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是素樸勛 活動、演講、專訪、劇本、創意行銷、喝啤酒 請聯絡我:geotian(at)g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08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國籍:伊朗(2007)
導演:Vincent Paronnaud
novel、comic & screenplay:Marjane Satrapi



男人的性慾
記得在《花樣足球少女》(Offside)中對於伊朗女性頭紗的輕描淡寫,其神秘之處,似乎面紗是任何伊朗女子隨手捻來即有的東西,但是這樣的一層面紗正如同我們對伊朗的國家認識,是那樣神秘又充滿了阿富汗中心主義(Afghanistanism)的誤解。面紗其實是作為女性的身體一部分,這與男性的在場有相當大的關聯,這在講求個人主義的我們所生長之環境,確實是一種難以理解的「奇觀」,而有一種「異國風情」的情調。

在《花》中,禁絕姊妹與男人的相處(進體育場看足球),是為了保護姊妹們免於受到咒罵、詛咒的污染。聽起來似乎成一回事,不過在《茉莉人生》當中,對於學校規範衣著、頭罩的更嚴厲控制,主人翁瑪祺站起來仗義執言,娓娓道來,為何男性得以穿著自由,而女性為了避免挑起男性性慾,卻要遮掩那些身為女性的美麗,更甚者不能化妝。

原本的伊朗

在相對剝奪的觀感之下,一個自由充滿物資的社會,忽然更改了社會結構,取而代之的是共產主義的計畫經濟以及高壓的宗教規範,人民與社會的色彩驟然黑白,一切都歸於理想主義的單調。與之相比較,好比中國大躍進(1958-1960)對於理想主義狂熱的追求,反而比起了1930年代,國際化、商業化的中國城市,更為饑寒交迫與死寂。除了《茉莉人生》,關於描寫計畫經濟的「黑市」,其實也隱然存在《四月三週又兩天》對於計劃經濟的側寫。

歷史的估算通常都為了共產主義而使人類的進步倒退,從自由觀點,東歐、亞洲、拉丁美洲,共產主義都是罪惡的代名詞,只是這個理想其實是人類社會最美好的原型,只是過於理想以及對人性樂觀,於是帶來了莫大的災禍。然而,西歐、北美洲,這些諸多現代化、工業化的發達國家,他們反戰、講求和平,但卻多了些理想主義色彩,同一代的年輕人,崇拜著紅色符號的革命分子,他們不用在乎政治的實際運作,也不需要避免對人性樂觀,他們最大的反叛寄託,不是在對於無政府主義有怎樣的實踐,也不是對於3M有怎樣的感召然後實踐革命,而是寄託於搖滾樂。(3M:馬克思、馬庫瑟、毛澤東)

「西方的精神污染」,如此一個八股不行的話語,其實中國在改革開放不久,亦重新強調這個口號。(1981年中宣部,鄧力群:「反精神污染」)但是與其說是「中國」的現象,不如說是「共產中國」的現象。因為這不是中國所特有,當時的反美、反西方情緒,像是標準配備一般的存在具有在共產意識形態的國家當中,當然其中包括了伊朗。

《茉莉人生》的國族告白
歷史洪流之中,個人變得相當無奈和渺小。尤其是不順從國家力量的制約以及規訓者,將成為異於體制的「反動份子」。在今日,反動、革命、顛覆、抗議,也許是一種浪漫,也許是一種具有英雄主義式的價值。但是那些沒有經過真正體驗的青少年,他們膜拜這些革命符號,其實就如同購買品牌商品一般,依品牌來型塑自己缺少的認同。而《茉》片中瑪棋的伊朗經驗,使得他在那些抽大麻和海洛英的維也納朋友當中,對這世界更有正確認識。虛無主義也許是資本主義之下的副作用,但是他一方面鞏固了資本邏輯的繼續宰制人們,一方面卻又過度的理想和脫離現實。再次提及,脫離現實的過度理想主義,對世界的運作是有害的,不論是那一種的國家制度,都不宜走上這個路子。

《茉》告訴了我們對於共產、自由兩者二分的謬誤,也以伊朗的國家角色為單位,默默的傳達這700萬人口,所經歷的政治,以及不被世界所正視的存在。阿富汗中心主義(Afghanistanism)的意思是新聞界由於遠離阿富汗,而其所作之報導隱然或不掩飾的對於阿富汗有其刻板的偏見。在其他第三世界國家,其實一樣適用,因為關於全球化的其中一個論述便是「歐美化」,世界的文化中心,其實與工業、商業的中心,莫名的一致,但也就是如此,對於如同面紗的伊朗,居於「歐美化」浪朝下的台灣,也跟巴黎、紐約一般對《茉》有種異國情調的吸引和解讀。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是一個以職場架構為愛情畫布的故事,十足的女性辦公室愛情與城市童話。。。







導演:Anne Fletcher(舞法舞天)

編劇:Alice Brosh McKenna(穿著Prada的惡魔)
演員:
Katherine Heigl ...     Jane
Judy Greer          ...     Casey
James Marsden     ...     Kevin


婚禮憧憬

對於婚禮憧憬的男人女人,那些代表著幸福的「禮服」,可說是接近幸福、卻又最遙遠的一個符號。片中女主角,對於禮服鍾情,他愛上了這些浪漫、這些歡樂和滿足,那麼,這些符號之外,真正的愛情呢?片中的禮服轉場,暗暗表達了多元文化中,對於婚禮仍有儀式的注重和堅持。而對於「婚禮工業」這個角度去切入婚禮,就如同是用化學元素去分析一幅美麗油畫的組成的不解風情,剛好持有這個角度的觀察,正可以作為男主角的張力,這樣的張力,也鋪成了「不吵不相識」,來一反一見鍾情的老梗愛情。




都市童話

以職場為架構的都市愛情童話,幾個代表性的職業如下:痴心成全老闆的office lady、具有個人魅力的單身企業家、扒糞惹人嫌的記者,也點出了當代的媒體現象中,記者、受訪者的職業道德矛盾。當記者「入場」新聞之際,想必是相當違反職業道德的,不過當記者採訪的是婚禮,又表現像個不願面對浪漫的大男孩,一切就美麗許多。可見婚禮、禮服的浪漫,足以緩解。

愛情最大

片中揉合的姊妹親情矛盾,在片中之際,對於這個劇情的設計捏了把冷汗,因為親情與愛情的雙頭馬車,不論取捨何者都是難以完全的,不料,從bitch的嘴臉到姊妹和好的急轉直下,稍嫌快速令我無法理解。但終究是選擇了愛情,畢竟,禮服的目不暇給、婚禮的浪漫愛情,足以舒緩這些對愛情憧憬的癮頭,不是嗎?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一切都是由於「玩具總動員」而發想的。

比較有經歷(年紀)的人,應該聽過「安平追想曲」,若有似無的對異國風情所作的憑弔。
「安平追想曲」作為一個時代文本,哪怕是台灣在早期一個作為「殖民浪潮」下的一個最佳註解。

2008年的今日儘管全球化的思潮,夾帶著各式各樣的媒介穿梭國界,但是我們仍然不是一個網絡緊密的地球村,也就是說。

如果全球化推行到了極致(尚且不論全球化是否是歐美化),那麼作為「異國風情」為出發的種種幻想以及言說,將會死亡。
可是也就是差異的存在,才會有文化的衝擊。

差異者,是相對的概念,在東方與西方的差異,必然的與東方之內的差異不同。亦即東方西方有其文化差異,譬如在中國來說,本身

亦具有城鄉差異。但是這不僅僅是分析單位的不同,而是可以在同樣的高度下作類比的,譬如中國第五代導演,他們在早期作品中使

用了中國民俗的元素,大大的強調其以不復存在的重要性,反而使西方觀影者被吸引,而誤以為這是分析中國的全部。(註一)當然

第五代導演之所以這麼作有其結構性的因素,再論。

當代的文化差異、殖民論述、文化霸權,通常都是以東方西方、第一世界對第三世界,這兩種「二元對立」的分析框架以及架構。當

然這是也當今媒介的真實面貌,舖天蓋地的好萊塢電影,與本土電影的攻城掠地劇碼,在歐亞非國家天天都在上演,甚至連國際獎項

的權力邏輯,似乎才是獎項背後的全部(註二)不過其實在西方,也有歐洲電影與美國電影的拉鋸與矛盾。美國對全世界的電影市場

都是出超,唯獨一個歐洲國家,是美國還要必須向她進口大量影片,那就是法國。

而今天以玩具總動員來試圖分析美軍這樣一個角色、意象,在全球普遍被建構之下,對美國自身有什麼影響?

****

從美國談起,美國作為一個世界霸權,其對世界的穩定、對世界秩序的挑戰,美國的善、美國的惡,其實都是長久以往辯論的問題。
不可否認的,這個具有濃厚宗教信仰的國家,持有了這世界諸多人們都認同、願意接受的價值,在流行文化、語言上,亦即吸引力,

也是Joseph.Nye 所稱的軟權力(Soft Power)。在硬實力方面,美國具有在世界任一角落部屬打擊的能力,也有同時開啟兩個中型戰場的能力。

在龐大的軍事、科技等軍事資源下,至這些軍事資源、美國的強大與先進,能夠被「體會」「認識」,的唯一機會,就是透過交戰國

的作戰,或是更貼近非戰時期的社會,就是靠駐紮、戒護、防禦,以及其軍人對於當地帶來的「異國風情」。

那麼美軍,這個被大部分世界人為是唯一正義的形象,來相對比較看看:人民解放軍(中國)、日本自衛隊(日本),光從其「所指

」看來,相對意義下的美軍,的確是參與較多的戰役,於超乎現實以及與現實交雜的社會認識型塑過程當中,我可以很天真、且不蛋

頭的說,美軍參與過兩次波灣戰爭,還參與了ID4,等拯救地球的任務,不論是在恐怖分子的打擊上、抑或是世界危機的解除,其不

論在道德或是工具上,都有著超凡的能力以及一種近乎神話般的絕妙能力,幾乎是這個世界的正義典型。

這個與事實相去不遠的神話(咦咦),其實在諸多電有中都被再現以及重新建構。不過這並不是什麼太讓人驚訝的事情,因為我們都

已經習慣了。大美國主義電影(在中國稱為主旋律電影),成功的打造、鞏固美國的綜合國力。中國當然也在傚法,不過其手法仍然

難以脫離充滿教化、違背人性的「利他」主義,而且其鞏固共產黨領導的首要目標遠在提高中國軟實力之上(註三)。所以當2008年

的馮小剛所推出的作品 {集結號} 就是一個結合西方手法的主旋律意味電影,但是他是否為主旋律、為紅色電影,的確有眾多紛爭所

以我以「意味」代之。(註四)

記得西班牙人第一次接觸馬雅文明,馬雅人將這些白白的人種視為神。這種對殖民者的好奇,而所帶來的崇拜和喜愛,雖然在1997香

港脫離英國統治之後,這世界已無真正的殖民地了,但是這樣基於差距的存在以及對先進事物的愛好,卻是仍然在諸多全力不對等的

情境下發生。2007金馬影展 {加州夢.未完成} 中寫到美軍要到南斯拉夫出任務,途中過境羅馬尼亞,而羅馬尼亞當地的女孩,雖然

不諳英文,但是對於美軍的好奇,甚至是幻想,但是美國價值的深入,卻造成了這個小鎮的顛覆,這樣的異國風情,以美軍特有的方

式,作為血腥的終結。 此片提到了兩個重要的神話元素,一個是美軍對於世界女孩的神奇魅力,另一個則是富正義的民主價值維護

者。

前者牽涉到的可以很浪漫,也可以很猥瑣,但終究是擁有過的愛情。而後者就較有政治意味,美國對於主權國家的概念,往往對他國

作挑戰,縱使民主價值為期信仰,但是卻會像宗教狂熱般的祭出聖戰,但卻會在其他價值之下,扼殺了民主的價值。(註五)所以美

軍打敗的不只是壞人,不只是恐怖份子,不只是邪惡軸心。他還打敗羅馬尼亞鄉村的唸書男孩,他還打敗了沖繩島上的衝浪男生,還

打敗了更多那些沒有武器,但是一出生就輸了的敵人。這樣的歸納稍顯偏激,但是對於電影世界中所創造的建構價值,一則要寬容已

對,一則要以這世界的真實再現去面對他。畢竟這樣的焦慮,美國本土也是有的。(不是打敗這些男生?還把打敗誰了嗎?)

******
美軍 VS 牛仔

對於美國來說,牛仔是一個相對本土得像徵。雖然在其他國家,仍然是以一種新潮的「異國風情」而存在.....


待續....)



備註

註1:這種「紀錄片」、「大陸尋奇式」的拍攝手法,如{菊豆}、{大紅燈籠高高掛},提供西方學者研究家庭、婚姻制度。{秋菊打官

司}提供中國新的司法制度之研究,但是這些論述往往只是西方論述的另一種閱讀方式,「中國」只是被觀察的客體。(詳見陳儒修

1994):{「秋菊打官司」的中國圖像:東方主義與「中國」的符號意義}

註2:2001年楊得昌擔任坎城評審認為:「經由評審經驗,讓他明白國際影展的運作方式,對於今後參加影展更能將得獎一事置之度

外。」同時侯孝賢也表示,「參加影展,得不得獎有很多客觀因素存在...知道自己拍了什麼東西,留下紀念就是了」

註3:中國內部的矛盾大於對外的矛盾。是以當出生於文革的第五代導演要發聲敘事之際,他們的爭議作品被中國廣電總局由於政治

立場不當而被禁止在內地方放映,甚至是跳過官方審核,直接參與國際電影獎項的得獎作品,也不倖免。由此可以見到中國官方對於

「他者」的在乎,不若對於自我建構的認識重要。

註4:馮小剛的「集結號」被罵為「太監」,由於此片難得的受到國家宣傳以及推薦,被稱為是主旋律與商業結合的作品。其在中國

與「投名狀」同期上映。可以作為類比的是「英雄」,故事中用暴力來一統天下以臻和平的手段,被中國官方藉以在聚會中於人民大

會堂上播放。

註5:說美國攻打伊拉克、放棄台灣民主價值這回事兒。

 

, , , , ,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