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素樸勛 活動、演講、專訪、劇本、創意行銷、喝啤酒 請聯絡我:geotian(at)g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11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東京公園》  

(Tokyo Koen, 2011)

文/素樸勛
這是關於攝影師光司(三浦春馬演出)的故事,融合了都市的溫暖焦慮,幾個平凡故事交錯的是不平凡的情感發洩,如果原本小說被改編成奇幻電影也不為過,因為謎樣的美麗人妻、蠟黃的室友、主動的小妹、美麗的阿姐,會組成怎樣的都市焦慮好讓公園的漫步來緩解呢?


文學電影
在電影裡表現的文學,試圖在思想上做文章,故事主人翁光司對於生活的掙扎和不怎麼在意的愛情故事,導演將文學化作影像,敘事步調就像悠閒地在公園漫步,不經意的提及關於公園的詮釋,譬如觀星者提出宇宙人要如何理解東京的公園說法,譬如說牙醫先生酒醉時對於公園的舒服體會,都是藏在電影中對於公園的溫暖詮釋。


緩慢焦慮
這個故事有其懸疑,當然如同出場人物一般,不需要自我介紹,而人與人之間的相對關係,沒看過文學版本的《東京公園》之前,人物是線索般慢慢被交代出來。所以認真的看倌會說:「阿!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謎樣的人妻、蠟黃的室友、跟屁的小妹,這些毫不起眼的日常故事,正是導演青山真治(Aoyama Sinji)對戲所提及的「故事看來十分簡單,但人物彼此的一眼瞬間,卻淋漓盡致地展現生存的意義。」而步調從容的讓觀影人在過程中漸漸理解,理解都會中的冷漠、關心、愛情,還有凝視的眼睛。


灼熱凝視
凝視,是《東京公園》中很重要的元素,光司作為一個即將成為的攝影師,其鏡頭的灼熱感,表現在「跟蹤」的過程中,被攝者等同於被窺視者偷偷摸摸,那種窺視與被窺視的關係,絕不容許被窺視者「直視」的存在,而到底知不知道拍攝者的存在,在故事中卻也是隱晦表達,讓兩造的互動表現有趣。

另外一次凝視的機會,卻是對自己的姊姊,那灼熱的帶有濃厚情感的凝視,使得被凝視的客體生理與心裡沸騰,有點霸道的光司,用他的鏡頭,某種程度進入了美麗姊姊的體內。這是第二次在故事中,以凝視作為敘事的高潮。


翹頭髮
總是巴著光司哥的富永妹(榮倉奈奈演出),總不服貼的翹頭髮,跟他的個性一樣調皮。從翹頭髮看來,這樣細膩的人物描繪,在小說中的設定想像,也不出如此。攝影凝視作為第三次敘事高潮,正是作在結尾,解謎般的完整了、或者說是療癒了故事。再一次,與導演交心,連咬一口紅豆大福都深刻的印象對話,小人物的細膩描繪,正是平凡故事中耐人尋味,值得細心觀察揣摩的電影片段。

 

延伸閱讀:

 城市觀點之《東京狂想曲!》

充氣娃娃也逃家《空氣人形》用空心指人心

2009台北電影節:畫家鴛鴦漫漫路《幸福的彼端》

村妹壓抑的廚慾放縱《蝸牛食堂》

約阿公一起打手槍之《大和卡蹭 》

路邊拉屎不文明《無家可歸的中學生》

2007年金馬影展:「大日本人」

村妹壓抑的廚慾放縱《蝸牛食堂》

, , , , , ,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8972.jpg  

(RR, 2008)


文/素樸勛
 
如果是影評人李幼鸚鵡鵪鶉,他可能會這樣寫道:「畫面中的火車在工業地景中穿梭,不同車廂的質地就像是陰莖的表皮一般堅硬,在陰莖進出抽差的過程之中,不同的掛式承載譬如客艙、煤礦、貨櫃平台是質地的改變。在激烈的進入抽差過程中,滿佈血絲的陰莖以及車廂上的塗鴉,就像是在陽具上的刺青,有著歲月以及經驗的荒唐痕跡。」素樸勛模仿李幼大師的筆觸,無非僅僅只是要以陰莖作為開場白。《RR》是美國導演詹姆斯班寧(James Benning)地景系列的其一,影片拍攝的實驗性質強烈,硬要湊合控訴觀點的話,可說是歸於無聲的那種。



視覺暫留
這是一部以火車為主角的電影,難得的16釐米拍攝。定鏡,然後火車進入,經過,駛出畫面,然後下一台火車。除了其中有兩段環境音的詩詞、歌詞、演說隱喻,根本沒有台詞。火車在行駛過程中的變換,一節節不同的車廂以各種速度,隨著鏡頭與火車之間的距離而改變。在這個過程中,火車的塗裝和車廂、貨櫃的種種顏色、材質,引起最低限度的注意,然後在火車速度連貫之後的視覺習慣,火車瞬間駛出畫面的這個當下,因為視覺疲勞的關係,餘下的地景開始往反方向扭曲偏移。


偉大美國
在第38段的火車奇觀中,環境音是1961年艾森豪總統的下台演說。在演說當中,即使提出了對政治系學生至今熟悉的「軍工複合體(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的警告概念,卻又同時強調對於蘇聯的軍備競賽,是必要之惡(necessary evil)的存在,這樣的立場的「不確定性(uncertainty)」(註一)與兼而有之,卻也是政治藝術的一部分。而對於美國的強大,國際責任的特意強調,感覺正是戲謔,卻又對舊時代就已然傲慢的老大哥態勢作嘲諷。


工業奇觀
不同的地景,受污染的、雪地的、海岸的、河岸的、沙漠的、岩石的、農業的、工業的、高聳的、峽谷的、平交道的,這樣的多樣化的攝製在製作上和鏡頭的取角上,本身就是一種工藝。這樣的工業奇觀展現,也可以被詮釋為是「反工業的」,因為對於環境與人的關聯意是正在被重新審視,一直存在卻難以被看見。譬如以專門拍攝色彩炫麗的工業污染奇觀為著名的攝影師 Edward Burtynsky  (註二)  的觀點就被拍攝成為紀錄片《人造地景》,更在2007年日舞影展中獲獎。空拍色彩炫麗被銅污染的流域,就像是詭異的金屬色樹枝切開大地,而這樣的凝視(gazing),卻也比之聳動的標題,更可讓議題受到認真的關注。



註一:頁17,《選民對候選人議題位置認知之分析:以2004、2008年台灣總統選舉中的統獨議題為例》,2010年。
註二:http://www.flowersgalleries.com/home/

, , , , ,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955487530_96bcee4f89_o.jpg

(Sin Sation, 2011 )

文/素樸勛
電影《感官犯罪》的社會使命感強,其承載的情緒卻是良善到了失控的地步。故事的鋪陳沒有戲劇化的張力,類似紀錄片形式,以一種剛硬與柔軟之間的衝突,利基於正義的瘋狂,最後還是被做為政治消費,但是這樣的消費卻也顯現出其價值存在。可是我想問,即使楊儒門跨刀客串演出,那怒吼在哪裡?


白米炸彈客
炸彈客的本身對於「白米炸彈客」的稱謂卻是排斥的,這樣的「非營利(名氣)」觀點,在法律訴訟的過程當中,「感官犯罪」的隱喻,終於讓片名發生作用,來主打「媒體渲染」的切入。而無論律師專業的辭令在電影中是如何展現,情緒高昂的辯論或是陳詞,都不足以精準的暗喻所謂的「媒體所製造的恐慌」,所以如此一來義正嚴詞的「我們怎麼能因為害怕去定一個人的罪呢」卻也沒有嚴肅的故事基礎。相同可以提及的,在處理江彥德本身的陰暗面,那種強壓的正常,或是在片場以噴霧器所霑濡的皮膚,都看起來像是緊張、演技生疏爾,所以等同沒有鋪成,而沒有鋪成的情緒爆炸,卻像是一個失心瘋的社會邊緣人。


禾鴨耕法
聽起來專業,但是確切說來「禾鴨」是一個特殊的鴨子品種,要指涉稻田與鴨子的合作,在米領域的有機販售詞彙中,普遍稱之為「稻鴨合作」。在故事中,無論「江湖在哪裡」或是「禾鴨耕法」,都是另一個文本的辭彙與符號,對於故事的多樣主軸中,只是一種專業的賣弄,雖然其詞專業卻也只是賣弄。「江湖」是一本書(註)的指涉,在故事中想要以暗喻的手法,卻無法確切的以其想要表達的「江湖」意義來作為呈現,因為與社會約定俗成的「江湖」意義卻是大相逕庭。所以要以江氏兄弟的枕邊對話,來隱晦的表達原本就不甚明確的江湖概念,無論故事或是書籍的標題,都會有「黑社會」、「武俠」氣質的錯誤感覺(書也許是為了行銷)。



農民問題
農民問題的深度並不是建立於個人的家庭憤怒或是問題,而將容忍跟憨直化在一起處理,這樣一來,黑暗面就無法如實的表現出來,將成為是一種情緒的發洩。農民問題長久存在,政治人物的消費,也年年加碼,沒想到終究竟也要被影像給消費一次。為何說是消費?因為電影沒有真切的表達實質的痛苦存在,所謂痛苦,不是單單一個家庭的痛苦,不是只有惡老爸的一滴隱喻血液就可傳達的。欲以寫實企圖的紀錄片方式,卻不知善用隱喻,以及將故事的規模好好擴展到家庭之外。而唯一擴展於外的,是基於殘酷死鴨的說教老人,這片段是電影最為黑色殘酷的部份,比之電影中江彥德本身的情緒以及遭遇都要來得黑暗。這樣意外的癱軟黃毛鴨屍體,拍攝中不知是否為戲殺生,殘害活生生黃色小鴨,又或者只是導演的力道拿捏不恰當,因為就算在精神上、實質上都影響這事件至深的劇中人物「死囝仔」的下場,也只是靠女孩的眼淚來間接描寫其慘況爾。


結論
「白米炸彈客」,這個成也媒體、敗也媒體的詞彙,不可諱言,遠遠大於江彥德本身的名氣,同時也讓米受到政府,更是國際的重視。而諷刺的是出自於媒體的恐慌,僅是雙面刃其中的一刃,而成為抗告訴求。只表達二刃之一的這個態度與角度,無論在媒體正義,或是媒體識讀的觀點,都不足以完全的表達這一個「看起來不偏頗」的故事,也讓電影黯然失色,尤其是站在社運的角度亦然。作為電影,要能夠跳脫樣板的政令宣導,要有故事性,要使完全沒有知識基礎的人也能感通,這樣的社會議題電影,站在同樣在2011高雄電影節,日本描寫災後社會電影《不道德的秘密》面前,描繪筆觸與故事氣勢,甚至演員表現,高下立判!

註:吳音寧,2007年,《江湖在哪裡? ──台灣農業觀察》,印刻出版。

, , , , , , , , , ,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