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素樸勛 活動、演講、專訪、劇本、創意行銷、喝啤酒 請聯絡我:geotian(at)g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10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vengence.jpg
(Vengeance,2009)

文/素樸勛
坎城展片。杜琪峰的舞蹈電影沒有強烈邏輯劇情的「類」實驗舞蹈電影的混體,冰冷的槍枝與漫天飛舞新視覺的杜棋峰調度!!

舞蹈電影
實驗舞蹈電影(Experimental DanceFilm)的定義廣,這個新新類型,只要是在舞台(螢幕中)上玩弄身體,玩弄肢體,就是所謂的DANCEFILM。有別於流暢的舞蹈、舞碼,具有音樂性強力的搭配與舞蹈主軸、主角。實驗舞蹈電影是有別於「歌舞電影」的類型。相較於舞台侷限「鏡框式」的表演,舞台與觀眾的距離皆異,與正統古典芭蕾的年輕肢體、乾淨髮束迥異,於是就更加增添了其反叛的後現代性。

於是觀影人觀看起來像是無病呻吟,那在日常生活中的事物、肢體、物理現象,都被扭曲身體、怪奇律動作為一種隱喻的解構,無論是群體表演的一致性,或是獨舞的揪在一起的痛苦肢體,都是對身體的一種極致不受拘束的表現,也就是為此,所以更加比「歌舞電影」、「劇情電影」來得抽象許多,有名的舞蹈電影團體是歐洲的「DV8」,也是源自於面對芭蕾嚴謹、宮廷式傳統的相反思維。

AUG、DOUBLE EAGLE,漫天飛舞 BANG BANG !!!與調度
杜棋峰以暴力美學為稱,其杜棋峰式的調度,更為經典,而賣弄自己的經典,譬如下雨天打黑傘的謎樣的沈悶,在其新作《復仇》中也來的恰好應用,與全劇的麥高芬(MacGuffin)相呼應,使得「類」舞蹈電影的「非線性」、「無意義」式的劇情有其邏輯,並使此片可以發展下去,這個麥高芬就是「失憶」。

各式槍枝本是冰冷,各種組裝和槍枝與人之間的老練熟悉,那飄在雨中,在林中的空氣中的漫天飛舞的視覺設計。以及那好似古代戰爭戰場上的錯置於嘲弄,把時空錯置之感的居高君王調度,但是卻是一個殘忍無度的現代黑幫老大,如此諷刺可怖以往黑暗、緊張、刺激的「巷戰」式槍戰形象,那戲謔的殘忍的對待生命以及敵人,本就不是本片要細膩討論的「人性」議題,而是那滿天感官上的奇妙感受,視覺強烈但仍基於「現實」,卻又不至奇幻、魔幻的地步。

失憶阿公貫穿意義劇情
非一般港式黑幫槍戰的廝殺,沒有紮實的劇情線,而是抽象美學的槍枝的肢體延伸,玩舞蹈電影概念與黑幫槍枝的結合,縱使沒有編一支全舞、群舞,那流暢不輸喧嘩。若嚴格要求劇情,以「劇情片」的方式去講《復仇》你會發現:第一、同種主顧之情太容易被擊破實在奇怪。第二、殺手相信外人又甘願以死相交更是難耐。不具有實質上的意義或是深刻反思。

但是,失憶這回事使得 Johnny Hallyday 的存在不會太突兀,一切的復仇,從那個記不得的仇恨開始。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air.jpg

(空気人形,2009)


文 /素樸勛

相同詮釋「移情性物」的描寫,東西可有不同方式。美國在《充氣娃娃之戀》中的愛情互動,仍然侷限在一極的「單方面付出」,以及主人心態,來詮釋一個孤單、病態旁觀笑話的溫馨故事。女體塑膠玩具的「正名」毋寧是類奴隸、女僕的解放,歷史中好似黑奴懂事之後逃家離村的故事在今日也早以被外籍勞工的辛苦生活給取代、複製,然後繼續運作這權力錯位的關係。

但是基於情感的書寫,基於擁有悠久機器人想像歷史的日本電影工業,對這方面的亞洲想像的提升是有很大幫助的,甚至不論是小叮噹亦或是原子小金剛,都早已是全球的符號。

冰冷、人性的兩個極端,正是書寫反諷的最好對立,從人性的最初階段的探討人性,「玩」那介於肉身、產品的「身體」,好比死亡筆記本裡的死神對於人類的殘忍自私感到有趣,以純真來帶出人心的複雜和焦慮,這些是導演是枝裕和對於社會的觀察與描寫,也符合導演打從拍攝紀錄片出道的一貫關懷。

讓你興奮的裸肉人形與裴斗娜
對於裸露,我們都會興奮。充氣娃娃的裸露胸部與私處,對你我來說有什麼意義?這樣一個具有女性符號的「物」之存在,撩起我們的視覺感受,正是其存在的意義,於是筆者承認所有來自裴斗娜的視覺刺激。而這樣的感受不只是「肉體性」的更有心靈層面的「慰藉性」的,譬如趴在女友大腿上的睡眠以及拍拍,然後聞一聞私處,這樣一切煩惱不就消除了嗎?這就是其存在的最重大意義啊。

女體被解構、色情也被解構。不扭捏的裴斗娜的表演可愛,其於一開始的自然露出,就給了身體一個無辜的決定,那些對「它」來說的意義就是服務孤單,這類似「娼妓」的性服務觀點,更是去人性、去道德,相對之下男性也更朝「物」的方向邁進了,這樣一體兩面的描寫男性不只是孤單,也是冷冰冰的悲哀。然後裴斗娜經由肢體僵硬到漸漸類人而做的肢體逐漸柔軟自在,有其漸進式的演技區隔,甚為細心。

變態過的主僕關係其實是自私的愛情吧
情感不小心被扭曲了。迎合需求,正是人形被創造的目的,先有對真實女體的需求,然後始生塑膠替代,在溫暖的想像以及安慰過程中,被沒有回應、冰冷身體的感情給習慣了,竟對於真實情感溫度有些抗拒。還記得情鍵四分鐘「我要戴著手銬才會彈」那樣的諷刺,」習慣」的無奈。不過對於本真存在的情感溫度到底為何,也無有定論,在此既不否定「主僕關係」,也不去強調逃離社會、社交的個體是否是病態,因為他們也有人性。在主人騎腳踏車,夜巡公園為找回遁逃的空氣人形的那顆鏡頭,可見其擔心與焦慮。

可愛與天真的真人仿效

娃娃對於「體溫」的乞求,對於如同人類一般「吃東西」的幻想,這些基於人而不曾珍惜的基本能力,竟能作為一種朝聖的幻想,也使人落淚。這些你我不曾懷疑過的基礎能力,是否也同經過你我身邊的情感一般,也不曾被珍惜擁抱,原子化的個體與家庭疏離,年老色衰的社會現實,這些作為真正的「人」,未曾天真的思考過的深澀難題,其實也沒有結果。而這一份對於美的純真,對於人的「初」體驗,其實也是沒有溫度的,裴斗娜所帶著可愛的天真是在對於生命、生活「真空」下而有的反應,而這樣沒有溫度的擁抱與親密,居然導致了意想不到的黑色結果。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延伸閱讀:

人與塑膠的滿村關懷《充氣娃娃之戀》

2007年馬影展:「大日本人」

路邊拉屎不文明《無家可歸的中學生》

約阿公一起打手槍之《大和卡蹭 》

城市觀點之《東京狂想曲!》

韓式人性實驗室《原罪犯》(oldboy)

 

 素樸勛的白木電集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光榮的憤怒

(Wellcome to Black Well Village, 2006)

文/素樸勛

《李米的猜想》「城市」的懸念追逐不同,《光榮的憤怒》發生在黑井村,一般俗氣的鄉下農村,側寫支委書記對抗「村長」治理的壞瘡疤,是半個「主旋律」的變調。 作為一個資深編劇,熟諳四川、雲南方言的曹保平,在《李米的猜想》、《光榮的憤怒》這兩部作品中都使用了大量的方言,這些方言的力量,只消瞭解七成,便能通達其在地氣味,這樣有草根性內涵的對白,用台語來說即是「俗擱有力」。 除了對白之外,故事線條安排上處處可見導演所埋下的伏筆,只不過是這些小機關環環相扣,整體卻不夠流暢。 不過面對「尷尬」、「焦慮」、「欺壓」的描寫,雖不比,《九品芝麻官》那樣的以極度戲謔解構來包裝「地方對抗」父母官的鬥爭。 但是片中豐富的「共黨語言」卻是真確的深入了「領導、村幹部」的話語,這是研究中國地方村委會制度的同業、田野調查必須經過體會的,這些語言包括了對於「黨性」等高度「覺悟」、「抓緊」工作等。雖然時至今日這些話語早就失去了其本真的意涵,而轉化為一種具有指涉專業性、權威用語的符號,而輕蔑的運用這些符號,正是後現代的反叛特徵,當然也是描寫負面人物的絕妙手法。當然對於黨史略知一二的你應該相當同意:

林彪與四人幫登場
林彪死於一架飛往蘇聯的戰機,據說是叛變奪毛政權失敗,當時毛澤東說了一句經典:「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自此,林彪就成為了「背叛」的符號。片中某台詞所言:「狗日的,還不知道身邊睡了一個林彪」。

四人幫分別是,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四人。在文革中扮演重要角色,毛澤東死後其被四人打為「反革命集團」受到審判。而四人幫這負面的形象也在「光榮」片中指涉作威作福的熊家四人。這樣的指涉在「廣電總局」審批其劇本之際有極大加分作用,雖然在改革開放之後在對描述黨員的尺度上有相對開放許多,但是作為審查機關的廣電總局的內部構造仍然是謎,於是各種需要「審批」的電影創作者或是投資方,都必須相當瞭解其中的淺規則。

在地方言
不論是《李米的猜想》的「小雞角生」等方言,讓人感到深刻,在《光榮的憤怒》裡面的方言也是相當濃厚,有字幕協助,儘管聽得出五成但是看得出七成,就能意會到8成的道理,這樣不屬於「官方」」的地方方言,其本身展現了一種粗獷、原始的意涵,雖然相較於為人所知對抗「惡父母官」的「周星馳」系列,較「無厘頭」式的戲謔包裝,而《光榮的憤怒》的幽默是產生在語言本身以及狀況尷尬、緊張、諷刺的黑色幽默當中,用其來包裝嚴肅的「腐敗」議題,也比正統主旋律來得親近。

這樣的在地雲川方言有:
「你等著啊,苦的辣的有著你受了」
「抱石頭沖天阿你」
「憨狗日的你」
「我是黨員、覺悟高」

各位都有覺悟高嗎?

延伸閱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李米的猜想》 謎般的愛情懸念

《風聲》時代生信仰,信仰生肅殺

膚色看《大腕》

《監獄風雲2大逃犯》與民族英雄《葉問》有感

《手機》看心機

2007女性影展:「植物園 Filles du botaniste, Les (2006)」

毛澤東也有一份《給史達林的禮物》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1.jpg

Yi YiA One and a Two, 2000

 


文/素樸勛
楊德昌的《一一》,為人所知也為人所不知。這類的經典對我來說,像是一個膜拜。有幸參與一次旺報的訪問,「風聲」、「徵婚啟事」導演陳國富提到他為楊德昌寫劇本的那段時光。楊德昌這個往上算兩級的輩份,他的電影作品給我們留下了什麼光輝?在一個知名網站的年終排名,把十年來最佳外語片的第一順位給了《一一》,究其原因就是其有了 人性的光輝兼具藝術性價值( warmly humanistic and rigorously artistic at the same time),何謂藝術性價值以及人性的光輝?我們就從生命的起源談起。

氨基酸

世仇般的調皮男孩女孩,總是在打鬧之間證成「打是情罵是愛」的最初階段,無論是拉辮子,或欺負推擠,都是基於最初對性的好奇,而這樣的無知與已知的的朦朧狀態,需要什麼閃電來催化?個頭矮小被女生欺負的小男孩,在視聽教室裡那光影玩弄間,嚴肅的教學影帶播放之際,螢幕中閃電擊落大地,創造氨基酸與男孩見到女孩底褲的匆匆 一瞥,形成強大的隱喻。

中山女高
中山女高總是屈居第二,那相較於北一女的苦讀形象,此在片中所展現,也是不容置喙的社會觀察。但是在戀愛不比讀書,不施脂粉的北一女生,姿色就是略遜一籌,面對大男孩,也毫無駕馭之術。在毫無犯錯之下,就深深的被傷害了,這堂課比任何課都要來的悽慘,也指出了比鄰而居的兩位女孩,由於家庭環境單純與否亦導致早熟與否。無論戀愛讀書,抑或是人生成長的環境順遂崎嶇,都是諸多生命變項的兩難。

婚姻
片中好幾段婚姻都不甚裡想,那最接近愛情的狀態,是出現在唯一的重逢戀人身上,各自雖有家室,但仍抵擋不住重逢時的愉悅。但是吳念真所飾NJ的理性對待,與舊情人不顧一切相比,確實冷靜許多,只是堅強過後當NJ想要再回頭看那老情人時,換來的只是一陣空虛,因為那裡什麼都沒有了。此錯過的失望,比之期待落空更令人感到難過,時間殘忍又公平,我們早就不一樣,同世間怨偶,彼此雖不再是彼此,但仍乞求回到那不回頭的時光。

初戀與黃昏
將人生線性敘事,難以書寫,但以各自不同性格、角色去演繹一個「人生」,卻有可能。兒童的不 懂性、少女的不懂情、黃昏戀情的背德、夫妻的勉強婚姻,這人生階段的多種表情,以家庭為基礎被融在一部電影中。粗略估計,處理的有12個主要角色,個性不 同、掙扎交替,這城市裡的公司與學校,家庭與社會會面臨的種種作為人的掙扎。不需要「非線性敘事」但是卻包含了全部的軸線。

看似不相關的 交織子題,到底什麼是人性的光輝?描寫社會、人生、人性,亦又以心靈狀態的自我獨白相互溝通,能串起這幾段不相干的故事與哭泣,筆者對人性的光輝這類的詞彙,還不夠深刻體會足以描述,那真情流洩的懊悔與調侃不到諷刺。人生的厚重書寫、輕佻的莞爾不到搞笑。既長鏡頭(藝術性)也不枯燥,因為慧黠的對白勝出,容易引人共鳴,這絕唱,值得對楊德昌膜拜膜拜。

延伸閱讀

《蝴蝶》熟悉的山城

2009台北電影節:理性邊緣一哭《不能沒有你》

約阿公一起打手槍之《大和卡蹭 》

2009台北電影節:畫家鴛鴦漫漫路《幸福的彼端》

《風聲》時代生信仰,信仰生肅殺

2009台北電影節:理性邊緣一哭《不能沒有你》

《一席之地》多線之隔地下輓歌

素樸勛的白木電集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