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小時候,喜歡在歷史課本上的英雄人物的臉龐上,加上鏡框、鬍子、痣。

這是苦悶的國中、高中生活的次大樂趣。

最大樂趣「後論」。

*****
在正經八百上作弄,其實是很多人都有過的經驗吧。其實我們骨子裡都有顛覆的「元素」喔。

在一年前,我聽到了一首歌曲「秋風夜雨」的搖滾版本,甚是舒暢。

秋風夜雨是一首悲情的思念歌曲,其節奏可想而知是慢調子。而有著可憐味道的歌曲,用快版搖滾奏出,聽者真是愉快。

除了歌曲之外,在表演上也有如此例子。

近來颳起旋風的「大悶鍋」系列,可以說是將顛覆推向了高峰。

在西方的例子,有『robot chicken』、以及『SCARY MOVIE』系列,皆是顛覆之作。


*****

說到顛覆,其有一個先決條件,

那就是要對未被顛覆之前的原作品,有某種程度的感通。

以「悶鍋」為例,若妳沒有見過李熬、葉教授等「本尊」,又怎麼會在演員模仿之際,感到趣味呢?

所以這是一種相對的感覺,對於既定映象的推翻以及重塑。

譬如在『SCARY MOVIE』系列中,對於恐怖殺手的嘲弄,這樣的反差,產生相當大的顛覆作用。

反差手法原本就用用在電影技巧裡了,只是他是以其他形式出現。

譬如在歡樂氣氛中突然一陣血腥的屠殺,將死亡與開玩笑配在一起,成為「黑色幽默」等等。

****
顛覆好、顛覆好。

在美國70年代,流行社會主義氣息,學生崇拜『3M』時,就把毛澤東的頭,掛在蒙那麗沙的畫像上.....

你看吧,也不是只有我會在課本上畫鬍子而已!


素樸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