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神偷》的童趣包裝政治寓言

ECHO.jpg

( Shui Yuet Sun Tau,2009 )

 文/素樸勛

《歲月神偷》講述歲月其實是最大的神偷,時光匆匆一去不復返的懷舊傷情。那小男童羅貫二在劇中哭戲搶眼,演出煽情,儼然造就了一部過於戲劇刻板的「樣版戲」,不過輕輕究其寓言企圖與隱誨的的潛在文本,可以知道即使在技術上有甚多改進空間的《歲月神偷》,仍然能夠在香港奪取票房佳績的真正原因。

 

歡樂的天真懷念

無邪與歡樂,那偷竊卻不受到任何懲罰與譴責的設定,使得那段時光的歡樂,存在一種幸福洋溢的懷舊滿足。而這樣的天真由小男童羅貫二承載出場,無奈其過於邪氣得天真使得其演出過於造作,那不斷的哭聲與大叫,以及慣常偷竊的的行徑,令人感到嫌惡而沒有可愛感。但即使是背誦無神的口條,在《歲月神偷》裡呈現也是種「成人的童趣」,亦即面向成人需求而去塑造的兒童形象,譬如不耐煩、愛哭、調皮、頂嘴,然後卻以慧黠的學習成果,滿足「父母對於教育的期望」而告終。

 

政治淡裝

對於「港英中認同焦慮」的議題,長久一來都是香港電影的魂牽夢縈,除了羅永生對於《無間道》的政治寓言評論大作外,根據知名港人影評梁良所言,此次《歲月神偷》當中對於「港英政府」的懷念,是引起共鳴的最大元素,進而對於票房有直接的助益。而片中根據導演喜好而有的英文歌曲,其中對於「FREEDOM」的隱聲吶喊,也道出當代那耳熟能詳12字順口溜「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卻面對「立法會補選要先問過阿爺」的香港現狀。

 

在《歲月神偷》中間處理的政治層面不深卻後勁十足,總計英國人警官「白先生」僅出現兩次,但是無論影評人或是觀後評論,對於本片所表現的港英政府形象「撈」的政治寓言都是印象深刻。另一部份的香港貪污,是在公家醫院的護理人員的表現,當時的「公立醫院」一個晚上的床位只要兩塊錢,但公家制度的醫療措施的救濟也僅限於床位,而護士擁有抽血、送水、輸血等職務上的資本運用權力,於是得以出現尋租空間,在這情況下即使非「擁有實質權力者」,而僅是「擁有資源者」,便也可以如同英國人一般氣焰高張。

 

技術層面

論及技術,無非就是燈光、攝影、剪接、聲音。

1.音效。基本上「《歲月神偷》是一部港片發音」而不是配音的作品,但是在音效上的處理,除了配上海話的事後配音的口條突兀之外,主角如吳君如以及羅小弟的諸多口白都與畫面搭不上,這是在拍攝之際並無想到剪接的情況。

2. 特效。無論是颱風或是彈弓的噴射,都十足的過於造作,使得一種基於科技的疏離感油然而生。因為不夠真實的廉價效果就如同「卡通動畫」給人的感覺,是一種脫出畫面而存在的,是一種跳出既有敘事方式的「效果」。此效果若要達到嚴肅的氣氛,例如「颱風的恐懼」,就不應該有過於生硬的技術未達標的表現。

3.正反切演員距離不連戲。此由奶奶與羅小弟對話鏡頭可觀察之。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