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素樸勛:geotian(at)g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11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3.jpg

 

3 Idiots , 2009 (Hindi: थ्री इडीयट्स)《作死不離3兄弟》(港)

 
文/素樸勛
《三個傻瓜》是非常成熟的印度式的商業片,其所談及的教育制度,其實是諸多發展中國家共同面對的學習問題,筆者有體悟但非專業,所以用商業片角度切入,是不同視角觀點。要避開眾多評論以教育的高旗來揉入自己的評論,因為把影評寫成另一個教案,無非是對批判教育的此片的莫大諷刺。

gha.jpg

 

《未知死亡》 (Ghajini, 2008)


前作《未知死亡》與票房
《三個傻瓜》最大的成就是在2009年打破了印度史上最賣座電影票房,創造了全新的紀錄,上映第一周,就獲得七億九千萬盧比( Indian Rupee ) 的佳績,約莫是五億三百多萬的台幣票房。這樣的特殊性還不夠,因為其所打破的前一個紀錄保持者正是同一個男主角,也就是阿米爾可汗 (Aamir Khan) 所主演的《未知死亡》(Ghajini,2008),在其中所展現的復仇形象,與《三個傻瓜》中的藍丘大異其趣,也證明了其戲路的多變與表演魅力。另外比較為人所知的同為探討教育的《心中的小星星》(Taare Zameen Par,2008),為阿米爾可汗親自執導並演出。

xin.jpg

 

《心中的小星星》(Taare Zameen Par,2008)


Airtel公司的成功置入
置入這件事情,一直是備受爭議,但若將商業性與人文氣息兼顧,無失為一個至好作品的必要條件。筆者檢視亞洲的例子,特點出《手機》《天下無賊》《非誠勿擾》的導演馮小剛,其重視電影的賺錢能力,也尊重觀眾的集體智慧,卻對媒體和影評人的菁英主義採取敵視態度。其在電影置入商業訊息的豁然大度,直接挑戰了諸多電影導演的藝術潔癖。

 kareena-meets-airtel-winners22.jpg

 

《三個傻瓜》女主角Kareena Kapoor參與Airtel的活動


回到《三個傻瓜》中,各位觀影人可否記得的病床上的那隻無線網卡,是來自於印度的一家電信公司 Airtel 。Airtel l當然不僅僅和 Kareena 合作,更提供了行動電話可以下載三個傻瓜電影原聲帶鈴聲的相關服務。 筆者認為,與商業性成功的結合,無非是一個國家的電影工業可以強大的原因。

不能免俗的Kareena:

 

K1.jpg

K6.jpg

K4.jpg

 

K2.jpg

K3.jpg

 

 




最後附上被打破的前前任的票房冠軍 《如果愛在寶萊塢》(Om Shanti Om)的電影歌舞

 






, , , ,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愛情對白》假裝多好

(Copie conforme, 2010)


文/素樸勛

開放結局
也許他們未曾相遇,也許他們原本認識一陣子,也許他們可能真的是情人。而這個源自於導演阿巴斯‧奇亞洛斯塔米 ( Abbas Kiarostami )  本身動機的未知企圖,正如片名 ( Copie conforme,原版複製品之意) 所道出的哲理,一切都是原版的複製品。真切的愛情模樣應該為何,其實是不必在意的開放結局 (open ending)。所以這樣的情調很魔幻,甚至稱不上是愛情,是個人因素的感情發洩,原因他們倆該有點熟稔,所以才可以這樣忍受彼此。

電影的張力以對白呈現,與其說是對白不如是辯論,出自於個人因素濃烈的情感表達,是單方面的愛戀也是宣洩。彷彿由眼淚以及詰問,由茱麗葉畢諾許所飾的法國女子,用她濃烈的表達,領導英國作家 James Mille 進入她的情緒,從咖啡店開始「入戲」,並且,也施回其反作用力。

智者形象
在《巴黎小情人》中,點破風流帥男心境的是智者吧台,只消幾個眼神,就洞悉了男人的企圖;在《愛情對白》中只消端一杯咖啡、一通電話、一抹鬍渣,就了解女人的心情,並提給法國女子觀影者永不能得知的忠告。

片頭作為兒子的的尖銳提醒,甚至詰問,都將法國女子描述的像個花癡。其觀察入微,並姿意妄為的在兩個大人的旅途中,即使缺席,還是能成為鬥爭的辯論開端,James Miller 說小孩是哲學家,確實在電影裡扮演的,在那一片厚重劉海後面打電動,他是單純的智者。

他們的語言
愛情的天平高度,若以畸形論,以背對著的姿態為勝利傾斜。單方面的愛戀,以語言為隔閡的夫妻誤會(即便他們不是真正夫妻),那種以「我不改變」為優先的自我中心堅持,即便是至小的刮鬍子情事,到後來,甚至他們的爭執也是用義大利文,這樣氣頭上兩方面其實都妥協的爭吵甜蜜,其實都沒人發現。這是種諷刺的妥協,一個不懂法文的英國作家,一個原本迎合而說英文的法國女子。

假裝多好
入戲之後,假裝的情人用來宣洩,無論過去15年的情緒,應不應該給 James Miller承受,都不是問題。因為他的著作討論美學的原創與複本,心理卻羨煞直觀這些美的、未經繁複辯證以及複雜思緒的侵擾,亦及平凡人。以法國女子的姐姐作為話題,那個只愛她所認為所愛的,並強調那本真的原作,其實就在認定者的心中。這樣的認定,將美學定義披澤於道路上的一草一木,無非是對法國女子來說是種漂虛的浪漫,因為她經歷了現實的婚姻,孩子的爹的缺席,並在陰暗的地窖裡等待邂逅、甚至是藝術品的觸摸,卻被澆了一頭冷水,於此為開頭,其實正在暗示兩者情緒天平的高低傾斜。

而假裝的愛情告白,變成了辯論,情緒化、孩子氣、沒禮貌。作為一個15年婚姻的註解,一個假裝的肩膀、高跟鞋走累的鞋跟,也許只是複製15年前的愛情味覺。咖啡店裡兩個窗戶的故事,描述寫作動機的暗示敘述,在最末的場景中被重新提醒。只是導演處理James Miller 與法國女子一樣的在畫面正中央思忖著自己的面模,充滿了整個畫面,卻等不到觀影人的期待,期待他妥協的刮去那一整個下巴的鬍渣。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巴黎小情人(La belle personne)

(La belle personne,  2008)

文/素樸勛


小說《克萊芙王妃》

原本是電影雜誌編輯的克里斯多夫.歐諾黑,其電影具有濃厚的文學氣息。本片改編自拉法葉夫人1678年完成的小說《克萊芙王妃》,為世界文學中孤獨的經典,原作中主人翁沙特爾小姐許配與德高望重的王子,但澎派的愛情卻周旋在王子與公爵之間,經由坦承與公爵暗通款曲,王子最後悲憤自殺而死,沙特爾小姐面對著眾人的指指點點,於是在世界文學中成為
著名的為了避嫌而遠離人群的孤獨角色。

背德的年紀
歐諾黑導演的上一部《巴黎小情歌》中,經由那缺席如鬼魅的逝去女友,影像著重於男子的哀傷,是逝去摯愛的那種,其延伸的性別自覺,在俊美演員路易.卡瑞的詮釋下,毫不意外。只是在面對年輕小同志追求時的拒絕以及別過頭去的壓抑,這個分支對於「壓抑」的描寫,在《巴黎小情人》達到更深境界。《巴黎小情人》描寫的女孩蠢動卻壓抑的孤獨,那種
必須卻又難以遏止的熱情。舞台時代不再是原著小說的宮廷而是高中校園,那背德的年紀,是具有早熟愛情高中生,與既有社會熟成男女的背德,那受到繁複人際關係以及教條下的秘密邂逅不同,至少是顛覆了那個以及這個年紀該有的故事。年輕女孩壓抑的孤獨,來自於監視底下、道德約束的制約,毫不遜色於封建宮廷,以及大人的世界的壓力。

孤單是崇高的愛戀中,必須付出的代價
校園是個再也浪漫不過的地方了,但是要與男老師談戀愛似乎是另一回事。在片首最初的鋪陳 路易.卡瑞所飾「倪慕」老師的出場,以及那刺激的下體抓捏,就道出了此大人之間「熟成世界」的道德觀念表現,於此,對比轉學生茉莉強烈的道德觀感,有意捍衛但身體卻不聽使喚,那種只能聽其聲音,卻要壓抑見其人的深刻掙扎,居然是源自於不願意再漂泊了的自我保護機制。最後我們不知道茉莉的過去,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裡,卻給了風流瀟灑的俊美男碰了一個心碎的釘子,也讓他斬斷了所有女學生以及女老師,在街道上,僅得乎一口失落的煙。也許早熟的轉學生漂泊女孩,這次反而給多情的老師上了一課,只是她的孤獨,都不為因為那為愛她而死的人,或是她愛死的人,在身體上以及心靈上而有所解脫。孤單是崇高的愛戀中,必須付出的代價。

 

2013金馬影展 核廢料中野炮所以存在《愛慾來襲時》 

2013金馬影展 美學奢華盡是劇情過場《寂寞拍賣師》 

2009金馬影展:《魔幻女兒國》村姑名模獵男人 

2009台北電影節:鐵血統治下的女女主角《穿制服的女孩》 

《漂流古巴》導演Lucy Mulloy訪談 中譯 

, ,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