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素樸勛 活動、演講、專訪、劇本、創意行銷、喝啤酒 請聯絡我:geotian(at)g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0904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rison On Fire 2, 1991)


文/素樸勛
2009 年距離《監獄風雲》 (Prison on Fire,1987) 已有12年,經典的暴力以及被壓迫/壓迫者的矛盾,發哥深深演繹不羈又有別於偶像賣弄的銀幕形象,深得我心。而鮮為人知的續集《監獄風雲2大逃犯》,大部 分是因應首部曲的成功以及商業性大舉跟拍。

1991年由林嶺東所執導的《監獄風雲2大逃犯》 (Prison on Fire 2,1991) 由周潤發所演出《監獄風雲》敘事 線條,影片所表徵政治以及社會的矛盾面向,忠實的存在於文本當中。在資金上有兩岸三地的格局支撐,在演員上加入了台灣演員陳松勇。監獄裡的區域矛盾 以及族群隔閡與自我認同的自卑與驕傲,在封閉的社會與權力凌駕的空間敘事中,「逃獄」是一個反抗體制、遁逃權利霸凌的一個出口,作為「亡命之徒」的「最後 的瘋狂」。脫不出文本,電影敘事緊湊,似乎多以匆促交代,並嘗試彌補距離首部曲之間的差距,但是作為經典的首部曲《監獄風雲》,如同《教父》《無間道》的 系及延續系列,仍是難以被超越。

省籍情結?
作為「港仔」面對「大圈仔」的矛盾與衝突,存在行之有年,打從語言的隔閡,作為廣東話 以及非廣東話族群的張力,就不比四川話語其他方言的張力來的熱烈,就在《葉問》故事中,也以語言/族群的張力,來帶出中國內部方言/省籍的矛盾,也隱然包 涵了南中國面對北方,甚至是京城的政治態式,所以《葉問》的淺台詞是眾多意識角力的擂台場,不僅僅是為了共黨敏感而改去葉問其人的真實劇情爾爾。

擁 有「主場優勢」的港人,即使身為囚犯,也多受到管理人員的關心以及肥缺,不論是不是有意,作為低下階層,相對經濟若是的「大圈仔」,他們在面對香港,一個 相對自由、富庶的地方,其自卑感正是在他們企及晉升為這樣一個想像的階級之際,踏入香港追求「發達」,就已然成形。

面對港人自己的認同矛盾,港英/中國政府的二重矛盾之下,為港英政府的權力延伸之「監獄管理人員」,總是傲慢的用英文來賣弄他的優越以及輕浮。

權力結構

《葉 問》中的日本人,不再是過去鐵板一塊的邪惡集體,也有具有良知公義的殖民者,這個對於過去「民族敵人」的不同書寫,正是被殖民的歷史傷痕復原的痕跡。 2009年4月才公映的陸川作品《南京!南京! 》,正是有著如此的書寫方式,對於一面描寫當時擁有現代化攻擊武器的邪惡鬼子,其實正是民族自卑的反面,當然過去電影中的民族情結與政治上的需要與撫慰是 密切不可分,不過同「殖民者與當代日本區分」的現代思維與國際思潮,雖然陸川在2009年《南京!南京! 》中對於日本角色的「公平書寫」受到諸多民族機而的中國人責罵並唾沫,但是在1991年的《監獄風雲2大逃犯》中有著震撼的一句台詞,正義的獄警對著殺手 雄痛罵:「你不是為他工作,你是為政府工作!」明顯的區別了既使身為「殖民公權力的延伸」仍有其對於基本公義的良知。

旗也飄飄
旗 也飄飄的鏡頭,不一定都是正向的國家符號賣弄。在《巴頓將軍》中的國旗符號,正是美國價值的延伸,延伸到了戰場,作為貫徹國家意識的戰爭英雄,其擁有的不 是仁慈,也不是對弱者的同情,正是一個戰爭機器的驍勇善戰,建立在黑暗面上,有著「反戰」的最高詮釋。與在《蜘蛛人》系列中美國英雄總是跳到棋桿上,傲視 一切的美國英雄姿態迥異,而在《監獄風雲2大逃犯》片尾的英國旗飄飄,正是揭示著這一外來政權的壓迫之終結以及這個封閉空間中的唯一權力,正詭異的在這個 源自於歷史弔詭的租界地上,孤獨的俯視著此地的地方矛盾,以及對於將要到來的九七之後自由政治權力的妥協及追逐。

延伸閱讀:
當時的預告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JXWE4_W1T8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絕命派對海報.jpg
(Invitation Only, 2009)
文/素樸勛

玩殘女體

玩殘女體一直都是大家目光所聚焦之處,作為螢幕永遠的弱者形象,女體被玩弄、虐殺,通常伴隨著美麗用人的外表(最好是金髮)。性 與死亡的一體兩面,在引發觀影者的「生存自覺」的生死意識,可說是多有助益。在《恐怖蠟像館》的 Paris Hilton 的話題性以及其脫出於電影中的社會形象,正是可以滿足觀眾「玩殘」這個現實生活中根本不會弄污一雙手的嬌嬌女。

港評周黎明認為,暴力之所 以存在電影,多是抒發現實生活中的衝動,當然對於某些人來說,這會增加他們的衝動,這就另當別論。而今日絕命派對的話題,就是擺明了要玩殘小澤瑪莉亞,這 個對於台灣男性來說是遙不可及卻又近在身邊(硬碟)的一個女體符號,不知讓多少宅宅耗費了多少心血。這樣的玩殘女體的渴望,徹底的被高度商業性的電影給實 現了,如果你不爽對於女性總是被宰制的「性歧視」,小澤之外更有出現聰穎機智的女性角色,《絕命派對》也有玩弄男體器官,那一幕我還以為是《快克殺手 2》。

階級仇恨的玩弄
藏在文本中的虐殺動機,是一群以殺人為樂,抑或是以殺人來抒發自己的症狀。在《針孔旅社》中 的殺人企圖,擺明了你逃不掉,所以提供你線索,讓你知道你將要死,然後好好的記錄下你那驚恐的最末時光,這樣的紀錄或販賣影帶是其動機。而在《絕命派對》 的動機是來自於有錢人家兒時的創傷,導致了病態的虐殺人格,而且針對的是那些低下階級的窮人,並以奢華作為糖衣毒藥。

身分背後
作 為恐怖殺人魔,其不可被辨識的身分一直都是其賣點,但是恐怖面具後的多重身分,在劇情中間很快就破了功,若為了仿效好萊塢「Jason」而去戴上類似面 具,其實略顯多餘。作為聰穎機智的小逃女,能夠在監視器前高度運算,又可以在骯髒廁所裡有馬蓋先的變裝技巧,但是面對董事長的「殺人告白」,卻歇斯底里的 回答「什麼啦!?」完全跳出這個角色的機智設定,可以感受到其對恐怖情緒的承受已然到了臨界點。

搶戲道具
無論手足,或是各種生物,在劇中最搶戲的便是道具。我想作為首映場的「嘔吐袋」門票噱頭,是有其實用價值,那場小強與張睿家對戲的戲碼,真的讓人「牽腸掛肚」。
談到奢華,《絕命派對》最奢華的符號便是那台跑車,但是看起來對於那台法拉利的愛惜程度過於寶貝,都已然玩殘女神,怎麼放過這樣一台小車呢?筆者認為,對於這台連一點血跡都沒沾到的法拉利,若是將其一同納入玩殘的遊戲邏輯當中,那種奢華程度可以再向上提昇許多。
 

(別忘了按個讚)

 
延伸閱讀素樸勛:
 

 

, , , ,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new1.jpg

(New in Town , 2009)

文/素樸勛


好萊塢電影並不羞恥,很多奮青不好此味,但好萊塢作風是簡單的豐富,十足的商業,就是商業,但若不能觸動人心,也無法強求觀眾入戲院。 北京電影學院導演專業的陸紹陽曾說過,學校缺乏喜劇片的專業,只會一昧的鑽研歐洲藝術,學生們畢業之後,面對現實商業環境的需求,市場不需要藝術片,觀眾 也看不懂,於是為了符合胃口硬拍喜劇,正是那「草鞋沒樣,邊打邊像」,結果可想而知。而好萊塢就不同了,他們會精心設計、研究娛樂元素,這份用心使觀眾相 當願意掏出銀元入劇場。

階級鬥爭
看過這麼多電影後我有一絲絲慶幸我在大城市,不過我常會去反思我這樣給這個城市給「奴役了」,被 方便的藝文活動、表演,方便得生活機能,抽水馬桶等等。在片中芮妮表最初出一副「高級城市女」的姿態,說到他對鄉下卡車司機的既有印象,這些印象不需身歷 其境就可體會一二,因為它形影不離的在城市的文本中就已然被塑造了。
這樣階級立見的的「邂逅」是本片的第一個小負面衝突,也很紮實的聚焦在城鄉差距的人們的心理狀態,明尼蘇達、邁阿密尚且如此,台灣至小也有此南北的心態問題了,世界是平的嗎?也許不是想像中那樣平坦。

人情冷暖
當 然作為冷漠都市(最初出公司開會時「幹嘛要改造,整個工廠直接關掉就好了?」)到熱情鄉下的改變,作為一個人,作唯一個冷血的企業算計(可見紀錄片《企業 人格診斷書》)將諸多有血肉的員工去人性化,而只剩下利益的數字量化算計,這也是「人」只是不再有溫度,而受到這個村子的傻笨溫馨給觸動心弦,重新有血有 肉有溫度,當然不只溫情,剛好還有結實高大帥哥。

OL鄉巴佬
電影的類型多種,功能也不同,這是OL愛情片,加上鄉巴佬矛盾,仍然還是側重愛情,單單探究城鄉差距會過於生硬。這裡要提及的就簡單的豐富,諸多笑料以及「梗」都非常細心安排,好比一場驚喜連連的約會,每個環節都是男友事先幫你安排好的那樣的無微不至,但仍然還是會感動。
如果:妳是OL可以體會,體會女性在職場上是多麼的不容易才能與男性氣質相處。妳是鄉下人,妳可以理解為何「台北人」都是自恃甚高,以及更堅定心中的那一 份素樸。妳是城市嬌嬌女,更可以反思一下妳對於抽水馬桶的依賴可以戒掉嗎?當然這些簡單的豐富會依個人的生活經驗而異,但是不變的是那一份隨著劇中人呼叫 大笑的觀影過程。此外,我還沒有提芮妮的演技呢,因為估計還要幾段落,於是我保留些許讓各位客倌劇中相見好(茶)。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