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素樸勛 活動、演講、專訪、劇本、創意行銷、喝啤酒 請聯絡我:geotian(at)g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080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謎屍

深海尋人

以深海為愛情的浪漫背景,美麗的海生景觀加上美麗的臉孔,這一切浪漫到不行的溫軟呢喃,招招都備感窩心,作為觀影者也就越提心吊膽,這一切乃是為了隨之而來的那份而慢慢舖成。

 
深海還未夠班,以海底古城的文明作為浪漫傳說的一個「元素」更加深了詭譎的氣氛,不過僅僅作為一個元素,在片中的張力稍顯薄弱,要做類比的話,亦如同張震嶽在片中的角色一般。而恐懼所帶來歇斯底里元素成分則相當恰到好處,一如
片中的張震。

 

鶼鰈情深

以愛情作為綁架女子情懷的手段,最能顯出一個女性的剛毅以及脆弱之處。這樣的手法往往會被解釋成為女性主義,尤其是加入了性愛這個東西。不過徐克可不打算這樣處理,在《安娜床上之島》中,被失去的那一半也一起深深帶走的那般傷痛與遺憾,支承了整部作品的各種火花。在《謎屍》的李心潔角色,如同安娜一般的傷痛,相似於此,而從自身去尋求答案。

 

「鶼鰈」雖非游於水中,而是翱翔天際,但是在人類魚獸等在海中來來去去,不也是一種海中飛翔嘛?尤其是恩愛情侶比翼雙飛,我想水中比空中容易。片中的海洋側寫之美,除此之外,在海中比翼雙飛的鏡頭也是一絕,尤其是最末,做游魚觀,相當狂放。筆者認為這便是「在天願做比翼鳥」的再現,此該是西方文學理論難以體會之境界。

 

恐懼

在《安娜床上之島》中,男主角在最初的「缺席」反而引領了全片的走向,以及一連串的解謎過程。在《謎屍》中這過程就使人屏息許多,片中音樂氣氛所帶動的情節相當引人入勝,好幾次著實讓我的淚將要流下。另一方面在恐懼呈現的手法卻又太實際,有是筆者認為恐懼乃是由於無形的想像空間作為其恐懼開展的腹地,而過於清晰描寫或是光明磊落的呈現將會失去了那樣模糊的開展空間。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蝴蝶》

導演:張作驥(2007,台灣)

這個步調和緩的山城電影,如同南方澳的陰鬱天空一樣,一樣的海浪卻不是金黃色的海邊。以蘇澳的海港作為畫布,靜景、緩動的描寫,在黑道性格的刻劃之下,親情缺憾詭譎張力。畫布上佈滿的點點,是飛來飛去的蝴蝶與火金姑。

暴力?
這是一個關於抑鬱年輕人的故事,只是他的成長背景,揉合了拋棄、離異、親情的失去,以及上一代的恩恩怨怨。電影的海報上的那隻尖刀,佈滿了血絲以及深深地遺憾。我回憶起在戲院中體驗到的種種緊張氣氛,以及對於暴力即將發生的那種凝結氛圍。

暴力美學不適合作為 《蝴蝶》的描述,因為此片並不著重在暴力的施展,或是殺人、死亡、血液噴灑的角度和美感。而是作為描寫生命惆悵的的手法。但是作為國片的劇情爆破,是相當成功的。不再是美麗的圓滿結局來完成這一個故事的高道德性,這也是張導一貫描寫社會邊緣人的思考角度。 在 《蝴蝶》中,主角的性格決定了其行為、決策的結果,但是其性格也是由於家庭所建構,所以一切的張力來源,竟驅使著主角一哲,勉強的向著他的憤怒與恐懼,要朝向他的病灶(家人)好好的問個明白,但最終仍逃不過性格的運命決定,而用一個憤怒得吼聲來結尾。

洞穴
洞穴的符號,深深隱涵著人們在蠻荒時期的安全焦慮。也許在今日,被轉化成一種母親的想像或關懷。在 《蝴蝶》當中,不同於真實住屋的棲身之所,洞穴成為一種嚮往母親的必經之路。也是一種「再怎麼樣也要回到這裡」的生命焦慮。

性格
性格決定運命,似乎是一種很宿命的觀察角度,但在 《蝴蝶》中,描寫人物性格的張力相當有趣,彷彿人們根本沒有主體能動性,被環境所制約著而無法逃脫悲慘的命運。敏感的對自己最愛的女人大聲咆嘯,向著無法說話的她惡言相向。光是這樣的片段,只消一個鏡頭,描寫主角的焦慮與自卑,無聲勝有聲。

這個以台灣美景「南方澳」為背景的電影,甚至跨越到了蘭嶼,有許多的關於海的鏡頭。不過,可不是夏天充滿比基尼辣妹的的熱情沙灘,而是昏暗,帶點沈鬱又悶的要窒息的那種。

只是這個遁於世外、社會邊緣的故事,沒有理由不能嚮往美麗、熱情的沙灘。
在同一個沙灘,來此拍攝婚紗的觀光客,嬉鬧與玩耍。而與這個故事的沙灘顯得格格不入,就像是黑暗中的閃亮,好似希望,但又卻一閃即逝而惆悵。女主角的性格,也許順從命運,但終究也有渴望穩定未來的權利。

導演的性格,其實也值得一書,在這樣的電影中,女性所表達的殘缺特色,似乎也傳達了導演的症候。現實中婚變的導演,也不諱言的坦承他怕女人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Director:Joel Coen & Ethan Coen 柯恩兄弟 (2007)


意在言外的 《險路勿近》


 

 要如何描寫個冷血殺手?我想這個問題應該曾經這樣那樣的為難了那麼多的影像工作者。我心理面的設想,是一個滿臉油光,即使冒冷汗也面不改色的冷靜殺手,從蒙太奇的方式,將這樣一個小心翼翼又心思縝密的過程交疊表現。在《險路勿近》最為精彩的就是關於「通風管」的那一個橋段了。還記得電視影集《百戰天龍》(MacGyver)中的機智,那些對於器械、化學知識、物理原理的描寫,不知道多少人為之神往。在《險》片當中,抽去配樂的對於工具器械、心理張力的細部描寫之鏡頭,堆疊出了觀眾的緊張情緒,無聲勝有聲,堪稱一絕。也讓我想起來,當吳宇森在《英雄本色》當中,小馬哥入餐館,兩隻「克拉克」手槍,擊退30多人的經典盡頭。當時吳宇森問武器顧問,何種武器子彈最多,答曰機關槍。但吳導認為英雄不能使用佔進優勢的武器,所以便挑選了手槍類中子彈最為多的克拉克手槍。另一方面又由於經費不足,所以便特別強調了小馬哥的對峙氣氛心理描寫,竟使得經典的暴力美學就這樣產生,至今為人所樂。


老無所終

 老無所終是《險》片的香港譯名,點出了當代的荒誕不經往往超乎上一代的想像,而那些存在於舊時光的純樸景色,使得身為長者無所適從,但是在對抗邪惡的經驗上,那些不識邪惡的菜鳥警察,卻又比經歷風霜的老警探來的遜色,對於世代的變遷感嘆,唯一不變的便是邪惡。


美墨荒漠的矛盾

 美國跟墨西哥之間的恩恩怨怨,其實在領土交界的荒原靜漠,那些關於國族、領土的爭端根本就沒有意義。跨越邊境的犯罪者,披著破爛的西裝外套,被追殺、抑或追殺,與法律管轄權和生命的掙扎,在兩個國度之間,一次又一次在荒原上演悲慘的戲碼。

當德州還是墨西哥領土的時候,這個為人所知的邊疆天堂,長久以來都是犯罪者、邊緣人、娼妓、賭場,以及牧師聚集的場所。這個化外之地,是許多人逃離現世的人間天堂,但由於他的組成複雜,是以同時也是人間地獄。在《馬奎斯的三場葬禮中》,典型的荒漠、蒼茫數大地的邊境氣息,即使明明身處「美國」境內,但是一點也不美國,這樣的矛盾,以邊境跟法律作的些許嘲弄,成了《馬》片的主軸。《險路勿近》的邊境風光,比起大城市的喧鬧,更為寧靜,也更加的襯托出了那邪惡的本質,以及人性的各種慾念,卻也不是都市叢林的專利。

(2008.06.10 update)

2005年暢銷書《老頭無國度》(No Country for Old Men)來自於寇馬克麥卡錫。其作品常常獲得好萊塢青睞,《老頭無國度》已被改拍成電影,2007年在美國上映,由伍迪哈里遜、湯米李瓊斯主演;2000年由麥特戴蒙與潘妮洛普克魯茲主演的《愛在奔馳》(All the Pretty Horses),也是改編自他1992年獲得國家圖書獎的小說。如今,寇馬克麥卡錫的最新作品《The Road》,大獲史蒂芬金欣賞,認為這是寇馬克麥卡錫最棒的傑作,也是他去年(2006)所看過的書中最精彩的一本。

源自於: http://blog.ylib.com/StephenKing/Archives/2007/03/30/2468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