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素樸勛 活動、演講、專訪、劇本、創意行銷、喝啤酒 請聯絡我:geotian(at)g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3D食人魚

(Piranha, 2010)

文/素樸勛

奶味浪濤盡折腰

與其說導演阿甲哥(Alexandre Aja)是要挑戰道德限度,不如說是向純樸的人性致 敬。因為除去維多利亞湖一萬五千名的辣妹寶貝,片中最為賣弄其金光閃閃的資本符號的角色,都紛紛慘死,而且死亡順序按照人性剩餘遞減排序,有極大正相關。

兩萬名的青少年流入純樸小鎮,帶來的衝擊不僅是 比擬《胡士托風波》(Taking Woodstock)狂歡帶來的麻煩以及敗壞風氣。道德層面,極盡賣弄的是泳裝美乳、惹火比基尼,成堆的啤酒以及濕身寶貝。


而賣奶、狂歡氣氛在本片成為主流,這些作為主流 的盲目正是愚蠢的大眾,亦即在先知者發現異狀之際,不畏官方警告反而歡樂跳入水中直喊:「DJ!音樂催落去」而一個個趴噠趴噠落入水中,以食人魚視角的主 觀鏡頭此時對著美臀、長腿、嫩奶,游將過去,不出若干,帥哥美女眾都由狂歡轉哀號,人性的貪婪以及大愛亦在此時展現救援或自私逃竄,僅管哀鴻遍野滿江紅, 嫩妹肉體都折腰。

直來nom nom無虐殺

食人魚沒有虐殺,而是直接啃食。與阿甲哥前作《魔山》(The Hills Have Eyes , 2006)的離開文明世界的變態性格殺人魔不同,食人魚是以「古生物設定」的動物,是禽獸、畜生,對於「虐殺」,當然不比國片《絕命派對》的「虐而殺之謂之快」,更來得人性變態。食人魚就是直接咬食、啃肉,沒有戲弄、心理戰術,就如同外國影評人Annalee Newitz 對於原版食人魚電影,1978年版本的食人魚攻擊描述:「There are lots of scenes of shadowy fish going "nom nom nom" on people's hands, toes, crotches, and faces.」其中食人魚「喃喃喃」咬著人們手部、腳趾、胯下、臉部的昏暗鏡頭的重點即是咬食聲音「喃喃喃」的直率。

於是在《3D食人魚》(Piranha, 2010) 的預告片中的最後一顆鏡頭,食人魚眾對女主角「威脅性的水中威嚇」片段,在原片中並沒有見到,電影的預告與正片本來就多有落差,正是不想拐彎抹角的殺人企圖。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你一萬年

Love You 10000 Years, 2010) 

 


文/素樸勛

有日本血統的新類型國片,導演北村豐晴揉合了動畫效果所營造出漫畫般的表現方式。以台日文化交流所激發的火花、摩擦的戀愛角度切入,主人翁不刻意賣弄帥氣,無刻意勉力營造如夢似幻的偶像風格,但獨挑大樑的男主角仔仔仍有其冷面的痞子魅力。

 

日本妹想像

台灣對於日本的幻想不僅止於加藤侑紀所扮演的女僕,以及「雅美蝶」一般的嬌喘,這樣對於日本的想像,在真正與日本女子相遇、相處之際則是截然不同的另一件事情。

異國戀情除了語言必須跨越的基礎之外,那種基於不同文化背景而場成的人格習慣,正是任何情侶都會面臨而必須磨合的,在此加入了日本、台灣兩個不同文化的火花,無論是日本妹「會不會遇到帥哥」的想像,抑或是台灣男對於「異國深度交流」的渴望。

 

日本妹所訂定的戀愛契約正是本片所貫穿的兩人「有約束」的戀愛規矩。這樣的契約以分手為前提,嘗試解構愛情的依賴、分捨,而希望在賞味期限到達之前好好嚐鮮。而戀愛終究是難以解構的,三個月的纏綿分離,最終成為「愛你一萬年」的保守派愛戀故事。

 

後殖民kuso

在《海角七號》正當紅之際,諸多被日殖民的論述反撲,甚至老一輩政治正確論者,認為海角七號不過是對於日本殖民後臺灣的讚頌與哀愁展現。歷史不能翻轉,但我們能詮釋。在《愛你一萬年》當中,對於海角七號的再詮釋,其實只有一個鏡頭,這樣的點睛跨越了後殖民以及一大堆勞什子的嚴肅論述。

 

正是最經典的俗濫故事,過於煽情的掌心戲碼,在《謎樣的雙眼》中對於《鐵達尼號》中蘿絲與傑克的致敬。一樣的橋段在不同的文本卻有了另一種顛覆、遊戲的娛樂感受。這樣的kuso的厚度,當然不若《史詩大帝國》、《驚聲尖笑》一般的直白作賤,而更是接近嚴肅的後殖民玩笑。

 

《愛你一萬年》的笑料鋪陳,如周渝民在一次訪談中所言:「導演希望的誇張式的表演方式,但是我在同一個鏡頭試了三次,都表演我要的,導演就不再堅持了」。仔仔所採用的是情境式的演藝方式,他認為喜劇不需要誇張肢體與感染,而是帶到那個「點」,即使你不笑,觀眾也會被你逗樂。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e.jpg

(Despicable Me, 2010)

文/素樸勛

神偷奶爸

當犯罪成唯一種商品,必須經過資本的邏輯去運作,資本的存在成為一種諷刺。即使是犯罪本身也不能遁逃於資本邏輯的運作,如此有限性的叛逆,將犯罪作為一種戲謔,一種並非認真為惡的遊戲。作為神偷的主人翁,其如同《靈魂餐廳》中的藝術性格廚師一般,想要成就的是一種藝術、一種事業,而非一種可獲利的經濟。這樣的藝術家性格,在資本邏輯下皆顯得渺小,對於資本作用社會的反思,是電影反映世界中極為重要的母題之一。

 

親情補償

主人翁的際遇設定,其典型(prototype)似電影史上一個重要的角色:《蝙蝠俠大顯神威》Batman Returns, 1992中的企鵝人(Oswald),誇張又尖尖的鼻子,擁有不甚好童年以至於人格不健全的設定,以及聰明的頭腦,並依其黑暗地底下的個人魅力,擁有難以計數的追隨者。童年部份的親情缺陷,說明了這位「神偷奶爸」對於親密、感情的拒斥。這樣的親情缺憾,成為得以貫穿全片的主要訴求,那可以被預期的親情融化,與正邪之間對立的勝負對決。

 

科技胡瓜

中文版的配音認真對照,將西文假借為客家話,並輔以台灣地區聽的懂的「梗」,實在是相當用心,並作賤瓜哥自身的遭遇,在笑料方面可以與台灣觀眾感通一二。不過諸如「我不能同意妳更多」等過於英文口語的台詞,仍然是可以更強化許多。

 

而由於動畫的表現方式,使得科技是一種狂想的存在,無論是奇妙的飛行器以及奇觀式的建築,都是一種童話式的表現卻有外星人般的工業科技,在此對於人類科技的物理條件不必過於仔細,而得以有如同《摩登大聖》(The Mask, 1994)一般的誇張武器呈現。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JJ20100728-001.jpg

文/素樸勛

跨越官僚

動物園與觀光局的角力,使得必須要脫離動物園的本質而向商業的「遊樂器材」靠攏。如此背離「動物」的本質,投機的提升了短暫的遊客數量,從大人的觀點來說,這些數字與預算,正是與童趣的動物夢想殺手。相對於此,由吊車尾動物園奮發向上的勵志奮鬥,更是鼓舞人心,作為「活水」而使動物園注入新活力的年輕男主角,從一片老年員工的慣性中脫出,從平淡的籠中物,挖掘出動物的特色以及大自然的神奇美麗力量,在片中一覽無遺。官僚傲慢之後,最終還是庶民的勝利。

 

囚禁正義與棲息地觀點

對於動物權,那奔跑在自然的權力,而被人類囚禁的污名。經由旭山動物園園長的解釋,那給動物棲息的囚禁,正是由於動物本身的棲息地被壞使然。而在人類照料之下的動物,其壽命益加延伸。而作為此正義挑戰者的「人權團體」一昧的以「囚禁就是罪惡」的放生態度,實在是破壞生態的無知觀點。

 

物種的禁忌

以人為本的思考空間,正是以「萬物之王」的邏輯為出發點,而人跨越上帝的職權,對於動物的親密,誤以為人為本的感情,超越了自然界的限制,從非洲象的親密以及猩猩的培育來觀之,人類跨越物種的禁忌是很嚴重的天譴,這樣的道德勸世,在日劇中普遍出現。跨越物種的天譴,人類付出的代價,在《搶救旭山動物園》中除了可愛企鵝飛天之外,也有嚴肅的深刻反思。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fatih-akin-soul-kitchen.jpg

(Soul Kitchen, 2009)

阿金的《靈魂餐廳》與其他朋友之比較 

文/素樸勛 


法提阿金(
Fatih Akin)的《靈魂餐廳》 

在靈魂喪失的年代,大眾文化的低級趣味成為鋪天蓋地侵蝕人類腦髓的病毒。法提阿金將其假借為盤中物,開始藝術性格與真實世界的拉鋸戲碼,主人公揭示了大眾文化的潮流「投機者」的妥協隱喻,而具有品味的孤獨藝術家,只能以憤怒的老兵姿態存在。資本家、藝術家,兩者的結構張力,以伯樂的知遇之恩做結合,此張力得以證成在任何職場的權力結構。


藝術性格請滾蛋

職場上對於藝術性格的排斥,通常建立在對於「營利」的商業妥協之下。劇中「你這投機者」直指的是大眾文化粗濫製造與無品味的閱聽人之間的共謀關係。而如此共謀的場域,就是破爛餐廳卻以靈魂為名的弔詭場景。料理的過程與使用者的滿足感相對比的諷刺,好比「原味內褲」的製造過程面對客戶滿足一般契合。而對藝術性格的排斥,正是本片諸多矛盾的救贖。


作者性別權力敘事

生產工具的「所有權」是本片敘事線之一,而資本擁有者的「敗家」形象,比較另一德國電音經典《蘿拉快跑》中的頹廢男、《靈魂餐廳》的假釋哥,男性。而具有洞見,具有撫慰、善後的《靈魂餐廳》外場女、《蘿拉快跑》蘿拉,女性。男性女性在此一支線敘事上的努力,總使敗家的劇情可以逆料,但性別的另一支線,「國稅局女幹員」的復仇,更是兩次顛覆性別權力的小情結,在此舉例說來,從嚴肅的政府形象,轉化成放浪女,在男性的勝利炫耀之際,轉化女性的復仇。


從《刑男大主廚》的烏黑手指談起
 

葡萄牙文的另一部頂尖廚房之作,《刑男大主廚》(Estomago: A Gastronomic Story, 2007)是正統的單線劇情,倒敘方式。其廚藝竄起的過程除了有細膩的髒烏手指到潔淨手指的描寫之外,在菜色、食材上都具有相當程度的考究以及新奇呈現。在食慾與性慾的連結描寫也是以一個固定的「聲音符號」,嘗試綁定觀影人的聯想。而性慾在《靈魂餐廳》的綁定是以「物體符號」,宏都拉斯樹皮(tree bark from Honduras)來鑲嵌其中。

 

延伸閱讀:

2008-12-16 烹飪殺肉一般流暢《刑男 大主廚》

關於宏都拉斯樹皮的科學根據 http://www.botanical.com/botanical/mgmh/c/casama26.html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