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素樸勛 活動、演講、專訪、劇本、創意行銷、喝啤酒 請聯絡我:geotian(at)g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猜火車》潮濕也很自在
(Trainspotting, 1996)

文/素樸勛
猜火車的音樂性強烈,就像是迷幻的MV,以嗑藥為主題的邊緣城市青年,幾經轉折碰撞搖身一變成為了城市邊緣青年。如果說自我的覺醒是件具有道德高度的任務,那麼筆者必須要問:「為什麼要朝著道德的高塔前進?」為什麼這是種必然?

採取懷疑的社會觀點,卻實實在在的逃離這座城市,那些屋子裡面悲慘的陰暗的角落,有著腐敗的氣味跟說不出道理的偽兄弟、婊兄弟,蘇格蘭人低賤的地位被低賤 的嘲弄,不列顛的存在跟眾多世界角落的英國城市一樣,充滿著穩定、人生的想像以及機會實踐,所以宏偉倫敦的景點剪影,就成為了最廉價的鄉巴佬的觀點娛樂。 那缺乏道德觀感的鄉巴佬,該有甚麼話好說?

不自由的自在
而泛道德的勝利,唯一出現在主人翁對毒品的交纏以及不堪的勝利方式。這樣一條直線,最終被個人的慾望(認真思考的慾望)給擊破。或許不該用「擊破」,而是 挑戰,在一只光明的置物櫃裡邊的護照(這個僅僅方寸倫敦的置物櫃,比老家的毒窟的每一處都來得乾淨),揭示了最光明的選項,這個隱含著報復、反叛、追求一 切穩定的「人生選擇」的方向,當然不是太光彩,諒筆者也要再問你一次:「為何盡是要光彩?」

老媽子拍拍兒,說道:「我的兒子愛惹是生非,但是我愛他。」我們都不自由,又或者是不夠自由,沒有辦法去自由的愛人或是恨人。踢了一只洩氣的皮球,問湯 米:「還有在關注足球嗎?」這個城市的「談資」早就夾著民族主義、男性氣質、商業資本,融入了每個男人的血液,像是無可遁逃的宰制。諒筆者還要問:「被宰 制何其自在?」

城市階級鬥爭
逃離被毒品控制之後的獎賞,除了是性慾被召喚回來、生活有了起色、環境不再陰暗潮濕,更是可以朝向那個「殖民者」中心的城市,去倫敦晉升個人的實現。

不論是朝九晚五的固定工作、牙醫保險、大電視大冰箱等物質基礎,都是建立在有點身份地位工作未來,而自我放逐的頹痞邊緣的「邊緣城市青年」,也有其追逐愛 情的權力,只是這樣的情感依附既然隨機又不夠負責任,有點飄渺又相當刺激,這些邊緣青年,不論是衣著或是生活方式,還是進出警局的次數都與你我相去甚遠, 這些邊緣的大英帝國子民,不論是要獲得更大宗的犯罪果實,或是要改頭換面成為一個有肩膀的男子,他們必須要到「城市」去,這是真正的城市,有鴿子、有噴水 池、有大橋、有觀光客、乾淨的房子,但是到了這個機會之地,匯集了諸多機會,擁有諸多黑色機會、白色機會的城市,他們變成是「城市邊緣青年」仍舊保有其多 元本質的其中一種血液內涵的「衝動」。

讀者也許會問「邊緣城市青年、城市邊緣青年」到底是怎樣子區隔定義?把英國攤開來看的左右地理區隔也許可略知一二邊緣與中心的區別,不過這究竟不是重點, 諒我發怒:「這就是筆者的文字賣弄啊!」,階級的存在當然不是單單由物質、地理所建構,感情、愛情、自我實現都屬如此範疇,只是城市青年的吸力就早先決定 了邊緣城市的階級,這這些被稱為「廢材」的年輕人,過著自己不認為是叫做掙扎的生活,正是打領帶的你,沒有看到的。

 

延伸閱讀:

淚流滿面的憤怒《 血色星期天》

跳出歷史觀點的必然《澳大利亞》

shaun of the dead(槓上活死人)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陽陽

(YANG YANG ,2009)

文/素樸勛
角色深淺之於戲
電影重感通,倘若角色演出扁平,難對觀影者產生共鳴。譬如中國樣版戲角色人物「高大全」、泛道德 觀感的性格表達,縱使是彼時代需求之產物,但血淚愛恨才是此時代的電影需求。無論主角配角,無論其個性強弱,是單一或是多元,最基礎的傳達載體,憑藉的仍 是演員演技。演員演技之好,甚至可以脫出主角、配角的二元思維。演技精湛,有其生命經驗,便可以博得觀眾的感通。譬如在徐克《七劍》孫紅雷所飾演的「風火連城」,其性格乖張,能有多狂就有多狂,角色入味之好,讓我深刻不已,技壓群芳。

在《陽陽》裡,有幾個要特別提及的個性,為此作品增添了色彩的:

家庭描繪
家 庭的個性,揭示了陽陽母女對之於這個家庭的關係,以及小如與陽陽這對姊妹的張力。第一個婚禮鏡頭就帶出了懸疑,第一個與學長交會的瞬間就帶出了女孩(姊妹)間的張力。縱使對親身父親的關係由始至終都無交代,其實無需交代,那種圓滿,並不一定是必要的元素,也許在後段那個「我在這裡」的擁抱,才是該有的圓 滿。

媽媽到陽陽
母親的再婚,過去似乎有過嘻皮式的掙扎,留下了有刺青的頸脖,彷彿是追求自由的痕跡,這種追求態度、性格,留在陽陽身上的是,是必然的早熟。母親的角色單一面相的呈現,經歷過、曾經過,如今敢愛敢恨,在乎自己女兒之餘,更將其當朋友。

而陽陽面對家庭,家庭雖有「外人」成分,但是堅強如陽陽,能夠以偽裝去面對,相對於一派天真的性格呈現,使得在暗地裡哭泣的時候,更能呈現其堅強、早熟、無奈的一面。而這種堅強的設定,使得角色必須要有不同性格的呈現,這樣的呈現使得「人性」成分更為濃厚,不落入扁平。

感情的傻屌

更為扁平的一根傻屌,就要提到體院的大男孩,張睿家所飾演的肢體發達的狀態,可說是始終如一,從頭到尾都沒有長進,而其唯肉思考的身體邏輯,在「戰利品」一場戲的嗅聞女孩大腿更讓人印象深刻,實在相當深入詮釋,又不流過多的造作。

愛情的成熟與不成熟
不成熟的愛情與遊戲,除了實戰的「運動、流汗」之外,更重要的是精神層次的描寫,所以除了床戲,對於做 愛之後的「詮釋」,便是更為重要。對於傻屌來說,此不過只是一個喜悅的甜頭,嚐了一次之後便不能自己,更想要多一點,但是八分之一「廣島之戀」的陽陽卻是 要顧及小如,甚至是全家人、家庭的感受,而選擇抹除。但是當一切都不再簡單之際,女孩的直覺、女人的醋勁、姊妹的親情開始交錯醞釀,愚蠢的天平不成熟崩 毀,正是感情對照組出現的時候。

成熟的與幼稚感情的學長學弟,於是成為強力對比,這倆出現在陽陽生命的不同時期的男性,有其不同意義。成熟的戀情是建立在雋永、小心翼翼而不是激情、唯肉體的邏輯,成熟學長深深的擁抱與安慰的:「不要怕,我在這裡」讓筆者也要融化,恐怕是最為本片煽情的一顆鏡。


張榕容
這是一個張榕容的故事其實也不為過,自幼便是諸多廣告角色的張榕容有其豐富經歷,其個性當然也隨著面對這社會、這環境的種種,而堅強了起來。我不認識張榕 容,唯在座談、映後看過她幾次談話,我以為的榕容,與陽陽重複極大。我不知道演員可以面對自己生命經歷的界線在哪裡,也許這是成為一個演員必須經過的路 徑,在《陽陽》中的描寫,也提及了「台妹、法國人」這也許曾劃過其腦海的問題。於是從角色深度來說,有其自我生命經驗以及有其演技詮釋的《陽陽》抑或劇中 角色陽陽的角色多元呈現,其演技著實備受肯定。

 

延伸閱讀:

2009台北電影節:禮教反噬路西佛《屈辱》


2009台北電影節:理性邊緣一哭《不能沒有你》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米芽米咕人》

(Mia and the Migou, 2008)

文/素樸勛


人味


有人認為卡通是給兒童看的,但是卡通從來就不是兒童製作的。卡通是每個人成長階段重要的想像來源,我好喜歡,也曾夢想過當個漫畫家,拿起數學格子本作連環漫畫,上課時調皮描繪老師的嘴臉。

1938年,米老鼠和唐老鴨的創作者華特迪士尼生產出動畫電影《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使用了十萬多張畫片賽璐璐片,賽璐璐是透明材質,方便動畫師一張張作畫,可以準確的描繪動作的連貫。在這過程當中,手繪不只是一種技術,更是一種精神。那樣柔美的線條,那一張一張由動畫師描繪,筆者十分喜歡。

七十年代初隨著科技進步,動畫製作開始轉向,亦即朝向「工業」前進。這樣的工業技術導致了不同的製作、思維方式,冷硬的線條譬如「摩登原始人」等的風格過渡(1960-1966),正是此時期的產物。

大型音樂繪本


直接跳過動畫工業被好萊塢、3D技術壟斷的過程,2009年的《米芽米咕人》在手法上,是相當華麗且「紙本」的,動畫的可貴之處,就是要替非現實與生活做個連結。法國《米芽米咕人》在風格上與日本的細膩、精緻不同,《米芽米咕人》是走大器的繪本風格,於是在背景、非主角的處理上,都像是精緻水彩畫,抽象可愛的人物,誇張的形象,就像是能夠運動的故事書籍,也把成人帶入繪本當中。

對於畫面的水彩運用,毫不吝嗇,正是回到動畫發展最初的那種在賽璐璐片上的「感覺」。與好萊塢動畫的大不相同,每一格對筆者來說,都像是一頁故事繪本,縱使作畫科技便利,願意這樣細心描繪,更是以「筆刷」
而非「線條」的筆觸方式處理,相當難得。

在故事上,有親情的拉扯,對生態的關懷,魔幻的想像,對吃人資本主義的諷刺,但同時卻也有可愛的形象與情節,引出每個人心中的孩子情緒,讓筆者不忍而落 淚。亦即,是一本大本的、調皮調的法式配樂,與既有的港、日、美動畫風格迥異,好大一本的螢幕繪本,能讓你會心一笑也得把鼻一哭。




延伸閱讀:
《米芽米咕人》:印象派與野獸派

2007國際短片影展:「酷兒鴨」queer duck

城市奇想怪誕女《我的人魚女友》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