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素樸勛 活動、演講、專訪、劇本、創意行銷、喝啤酒 請聯絡我:geotian(at)g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10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騎士出任務

(Knight & Day,2010)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文 /素樸勛
詭譎的開頭鬆懈,讓人一頭霧水。殊不知巧妙安排的情節不僅轉折,不拖泥帶水的動作場面,以模糊的暈眩作為動作終結,是動作愛情的良好結合,更不用說甜姐兒的傻透,異國情調華麗到了不真實,是一個極為光鮮亮麗的愛情故事。

甜姐兒
卡麥蓉的傻勁與克魯斯的全知全能是強烈對比,這是一部英雄片,英雄的不死正是英雄存在的原因。由英雄故事必要堆砌元素的「女」以一個既是公主卻又是打女的雙重角色出現,片末並以聰穎的慧黠形象,來顛覆既有的又傻又甜風格。

素樸勛的白木電擊

不死男
死而復生的超能,是屬於讓敵人恐懼的一種超能,鑲嵌於時代劇的英雄人性化,有愛情有偏執,甚至一度將觀影人的線索誤導,這樣愚弄觀眾的方式好比在「追殺比爾」中電話響將,讓觀影人迷惑是電影院裡的手機亦或是螢幕當中的聲響。這樣被是人物誤解的英雄,誤解的反叛,更添加了悲劇氣質。



FBI的現代壓迫與愛情故事
古時候的官民對立,到今天這樣公權力的傲慢更不斷出現在當代好萊塢戲碼中。槍枝的使用以及爆破等武器描述都僅是華麗的過場,並不若007一般的刻意描寫如此男性氣質過於濃厚的「器械科技」描寫,當然沒有到「險路勿近」中對於器械的咀嚼般鑽研其中,因為這是具有濃厚男性特質的。「騎士出任務」得以受到夠多女性觀影人的專注,正是基於不刻意強調動作無限打鬥,使得作為一個動作類型片,更加浪漫了。

FBI作為一個神秘又笨重、具有濃厚的美國主義的機構,其表現的權威性,亦可被顛覆。片中過場的消防男,是一個具有保守性格的「前男友」,看似有些同情,卻由於一個不應該的莽撞,而嘴臉難看的接受了虛假的榮耀。這樣非單一性格的角色轉折,不論是具有權威的FBI、善良前男友、傻妞、被認為為是發狂的湯姆克魯斯,都不具有單一性格以及形象,甚至以對立的方式呈現不同的性格。

這樣的對仗一直存在,不論是角色、劇情、懸念、愛情的浪漫伎倆,甜蜜近乎於「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橋段的再現,無論是甜姐兒、不死男亦或是那些華麗的動作過場、異國風情,其實都是在堆積愛情的浪漫。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妞約遇到愛

(Whateverworks, 2009)



文/素樸勛
雖然片名以為要賣弄浪漫,卻不是《紐約我愛你》一般的紐約愛情故事。《紐約遇到愛》是如同《戀夏500》一般情人不能夠談論的電影,走出戲院,失語。在戀人亦或未滿、同志亦或對於愛情忠誠而痛苦等等的迷惑之人,這裡提出一個信仰的破解,兩部電影對愛情極度解構,卻又無法全然解脫。對「怎麼樣都好」的當下描述,正如「已知光速為不可能被超越之速度,那麼你在急什麼?」,此物理的理性笑話,與美國2007年上映影集《宅男行不行》(The Big Bang Theory)中的挖苦、諷刺,物理宅宅搭上鄉村女孩的絕配一般,在《紐約遇到愛》對於一個意欲與世隔絕,自命不凡嘴巴壞,卻居於紐約之人的愛情碎歲唸,連觀眾都被他挖苦一番,而且主角他會盯著你的眼睛看。

科學不是愛情
伍迪艾倫在此片中有用帥哥,但是並不是主角;主角是一個天才,但是是個賤嘴跛老。量子力學的理論在物理界是相當高的學問:「我都能搞的懂量子力學,怎麼不知道你這個小女孩在想什麼」,這是非常解構愛情的經典台詞,好比SUMMER在《戀夏500》認為:「有的人愛的死去活來,那是他們看了太多浪漫愛情故事」

但是,最終愛情不能科學、不能量化,不能用先知來預防即將生的可能,然後心裡就會舒暢豁達,如同許許多多愛情故事一般,死去活來與愛情的短暫似乎成正比。縱使政治、民族、資本主義、商業行銷都能被解構,但是唯獨愛情不能,所以即使是提出如同數學習題的般的「一個我可以出現在兩個夢中嗎」的邏輯,也逃不過無法被解構的愛情。萬物被解構,宗教、民族、政治...唯獨愛情不能。

解構的嘗試
解構是什麼意思?就是為了要建構,而建構是為何?好比為了要作一盤龍蝦沙拉,然後開始去瞭解龍蝦以及沙拉,分開認識,然後為的就是要再現沙拉。而戀愛的快樂與哀愁,其實交雜在一起,而且利害關係,也難以釐清。愛情理性的分析,往往無法帶來絕佳的愉悅笑聲,希望永恆卻又心動於短暫。於是把歡愉抽出來,不想到對方男友、老公、年紀等客觀因素,享受這一下的歡愉,就是解構的意義。不過你若只把龍蝦單單拿出來啃食,無異是沈溺於龍蝦本身,而沒有美奶滋、沒有沙拉。與愛情隱喻的是,也許你可以單純的享受一個不完整愛情的面相,但是你終究會想念整盤的龍蝦沙拉。愛情不能被解構,也不能分開來吃。總使主人翁言談之間目空一切,還譴責性壓抑者,但是仍然作了及不理性的抒解行為,尤其還抒解了兩次。解構的嘗試最終失效,但是《紐約遇到愛》還有伍迪艾倫的使用角色切割劇情的功力,並不只是愛情的戲劇性爭辯,當然對白之精彩,亦是神來之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36個故事》

(Taipei Exchanges, 2010)

文/素樸勛

富錦街
    朵兒咖啡隱身於巷弄中,很安靜。小時候通勤、生活,對於此街道的諸多熟悉交錯,雖沒有刻意留神,但是那街廓更經過電影的膠捲的投射之後,所殘留下的神韻,匆匆一瞥也能熟悉指認出來。偶像劇《命中注定我愛你》以及電影《藍色大門》在那一號公園、《第36個故事》在朵兒咖啡館、《向左走、向右走》是在民權公園那對面一排的房子,以及蘇慧倫的「鴨子」是在靠近朵兒咖啡館的公園所拍攝,只是那個溜滑梯的鏡頭,因為被拆除而再也見不到了。
    
    民生社區的公園非常之多,近一點的滿部樹草的上學路線,遠一點民生東路走到底的河濱公園。而且多為4到5樓的矮房,並不會壓迫以及搶走了採光。日間的早市以及夜間的悠閒,都是被稱之為「異國風情」的一部份。雖然我不覺得有任何異國風在富錦街其中,但是那經由菩提樹葉灑下來的陽光很好。

機場、肥皂、咖啡店

    松山機場:
    機場就在旁邊,所以有這麼多美麗空姐也不意外。而機師與空服員的感情卻沒有被放到咖啡館,而是硬生生給了一個不屬於天空的女孩子。而那些文青的抒發,居然凌駕了這些不確定在不在場的空姐們,不到是不是真實的故事讓她們聽的好是滋味。這是文青的精神勝利。

    三十五個肥皂:
    三十五個故事並沒有滿足三十五個,但是肥皂有確確實實的三十五個。那些難以企及的三十五個城市,有濃厚的歐洲、非洲等等的異國風情,就如同我們對這世界的想像一般夢幻,甚至僅僅是故事卻只要強記他的城市名字,而關於其他的記憶或故事內容,就都化成了一個個肥皂,肥皂又發芽生出了繪本,那些屬於朵兒的繪本,卻又有人要把它們搶走,在這個尷尬的兩人性格一來一往之中。縱使不是那樣直接,可以化約的說是肥皂而引起了朵兒的自我辯證,而在一切糾結的懸念之際,戀愛的救贖很快就來臨,鋪梗一次用完,一樣是因為那樣莫名的美好。

    咖啡店:
    個性的朵兒任意開店,從天而降的一車海竽,開始與奇特的人客有奇特的互動,那樣具有個性的你來我往之間,只有「怪咖」才能與生活與眾不同的人兒對談,甚至以朵兒妹妹那樣在片中所抓緊的幽默角色,能讓許多害羞、過往的旅人、客人,都能享受到人的溫度。與金錢交易的方式不同,本片「以物易物」的精神既好玩又麻煩。也讓朵兒姊妹所扮演的兩種不同觀點的性格,相互的辯證又相互羨慕,更以命運的交換告終。只是那城市冷冷的溫度,無人的城市光景也不夠力的說明命運的偶然,一切如同最初開場的的那一車新鮮海竽一般,也是天上掉下來的命運轉折交換,但是不變的是,還是敲醒文青的那「碎碎念的媽咪」,媽媽她一直都在。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謎樣的雙眼》出乎意料的雙線敘事

(El secreto de sus ojos, 2009)

 


文\素樸勛
《謎樣的雙眼》緊湊,戲中戲的雙線結構,濃濃的後悔以及25年謎團累積,逐漸回溯而兩敘事交織於今日的爆破,絕妙收尾令人難以逆料。謎樣眼神亦是猥褻亦是寂寞,那「我想寫一部小說」的出場卻血淋淋的承載著傷心又殘忍的故事。

眼神之牽強證據

非推理嚴謹的解謎戲碼,一反日式仔細推理之後「兇手就是你(指)」的邏輯、一反《風聲》般的抽絲抓鬼。這裡不需直接證據的勞什子煩躁,只消一個眼神的牽強證據就能使得主人翁執著。這樣的直覺連結中「眼神」正是本片故事的麥高芬(MacGuffin),官僚人治對於公理的侵害,直白的司法案件嘲諷。貼近人性各慾卻不煽情/反煽情的性格之作,雖講述司法故事,電影敘事卻無刻意作尊貴高調。

莫想改變阿根廷
解構的濫情是自嘲的最高境界,顯見於老派經典的追火車離別戲碼,嘲諷了煽情的說故事者,有此高度的幽默氣度之外,更提及嚴肅的死刑議題,此議題對於復仇的定義以及觀點,時至今日益加。
而任意直覺式的作為居然毫不令人感到怪奇,甚至亦有丑角角色反擊\平反的一著,添加了酒鬼形象的翻轉以及本片幽默的氣息。對於當代死刑議題的嘲弄,正是那一句被害者家屬「真公平嗎?他又不會被性侵致死,只是被麻醉處死而已,對我來說並不是真正的公平」。而此話的厚度,也奠定了那未曾意會到的結局線索。

面對沈穩僵直的司法制度的除了對於司法的嘲諷,「端」著的女上司,是那麼迷人又有魅力,與男下屬對立的權力女上司,兩者之間,也有個25年未竟的遺憾。而此發酵也共同面對龐大司法結構的同時,正是那「你一個人莫想改變阿根廷」那樣簡單又有力的輕視對白。

技術純熟反物理的一鏡到底

每場戲幾乎都是鏡頭向圓心圍繞,戲中戲的雙軸線時空序事、圍繞著愛情以及恐懼,定鏡正反切。看起來是傳統的學院手法,卻有一場足球場的戲一點也不old-school,以一鏡到底的反物理姿態完成了如此的鏡頭。兩著技術手法的交錯使用,與劇情的煽情/反煽情交錯一般,技術與劇情的共同用心使本片處處是驚喜。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