦建立之後,是否又應該冷冰冰的將其拔掉電源來殘酷打破。機器人與法蘭克在「出任務」之際的隨意對談,「我知道我沒有生命」、「我的記憶對你不利」之類的大哉問,直指哲學境界,卻又能如真實故事存在而不處理如意識流般。 更甚者,片尾上團隊字幕時,如馬戲團機器哥們耍弄的蒙太奇,讓人會心一笑,也點出了人類多麼想要模仿生命的強烈企圖,真係可愛逗趣。

(別忘了按個讚喔)

 

延伸閱讀:

懊悔與復仇《馬奎斯的三場葬禮》

2007年金馬影展:草食食人人殺人《暗陰羊》

無奈奈的國族寓言《茉莉人生》-Persepolis

意在言外的《險路勿近》(No country for old man)

韓式人性實驗室《原罪犯》(oldboy)

人與塑膠的滿村關懷《充氣娃娃之戀》

文章標籤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ight  

Touch of the Light, 2012


文/素樸勛

因為片名透漏的緣故,以為是《一年之初》的意識流,所以對《逆光飛翔》有了一些刻板印象。而除此之外,筆者沒有帶著任何企圖與期待的進入戲院。

 

消費殘缺的電影

裕翔一出場,我就莫名落下了眼淚,因為他的演技,彷彿觸動了那被消費的殘疾,與內斂的情緒。是的,他的天生缺陷,在戲中也被挑明來說:「都是因為他看不見,所以才是第一名」於是乎,演技與真實,演技與道德的分野,一切都模糊了。還記得《汪洋中的一條船》系列中早期晉用真實小兒麻痺演員,經過導演要求在地上爬行,至此博取同情與電影創作就模糊不清了,但,《逆光飛翔》的裕翔又是如何呢?筆者懸著一顆心,一直在他入圍了金馬才得到了解答,因為裕翔經媒體訪談表示:「也許我的身份不一樣,除了作為一個演員,我還做了電影配樂。」又說「很多表情我不會,所以我是硬擠出來。」語畢,筆者慚愧,裕翔自許演員身份,我又何須掛上眼鏡看他。電影《逆轉人生》中不把對方的殘疾當作一回事,而以正常人的嘻笑、怒罵對待之,不就是一種「不歧視」嗎?

 

《聽風者》有個梁朝偉

同樣在2012年上映,檔期重複的兩部電影。《聽風者》繼承《風聲》的諜報傳統,在立場上國共互換,而作為悲劇角色出場的梁朝偉,一開始詼諧又調皮,片末卻恐怖的入魔無以復加,身旁的人卻無視他的悲劇行徑,還讓他繼續在工作上努力建功,這是時代的悲劇,也是個人的悲劇。在《逆光飛翔》中,走的不是莎士比亞路數,胖子閃亮室友看起來驕傲滿滿,卻是好相處的咖,日常學校的活中的兄弟,打鬧中也帶著努力向上的精神,將可憐、悲情、弱勢的味道,加上了不同的風味。這道風味不是稀釋,而是拉進了觀影人與電影文本的距離,如此一來比起《聽風者》共產黨政治正確的大時代悲劇,更能使人感通鼻酸。

 

每部電影都有一段最難忘的戲

德國音樂電影《琴鍵四分鐘》描寫更生人,在掙扎的生活中與音符陪伴,最後用鋼琴為自己的生命,譜出與眾不同。這同為勵志的電影中,除了讓人炫目的「上手銬背對彈奏」的深刻鏡頭之外,音樂更是令人難忘,於是電影之後,該戲的電影原聲帶大賣。《逆光飛翔》的電影配樂不用多說,令人深刻的鏡頭中正是那《聽風者》有周迅,但是《逆光飛翔》有尹馨啊。

筆者最難忘的戲正是尹馨作為代課老師,幽幽地經過了母親,打聲招呼之後開始上課,把不安的媽媽與裕翔,冷落於所有考試的學生之外。也幽幽地說:「有同學在發呆唷」讓尷尬的裕翔與擔心的母親的心都要糾結在一起。考試結束,看似冷冽的代課老師,卻讓裕翔在大家面前將所有題目重新即時彈奏,讓其他同學為之眼亮,這樣的用心讓筆者以為冷冷的老師,又一次讓我慚愧。方才的漠視,正是一視同仁,不把眼盲當音樂障礙的大智慧啊!

以上,正是筆者深刻的一段戲,電影播映至此段落,從一開場開始算,筆者的眼淚都沒停過,這是濫情哥愛哭還是電影的張力太強,各位客倌可以入場試戲,幫幫素樸勛評評理。


(別忘了按個讚喔)

 




延伸閱讀素樸勛:

《琴鍵四分鐘》權力交迫也輕快

《落日車神》老派電音的陰鬱追擊

《搖滾啟示錄》-左的 實驗 美國夢

血紅文明與殺戮《少女殺手的奇幻旅程》和絕叫的電音元素

《裸愛》:其實是未知的女人

2009台北電影節:理性邊緣一哭《不能沒有你》

2009台北電影節:鐵血統治下的女女主角《穿制服的女孩》

2011金馬影展:很萌的成人奇幻《星空》

 

文章標籤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ulgaria-Poster-final  

(2012, Vulgaria)

文/素樸勛
用陰毛開場的電影便是糟糠嗎?其實內涵頗深,意義如同《維多利亞壹號》中的社會批判一般,這樣強大的使命感,仍然靠著導演彭浩翔的叛逆,大隱於市,側身於電影畫布之中。認真的嘲弄,比起漫不經心的假正經來得更犀利。

自嘲藝術家
以毛髮比喻電影監製,戲謔的陳述自己的苦痛,面對大學生的詰問,剝洋蔥式的一層一層自我告白,從看似鬧劇走到傷心難過之處。與「爆炸糖」糾葛還有家庭中小女兒的天真童語卻好生諷刺,這裡是本片至為嚴肅又濫情的一段,但是比之全片的戲謔卻又恰到好處,稍微悲一點,不過是無奈的沈痛的監製人生駝峰上多一根稻草。自嘲是至高境界,因為人在谷底,將沒有什麼好失去。這是所有藝術家難以企及的豁豁大度,在這條不被視為是「藝術家」的「監製」一途,相對照律師前妻,生活筆觸更為犀利。

12天拍完電影
關於電影製作、集資,還有監製的社會觀感、香港電影環境等等,至深的內幕與故事都被細緻呈現。電影沒有提及的,彭浩翔導演拍攝過程只花了12天而已。這樣精準的成本控制,根本不是電影中角色飾演導演「黑仔達」不跟著預算走的寫照,恰恰相反的,在實務的操作中,故事歸故事,嚴謹的預算展現導演及其團隊的精準。暴龍鄭中基,俗老土態帶著油面,正是金主的隱喻形象,三分《終極追殺令》(Léon: The Professional,1994 )中的蓋瑞歐得曼,七分變態。翹嘴爆乳的「爆炸糖」陳靜更是驚艷,傻裡傻氣卻一嘴好功夫的演技,不用筆者多作提及,快離開素樸勛去谷哥「疾風勁乳」。

 

香港有沒有文化?
資深影評人、牛津大學出版社副總編輯、香港藝術發展局委員及藝術評論小組主席林沛理,曾提出《香港电影作者已死?》(2009年)的疑問探討,更,認為在其對香港文化的淺碟焦慮之前,面對「中國」電影的文化工作者所擁有了豐沛且成熟的歷史厚度,香港只是掛著金鎖鏈甫出生的嬰孩爾。《低俗喜劇》卻展現了彭浩翔的作者特色,也讓香港的厚度展現出來。香港文化的厚度就是存在「粗口」與「飲食」文化之間,在《低俗喜劇》中鄭中基所飾演的「暴龍哥」,粗俗有勁,卻又令人生畏。不生疏的端出了「龍虎鳳」(蛇狗貓)、「牛歡喜」(牛睪丸)等廣西特產,爆粗口也都道地有勁,不雅粗口佔了全片的百分之七十。骯髒俯拾即是,這就是粵語粗口的藝術,也是被問菜色到無奈的暴龍哥所問:「杜監製,你不識講廣東話嗎?」來著的文化厚度。

 

關於牛荔枝與牛歡喜的附註:

牛 荔 枝 係 乜 ? 

係「 牛睾丸 ,改個名做牛荔枝好聽嘛。」牛荔枝可以打邊爐 ,又可以切片炒 。

牛 歡 喜 係 乜 ?

係「 母牛的生殖系统(包括子宫)。」牛歡喜可以紅燒 。

感謝 loveaqua 指正
 

延伸閱讀素樸勛:

昆丁塔倫提諾之《不死殺陣》公路追殺小品

《殺恁老屍》古希臘血邪咒今足球男咬屍其實是政治抒發

制度的自體過敏-史丹利庫柏力克的《奇愛博士》

《巴黎LOL》吾女生澀戀愛觀 老媽遲到性自覺

《維多利亞壹號》殘酷打房血流滿腸

階級虐殺謂之快《絕命派對》

2009台北電影節:非cult片的極右政治批判《周末魘狂熱》(2010明日影展譯作:殺手夜狂熱)

《雙寶鬥惡魔》一開始就誤會大了叢林殘殺YA片

《孤兒怨》無鬼遮眼更害怕-恐怖片的聲音與甜蜜

 

(別忘了按個讚喔)

 

文章標籤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