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素樸勛 活動、演講、專訪、劇本、創意行銷、喝啤酒 請聯絡我:geotian(at)g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11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38600.png   

(Evil - In the Time of Heroes, 2010)

文/素樸勛

《殺恁老屍》超級糟蹋血漿以及人頭的低成本虐殺殭屍片,看得出刻意要硬造大場面的用心,除了硬湊的愛情,硬生生的湊出大圓滿結局,快點離開雅典,否則我比古希臘的詛咒,提早先爆炸!

血漿濕身不用錢

片頭一開始,血漿濕身,以直澆方式從腦門灌下,一邊介紹出場人物,人物或比出槍枝手勢、或賣弄隨身短刀,擺明了賣弄源源不絕的血漿。在片中的虐殺片段,大多是直接的砍脖斬頭,道具的人型以及肢體,組織柔軟,很容易就可像果凍搬切割拉扯,與真實的屍身似乎相去甚遠,因為用赤腳就能踩爆還挺不夠時尚。在臨演方面的殭屍海,由大量的臨時演員擔當,在這方面的成就,總是許多喪屍片的必須,而免不了的足球場場景,人山人海的砍殺,在這個足球成份極高的國家絕不意外,在電影最末也出現了一次,卻以另一種不一樣的姿態。

BODY.jpg  

(就是這些搶戲的肢體,根本不用錢的砍殺,來,換你了(遞))

希臘古戰士

師出同源,如同斯巴達戰士的帥氣披肩,以茅槍手刃,土法砍殺殭屍哥。鏡頭先回到古希臘,開始以圍爐夜話的垃圾話集錦,簡陋的緊鏡頭和髮型,實在難看得出是幾千年前的場景,還以為是2011金馬奇幻影展:《失控RPG》cosplay類的出場,以一個「我可以叫你一聲父親嗎」夠煽情的被殭屍咬將的死前遺言,莫名的跳了現在,到底,被詛咒的是現代的情侶,還是古時候的殭屍?在《殺恁老屍》全片中古與今的交錯,為的是要強調古代詛咒這一回事,因為兩邊的連結根本勾搭不上,什麼「骰子的方狀物」也是莫名的存在。 而殺戮殭屍這一回事居然變得有趣,砍殺到了一種「紅眼」的境界,居然開始以口啃咬殭屍,讓觀影人心裡提防堤防「這樣不會被感染嗎?」,謝謝,編劇根本沒有想的這麼細,用牙齒咬殭屍真的很爽這樣。

oild.jpg   

(雅典,一樣是城邦政治,不說你不知道我不是斯巴達,看我的現代髮型古代刀!)

 

不如不要的袒胸露乳

主角正妹沒有露乳,反而是臨時演員的妹被抓去了衣物,然後沒必要的露乳,一下就死了。 作為男主一的迷彩哥,被血漿濺瞎了帥氣的臉龐,殺完了體育場的戰役之後(雖然殺戮過程被剪掉,明顯的逃避大製作),大家都血漿濕身,臉龐都沾污了,唯獨迷彩一哥手揮一下,就恢復帥氣,正當,同行的逃竄者,滿臉髒污....。這部片的的角色太多、分線太多,很多不是傳統電影應該有的劇情,這裡沒有,傳統要連戲的場景,也沒有。要連戲的劇情,譬如某人死亡,卻又復活的交待,也不需要有,但是戲裡卻以「你不是死了嗎?」、「我痛一下就醒來大家都不在了」來提醒觀眾。完全就是一個沒有嚴謹的在乎這些拍攝條件,只在意血漿跟砍殺,於是曇花一現的露乳,跟突然來一下的反串,跟突然有人類殺人類,突然有了愛情出現一樣,一切都是隨機無意義。

死活劇情無節制

男角二死而復活,居然放過他,沒有交待,謎樣骰子物的作用下,這個無聊色男,卻突然有超能力,遠古被詛咒的洞被打開了,圍著洞的是一些類似要「看足球」的喪屍,他們異常友善,居然不會咬人,是因為真的要看足球了嗎,後來奇異的電極、閃電出現,明顯是超沒有誠意的特效,好一段折騰之後,最意外的事情發生了,那就是....所有人都復活了,來個奇妙的圓滿結局。而政府的轟炸?完全不用在意,根本也是無意義的一個支線,全然純殺砍,無異是最具深刻暗諷的當代希臘政治寓言,不負國人期待。

eittoh-BLOOD.jpg  

(「棄城」即將上映,想想這些血漿,還有臨演的張牙舞爪FU,這才是電影最重要的過程啊。)

話後

筆者上一部希臘片2011金馬奇幻影展:《修女與戰士》唯美到不行,與這一部反差很大,於是,希臘的多元以及電影類型的技術和展現,都可見一斑。端比希臘當今政治以及經濟的動盪看來,這樣深鉅毀滅性的痛快斬瓜切菜,人如同噴泉般血流如注,狂亂的無政府狀態,果然是深得街頭這些擲汽油彈者的心,一個心靈的痛快出口。

gty_greece_protests_ll_110628_wg.jpg  

(現實的希臘雅典街頭,一位示威抗議者在催淚瓦斯中竄逃,之所以有鎮壓,是由於年輕人向維安單位丟擲石塊以及汽油彈。

照片來源法新社:June 282011 in centralAthens) 

, , , , , ,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蝸牛食堂》   

(食堂かたつむり, 2010)

文/素樸勛

鄉村的歐洲貴族

以今日為基準點,回顧舊日本。明治維新之後,日本對於西方的崇敬,近乎崇拜,在今日的日本人們的身上留下了諸多印記,當時在建築、觀念上,都不可避免的由於國家主導,而陷入種集體情緒,這樣的集體情緒帶動了以舶來品證明身分地位的風潮,扭曲的媚外觀感,也在社會、經濟領域中散播開也留了下來。所以,在老一輩居住的鄉村聚落裡,有著不搭調的仿羅馬艾奧尼克柱式(Ionic Order)的建築,有牛仔衣著、法國仕紳、黑紗寡婦,杵著柺杖在田中、梗間,達達達的悶聲用高跟鞋敲出聲音。

所以就這些歷史的遺物而言,關島撤不掉的美軍、鄉下的奇異巴洛克風格,某種程度上都有著相同的宿命淵源。那麼,與蝸牛食堂的倫子有何干係?

村妹與風塵媽

主人翁倫子,不倫的倫。由於其母的風騷名號,在兒時就將自己的童年葬送,以自己任性的離家出走。奶奶死後,由於親情的一無所有,被印度人欺騙了感情,在性觀念以及人際交往,都返祖現象的回到了原點。不裝扮不說話的村姑模樣,柴崎幸的扮演居然誠實的素顏以及增胖,這樣的無言演出在其先前與妻夫木聰的偶像劇作品(Orange Days),也是扮演一個失語的女子,就有過了這方面的演技。而失語和以字卡代言,使其更加的笨拙了,益加笨拙的種種作為,一方面異於其母在男人之間悠優然自得的特質,二方面更突出其華麗的廚藝。

壓抑的性指涉

奶子山下的村落,和毫無愛情悸動卻一直作嫁他人的食堂過程,不禁讓讀者、觀影人期待倫子的愛情邂逅。但她的性慾甚至幻想,都早已建築在對於食材的操作之上,對於直視戀愛中飲食之人的狀態,在小說中被描寫為等同於直視乳房以及恥丘的羞赧之感。性慾被壓抑的,還不只是女兒而已,片末母親貞操的翻轉,讓風騷的罪名,一夕之間被刷新,直逼掛上貞節牌坊的境界,老處女的性壓抑,在這方面與女兒卻又相知相惜。不過,何以處女產子,卻又是觀影人必須入戲的趣味課題。

食材這回事

食材的多樣,以卡通式的動畫呈現,呈現在好比小當家一般的誇張料理感受、呈現在倫子繼承其魔法阿媽手藝的神奇手繪筆記本裡。在電影中,刻意的端出了印度、西洋、日式種種料理,雖然缺了譬如土耳其,沒有樣樣到齊,但是感覺卻是到齊了,尤其是與味覺相連的戀愛感受尤如是,我愛你濃湯,也是以足夠法式的 Je t'aime 命名。在料理過程中,最為華麗的不是食材,而是華麗的處理製作以及命名,於是,在沒有文字作為傳遞感覺的狀態下,許多烹煮過程,正如門外漢觀影人如我,只見到滾通通的平底鍋,又或者,在其將熟汁的瓜剝開之際,心理期待電影對白說出石榴這兩個字,來熟悉觀影人對於食材的認識。料理的無名,卻在後來的法式小羊排料理中,卻密集的出現了華麗命名,是否,來自於歐洲的符號較為有氣勢,而值得在電影裡文字書寫呢? 食材的禁忌,也不忌了,好比在性事方面的壓抑,全然解放在食慾上,親愛的寵物豬隻,小鴿子,全部可以入菜,毫無忌諱。

話後

毫無忌諱的,讓筆者想起了一道在巴西節奏緊湊電影《刑男大主廚》中出現的螞蟻料理,其由於被監獄老大得知了下了肚的美味,居然是骯髒的螞蟻,而被揍了一頓。同樣連結食慾以及性慾的這兩部電影中,《刑男》是放縱的,《蝸牛》是壓抑的,而蝸牛食堂的原著小說,被稱之為癒療系小說,又配上蝸牛的命名,於是得知全本節奏並不快速,而是以過於優雅的漫步,緩緩舖出,關於不倫的倫的倫子,她的食堂故事。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 , ,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